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少職業資格考試走過場 背後是利益鏈條

在省城一家商場,收 銀員正在工作。 齊魯晚報記者陳瑋攝

  在省城一家商場,收銀員正在工作。 齊魯晚報記者陳瑋攝

  “每次上崗證年審,都要花費四天時間,實在太折騰了,還不如多交點錢。”22日,看到本報“美甲職業資格證取消”的報道後,泰安市民韓先生打電話吐槽讓自己心煩的職業資格證。而在記者調查中發現,不少職業資格證考試存在“走過場”現象,甚至有的行業,一個月就能拿到“高級證”。

  耗時而“無用”,一直存在着

  泰安市民韓先生是一名貨車司機,六年前取得了駕駛證和道路運輸駕駛員從業資格證。然而從2013年開始,在濟南工作的韓先生,每兩年就要回泰安進行兩天的繼續教育培訓,以及一天的考試。這是國家交通運輸部在2011年的規定。韓先生雖然有怨言,但是沒有辦法。“起碼要耽誤四天的工作,而且考試也很簡單,就是操作和理論,學過去也就忘了。”韓先生歎了口氣。

  與駕駛證不同的是,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是為了提高運輸安全而設立的資格證,對從業人員實行職業資格考試製度、註冊(登記)管理制度、繼續教育(培訓)制度、從業管理制度。然而,像韓先生一樣的駕駛員並不在少數,不少卡車司機對於道路運輸客貨從業資格證年審帶來的大量時間的學習、考試、收費等頭疼不已。

  一交通部門工作人員説,一般從事道路運輸的司機會有連續作業的情況,針對這類從業者的安全,進行培訓教育。“既然駕駛證已經證明了駕駛能力,為什麼還要從業證,而且手續比駕駛證還複雜。”韓先生的一位同行説。

  而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也成為取消呼聲比較高的職業資格證。而在去年,中國物流與採購聯合會公開《關於物流業降低收費減少審批的報告》,其中建議“取消或合併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引起了社會關注。據瞭解,截至2013年底,國務院共設置各類職業資格618項,其中專業技術人員職業資格219項、技能人員資格399項。至今,國務院一共取消四批共211項職業資格許可和認定,大部分是水平類職業資格。而山東省職業技能鑑定指導中心相關負責人表示,目前山東只組織承接國家的職業資格考試。

  儘管有許多怨言,然而這項職業資格證卻一直存在着。

  收銀員考證也分五級,商場招人很少看證

  道路運輸從業資格證只是一個縮影,而記者通過翻看人社部國家職業標準目錄,發現收銀員、攝影師、化粧師等職業仍需要考證。並且收銀員和化粧師分為初級、中級、高級、技師和高級技師五個級別。而攝影師分為初、中、高三個級別。

  在實際考試中,分為理論和實踐兩個內容。收銀員的實踐操作需要規定一分鐘點鈔數量,而攝影師則是考人像或風景拍攝,其中室內的考試需要考查高中低色調的處理,以及後期修圖的能力。級別越高,理論考試和照片要求也就越高。

  然而,在現實生活中,這些職業資格證卻並沒有太多的作用。青島一家大型超市負責人説,招聘收銀員只要求學歷中專以上,入職之後會有相關的培訓,然後直接上崗。“收銀員還有資格證?我都沒有聽説過。”而濟南一家大型商場經理表示,招收銀員一般要求會計專業,不要求考取職業資格證。

  而濟南著名攝影師楊林(化名)現在供職於一家媒體做攝影記者,根據相關要求,攝影師需要持資格證上崗,然而楊林卻沒有考取任何證件。僅僅拿出了幾幅作品,就成功應聘。“考證沒必要,攝影圈還是要靠作品説話。”而省城一家負責時尚雜誌的總編王先生説,在籤特約攝影師的時候,從來不看他的職業資格證,只是讓他拍幾張照片,或者提供幾幅作品,覺得合適,就簽約。

  但是收銀員的培訓中心如今並不多見,據公開報道,甚至有些城市一年都沒有收銀員職業資格證的考試。而攝影師資格證報名卻很多。“有資格證,起碼可以證明自己的能力,算是對自己一個肯定。”一位計劃報名的攝影愛好者説。而一位從事菸酒行業的經理陳先生説,自己準備找攝影師拍產品,但是對攝影一竅不通,只能通過資格證來判斷。“有些高等院校、事業單位招聘,還是需要資格證。”楊林説。

  而取得職業資格證書,報名費大多需要5 0 0 元至1 0 0 0 元,包括鑑定費、評審費、材料費等。“像是職業資格鑑定費都是在物價部門備案的,都是明碼標價。”濟南市相關部門工作人員説。

  “如果你是我們的學員,可以打招呼”

  拿證成本並不在報名費中。記者以學員的身份諮詢了多家培訓學校,不少工作人員表示,在本校學習,通過率會更高。而這些學校的報名費,多在1500至2000元,有些三個月的課程,甚至高達4000多元。

  當記者諮詢考化粧初級職業資格證的問題時,工作人員説“要考就考”高級,並表示學了培訓學校的課程,到時候會“好安排”,一個月就可以拿到“高級證”,但是要學到真本事,就得上三個月的課程。而記者撥打了六家化粧、攝影培訓中心聯繫電話後,都得到了相同的承諾。“我們的培訓學校就是考點,校長就是考官。一位化粧培訓中心的工作人員説。而不少攝影培訓中心也表達了相同的意思。“考前幾天會有複習材料,基本沒有問題。”

  針對不同級別證書要求的工作年限、所學專業等,不少工作人員表示:“只要年齡沒問題,其他的我們就可以辦。”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省城培訓班負責人表示,很多專業技術不強的職業資格證考試,存在“走過場”現象,而背後是一連串的利益鏈條。“培訓中心成為考點,不少會與相關部門有一定聯繫,具體的不好説太多。”山東建築大學教授、山東省政府參事鄧相超説,考證帶來的一系列費用,就使相關部門成為獲取利益者。

  “職業資格證氾濫源於行政權的越位。”山東省委黨校黨史研究室副主任林學啟認為,根據人社部的相關規定,下一步,這些職業資格證或者會進一步取消。

  去年11月,人社部負責人介紹,對於沒有法律法規依據的准入類職業資格,一律取消;有法律法規依據的准入類資格,如果與國家安全、公共安全、人民生命財產安全關係並不密切,或者自身不宜採取職業資格方式進行管理的,將建議按程序提請修改法律法規後,予以取消。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