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常態下,職教應培養什麼人?

\

  在經濟新常態下,產業變革正在悄悄影響用工形勢。當下的勞動力市場,透露出怎樣的信號?轉型升級的經濟結構中,究竟什麼樣的人才是社會所需要的?浙江省人力資源市場2015年“春招”表明,和過去相比,用工形勢發生了不小的變化。透過這些信號,我們可以看到一張全新的職業教育人才培養光譜圖。

  用工荒緩解:多因素催生招工變局

  今年元宵節過後的杭州市勞動力市場,本應是一年中最熱鬧的時候,但是今年卻有些冷清。事實上,這一現象不止杭州獨有,全省都如此。最近,浙江省經信委發佈的春節後用工調查數據顯示,今年浙江的用工情況普遍有所好轉,八成多企業感覺不到用工荒,六成左右的企業用工缺口小於10%,完全不缺工的企業佔到了兩成多。

  業內專家表示,用工形勢的改變,是由多種因素造成的。

  首先,近年來浙江大規模推出機器換人,在一定程度上緩解了企業用工緊張程度。2014年,浙江安排了2.8億元資金用於支持以“機器換人”為重點的技術改造,11個地市均制定出台了鼓勵“機器換人”的專項政策,有些地區對符合條件的項目補助標準達10%以上。大量工人被機器替換,勞動力得到解放。例如寧波君禾泵業公司,以前,一條流水線需要20個員工,而如今的新型自動化流水線只要4個員工,生產效率明顯提高。2011年,該公司1100名員工,產值4億元;2014年,技改後,員工900人,公司產值達到了7億元。

  其次是浙江很多企業主通過提高薪水和軟性福利留住了員工,員工穩定性增強,節後返工好於往年。調查顯示,80%以上的企業員工返廠率達到80%以上,這個數據比往年提高了二三十個點。

  此外,一些外資企業的撤走,傳統產業的升級,以及一些行業的不景氣,陸續釋放出一定數量的勞動力,這些勞動力補充到市場上之後,同樣會減少一部分企業的用工難情況。

  用工市場是經濟的晴雨表,今年出現的新變化,折射的是浙江經濟轉型升級取得了初步成效。高效率的機器讓製造業企業的車間變成安靜的無人化生產,這安靜的底下洶湧着“工業4.0”的革命浪潮,以悄然的姿態和迅疾的速度顛覆着浙江招工結構和產業結構。有專家認為,接下來,一些從事傳統產業、勞動密集型產業,長期依賴廉價低端勞動力的企業會被淘汰,退出傳統行業,尋找新的出路。紹興小老闆李志華就是一個例子。這個56歲的紹興人開了30多年的印染廠。他坦言,這兩年的日子比金融危機的時候還難過。勞動力成本越來越大、利潤越來越低、投入新設備的風險大,還有巨大的環保壓力等等,最終讓他關了工廠,選擇在紹興市區的世茂廣場開了一家餐飲店。“還是餐飲行業能賺錢,而且是現錢。”他説。

  缺什麼人:技術工人、專業人才最走俏

  隨着“機器換人”和經濟轉型漸入佳境,我省企業對低端勞動力需求逐漸減少,可是,企業對於中高端技術技能人才的需求卻越來越大。機器換人解決了用工荒,但是還缺操作機器的工人,這種人才需要技術和經驗。據統計,目前有一技之長的求職者僅佔求職總人數的25.35%,平均每一個來應聘的技能人才背後,應對3.47個崗位需求。

  富陽申能固廢環保再生有限公司是目前國內有色金屬固體廢物綜合利用行業數一數二的企業。現在,最令公司人力資源部主任汪清偉頭疼的是技術人才的招聘。為了招一名融煉廠長,在全國範圍內招了3個月都還沒有合適的人選;為了招一名研發中心主任,找了近三年,發現全國懂得4種以上有色金屬的冶煉以及熟悉兩種以上設備的專業人才只有3個人!

  調查發現,未來一體化人才最吃香,越來越多的企業在招聘時,明確提出需要交叉融合型人才。懂設計、能服務、知營銷,這類一體化人才很受市場青睞。比如一家IT企業,要拓展ATM自動取款機售後運營業務,招來的員工需要懂電腦和電子軟體。再比如,某工業設計園區的一家酒店,入住顧客如果喜歡上了房間裏的沙發、牀等,可以直接買回家,售貨員就是剛剛為客人辦理入住手續的服務員,這位服務員口才好,通曉沙發、牀、枱燈等產品的優缺點,幫客人辦好商品交易及售後服務等。

  如今,招人才成為新興企業面臨的共同問題,願意支付比較高的人才成本。因為大多數企業並不只是“招人”,更主要的是“招才”。所以,54.55%的企業還是覺得招工難,尋覓不到中意的那個TA。

  那麼,人才都去哪兒了呢?專家認為,首要的原因來自源頭:專業人才稀缺,專業人才學校培養不足,導致新興行業人才短缺。移動網際網路迅速崛起,學校的人才培養無法跟上節奏,這導致不少應屆生無法與企業的職位進行無縫對接,無力快速地承擔公司工作。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