不能簡單以規模論高職“巨無霸”

  高職院校招生壓力已經由來很久,這幾年,一直出現計劃多、考生少的局面,今年甚至出現了高職高專批二志願8個計劃爭一個考生的現象。 但是,在壓力的另一面,有些高職院校的招生,不降反增,不管是在計劃招生人數還是在實際錄取人數、報到人數方面,都保持着較高的數量和較大的規模。廣東輕工職業技術學院、金華職業技術學院、武漢職業技術學院、淄博職業學院這4所學校的錄取數都維持在8000人左右, 這幾所學校的招生“碩果”,被業內稱為高職裏的“巨無霸”。(中國青年報9月14日)

  能夠在其他高職院校面臨生源危機的情況下,保持這麼大的招生規模,且報到率在90%以上,這表明高職院校,只要辦好,還是有競爭力的。但是,僅以招生規模來評價高職是不是“巨無霸”,會讓高職院校擺脱不了規模辦學路線,而規模辦學路線,恰是我國一些高職陷入當前困境的根本原因——學校重視規模,卻忽視了質量和特色,在學生選擇更加多元的情況下,就被拋棄。

  這幾所高職院校,雖然招生規模很大,但是,都有一個相似之處,即學校是由多所學校合併而來,且歷史悠久。比如金華職業技術學院是在6所國家和省部級重點中專學校的基礎上建立的。因此,表面上看,學校的招生規模很大,而考慮到學校的發展歷史,其實並不大,這不像有的高職院校,舉辦歷史不長,卻一下子招生五六千人,這種招生規模的膨脹,是很難保障培養質量和培養特色的。近年來陷入招生困境的高職院校,基本上都屬於此前招生規模速度擴大的這種類型。

  不是説高職就不可以擴大招生規模——由於高職院校實行大眾化教育,因此,高職院校的招生,是可以比綜合性本科院校的規模更大的,但是,招生的規模,要由學校的辦學條件,包括師資、課程、實訓等決定。有的高職院校,在本世紀初高等教育毛入學率還不高(2012年為15%)的情況下,迅速擴大招生規模,招生情況也不錯,但卻埋下了發展的隱患——師資、課程、實訓跟不上,導致學校的教育質量不高,學生、家長、社會對學校的評價較低,甚至質疑學校辦學“空心化”。這類高職院校,回報給學生的只有一張高職學歷,學生在學校期間,沒有獲得多少知識以及技能培訓。

  很顯然,隨着“學歷供給量”增加(2014年,我國的高等教育毛入學率已達37.5%),當本科學歷都不再吃香時,如果高職院校,還只能給學生一張高職學歷文憑,學校是很難維持原有的招生規模的。大批高職院校招生萎縮,就在意料之中。但遺憾的是,很多高職院校沒有反思自身的辦學原因,而把萎縮的原因,歸於社會的學歷情結,覺得是因為高職學歷太低,而導致招生不理想。進而,這些高職院校打着怎樣進一步提高學歷層次的算盤,要麼想着升本,要麼想着和本科院校合作培養高職本科學生。

  説實在的,這條論根本走不通,是飲鴆止渴。在目前的招生中,有的二本、三本院校的招生分數,還不如高職院校分數,已經充分説明,雖然社會還存在學歷情結,可是,以學歷為導向辦學,已經難以維繫,越來越多的受教育者關注的是教育的質量和特色,而不是為拿一張文憑。更重要的是,這嚴重背離高職院校辦學的定位,培養職業技術人才和應用型人才的職業教育,應該以就業為導向,重視學生的技能培訓,而不能以學歷為導向。以學歷為導向的高職,只會跟在綜合性、學術型院校背後,上不上,下不下。學校辦學艱難,學生出路也艱難。

  事實上,高職只有淡化學歷導向辦學,才能走出新路。目前,我國大多高職辦學,都還實行計劃招生,進行學歷教育,今後,高職院校除進行學歷教育之外,還應大力發展非學歷教育,即對在職人員的繼續教育,提高在職人員的技能,這可拓寬高職的辦學道路,也檢驗高職的成色——在不能給求學人員一張文憑的情況下,高職靠什麼來吸引受教育者。只有學校辦學有特色,受教育者為學到技能爭相報考、選擇,能起到行業辦學標杆作用的高職院校,才是行業真正的“巨無霸”。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