孩子長大了不服管 “嫌棄”爸媽怎麼辦

  那天,我和女兒去呂內堡逛街。我們難得有這樣兩個人單獨上街的時候,所以我想和她親熱一點兒。過馬路的當兒,我牽起她的手,她好像有些不情願,但還是順從了,誰知過了馬路沒走幾步,她就把手抽了出來,然後把兩隻手都揣到口袋裏去了。我於是挽住她的手臂,這時她明顯不願意了,跟我説:“媽媽你別這樣好不好?”我驚愕地看了她一眼,女兒趕緊解釋:“你別生氣,我不是説你不好,只是……只是這樣太不酷了!”

  “酷?什麼叫酷?”我酸溜溜地問道。其實我知道她的意思。不知從什麼時候開始,女兒就愛把這個詞掛在嘴邊,儘管她自己也説不上來到底什麼才算“酷”。特別在穿衣打扮上,女兒只穿她認為“酷”的衣裳。我給她買的衣服,只要不是經過她同意的,那就等於白買,因為她肯定不會穿。想到這裏,我不由得以外人的眼光打量了她一下──女兒穿着黑色掐腰的羽絨服、緊身窄腳的牛仔褲、棕色的短靴,頭髮瀑布一般披在肩上,走路的姿態已沒了小孩子的稚氣,儼然是個亭亭的少女了。這就是想當年那個襁褓中的小肉球嗎?怎麼時間會過得這麼快呢!

  我於是説你看上去都像個半大人了,沒多久咱們就可以像姐兒倆一樣逛街啦!沒想到女兒竟然回答道:“我怎麼會有你那麼老的姐姐!”我差點兒被噎得背過氣去,她又馬上安慰我:“我這是説着玩兒呢!你有點兒幽默感好不好?”

  我們在一家意大利餐廳吃中飯,等菜的時候,我很想和女兒説説話,她卻掏出了手機,我很不自在,説你非要現在刷屏嗎?她頭都沒抬:“我就看一下短信,一會兒就好!”等菜真的上來了,她的話也來了,我就説你趕緊吃飯吧,看把你忙的,就一張嘴;她卻不以為然:“那我剛才沒話説,現在有話了嘛!”飯後在一家鞋店裏,我説想買一雙黑色的長靴,讓女兒幫忙參謀,她低聲對着我的耳朵説:“現在不時長筒靴了,都穿短靴!”那眼神很明白:你怎麼連這個都不知道,真土!

  我知道這些都是青春前期的表現,等她的叛逆期真的到了,那她還不知道要怎麼修理我呢,現在這些,都是前奏,我就把這當成是熱身運動好了。

  回來的路上經過聖誕市場,這呂內堡的聖誕市場年年都很相似,包括那兒童轉馬和小火車每年都在原來的地方。這些也曾經是孩子們的最愛。我知道女兒不會再對這個感興趣了,卻故意逗她道:“怎麼樣?去坐一次轉馬吧?”女兒的臉騰地紅了,她飛快地左右看了一下,確認沒有人聽到我的話,才壓低聲音對我説:“媽媽,你小聲點兒行不行?!我怎麼會去玩這個?”我裝出一副不可置信的樣子:“那怎麼可能呢?這不是你最喜歡的嗎?你看看這轉輪上的交通工具,哪輛車你沒坐過?特別是那輛消防車……”女兒這時已經氣急敗壞地恨不得上來堵我的嘴,她揮着雙手,好像這樣就可以把那些讓她現在感到很難堪的往事一筆抹去。

  我在心裏暗暗地笑了,彷彿看見了曾經的自己。誰沒有經過這樣的青澀歲月呢。她現在正處於兒童期與青春期之間,中國人管這叫做“豆蔻年華”。女兒的那份盼望長大的心情,我能理解。

  那天,我給女兒買了一雙三十七碼的運動鞋。她試穿的時候,我對她説:“再過些日子,咱倆的鞋子就可以換着穿啦!”她有些怪異地看了我一眼,我立刻就縮回了下面的話,因為我知道她一定覺得我的鞋子不夠酷,所以還是不要自討沒趣。

  儘管女兒在外面特別希望大家都把她當大人看,可是在家裏的時候,她就又變成了那個小娃娃,喜歡坐到我膝蓋上來,讓我撫摸她的後背;也會和她弟弟爭風吃醋,或是像個猴子一樣抓着樓梯的鐵欄耍雜技,這個時候,她徹底忘了什麼是酷。

  以前女兒早上起來,如果我不提醒,她一定想不到洗臉梳頭,現在卻可以大半天坐在鏡子跟前,把她的頭髮梳來梳去,還嫌自己的頭髮不夠亮,要我給她買可以增亮的洗髮水。那天上學前,女兒忽然想把一直以來披着的頭髮紮起來,讓我幫忙,我已經有好一陣子沒給她梳過頭,有點兒受寵若驚。

  這一次,我發現她的頭髮平滑通順,沒有了以前因為梳不通而弄疼她的問題;但是,我也發現了另一個變化─她已經長得這麼高,我無法再這麼站着給她梳頭了。我説你得蹲下去或是坐到椅子上,否則我的胳膊舉不了這麼高。她聽話地坐在了沙發上。我仔細給她梳着頭,心裏卻漸漸湧上了淡淡的傷感。

  像這樣給女兒梳頭,還能有多少次呢!時日如白駒過隙,我們又能擁有孩子多少年!他們彷彿在頃刻之間長得這麼大了,用不了多久,他們就會離開我們,去走自己的路了。這是一個無法逆轉的必然過程,所以,與孩子們在一起的每時每刻都值得珍惜。

  正處於妙齡的女兒,剛剛開始自己思考一些事情,試着用自己的眼睛看世界,那仍然童稚未脱的心靈裏有着憧憬、不安與惶惑,她需要被理解和接受,這對於我來説無疑是個考驗,因為在她的一方面想要脱離我、另一方面卻又離不開我的掙扎中所反應出來的,必然是她對我時陰時晴的矛盾態度。這個並不是我們的家庭裏的特有現象,這是人成長的必經階段。所以我得用理論來武裝自己的頭腦,用幽默來化解自己的不滿,希望能夠打造一個金剛不壞之身,以迎接這即將到來的風暴。

  但是,即使是那些個曾有的和將有的不愉快也是生活的一部分。這裏面的點滴我會用心去體會,畢竟,我只能陪伴她一次。

  撰文/旅居德國的媽媽 林中洋

責任編輯:趙宣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