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師不敢批評學生”誰之過?

  不知從何時開始,老師批評學生成了個“事兒”。不信,你看最近的新聞:河南省信陽市某高中老師,因批評學生上課帶手機 ,被學生家長毆打致右耳膜穿孔;湖北省赤壁市某初中老師,批評了一位逃課去網吧的學生,結果學生離家出走,老師苦尋6天才將其找回……

  老子管教孩子,老師管教學生,自古以來天經地義,初會學話的小兒都會念“子不教,父之過;教不嚴,師之惰”。可現如今,老師批評學生,怎麼那麼容易“惹禍上身”呢?

  應該看到進步的一面。那就是,“教與學”的關係越來越擺脱原來“天地君親師”的唯上論、唯師論,越來越追求“教學相長”的境界、師生平等的關係。近一年多來,教育界發出越來越多這樣的聲音:教育也要“供給側改革”,要貼近“學生的消費需求和消費習慣”,即使是選拔錄取,也不能“見分不見人”。

  在這樣的情形下,學生作為獨立的個體,贏得越來越多的重視和尊重,也就成為大勢所趨。那些原來見怪不怪的體罰陋習,已成了人人喊打的過街老鼠。上有師德“紅線”,下有自媒體遍地開花、“捂蓋子”越來越難的社會監督,一些品行不端的老師受到了懲罰,敢於觸碰底線的人越來越少。

  然而,凡事過猶不及。“師者,所以傳道授業解惑也”,學生做得不對,老師自然要批評,假若是非不分,如何稱之為“教育”呢?問題似乎就出在這裏。今天的孩子,都是每家每户的“小皇帝”“小公主”,自出生就三代六口圍着轉,不但習慣了對長輩呼來喝去,長輩還一副“很受用”的模樣。試想,這樣的孩子進入了學校,面對老師的批評,怎能坦然接受?一遇批評,孩子往往覺得受了天大的委屈,要麼“揭竿而起”、離家出走,要麼向家長“告狀”。可悲的是,“熊孩子”背後往往是“熊大人”,一聽孩子受了“委屈”,心裏便老大不痛快:我都捨不得批評,你竟敢批評,那還了得?

  學校的校風、校紀、學風也因此走了下坡路。筆者幾次聽到老師私下感慨,“現在這世道,都不敢批評學生了。”

  老師不敢批評學生,受害的首先是學生本身。比如,面對校園暴力,老師如果不敢大膽出手,及時批評制止,一方面會縱容施暴學生,使其逐步走上歧途;另一方面,也會使受欺凌學生雪上加霜,造成二度傷害。同時,這也是對雙方學生家庭及社會的不負責任。

  老師不敢批評學生,絕非小事。學生如同樹苗,如不及時修枝剪杈,極易長成“歪脖子樹”。孩子不能在蜜糖和讚美聲中長大,適宜的批評有百利而無一害。很多人長大後對老師充滿感激,就是因為老師及時給出批評,“懸崖勒馬”,避免了更嚴重的後果。更有意思的是,很多老師感慨,畢業後真正感恩老師者,往往是那些受批評多的學生。

  在這裏,有必要提醒家長一句:溺子如弒子。大多數老師是為了孩子好,很多老師的批評是“愛之深、責之切”。只要批評得對,家長就應該支持老師。況且,孔子尚且“吾日三省吾身”,孟子尚且推崇“聞過則喜”,一個成長中的孩子,做得不對、做得不好,怎麼就批評不得了?反之,如果一個孩子上學時對校紀校規無所畏懼,對老師批評難以接受,等將來長大成人走向社會,能不被社會狠狠“教訓”嗎?能成長為有用之才嗎?

  當然,作為教師,還是要講求方式方法。畢竟,批評只是手段,不是目的,能用藝術化的手段使學生變得更好,才是教育的真諦。張爍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張尋 DN017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