劉林:民辦高校搞轉型不應盲目跟公辦高校跑

轉型洪流中 民辦高校是按兵不動還是順流而下?

  當前,中國教育正處於變革和轉型的洪流中,地方本科高校轉型以其深遠意義和艱鉅任務受到社會各界高度關注。教育部部長袁貴仁如此評價,地方高校轉型發展是高等教育領域繼管理體制改革和擴招之後又一次深刻的變革。

  作為高等教育的重大改革,地方高校轉向應用技術型的緊迫性毋庸置疑。面對轉型大勢,佔據中國高等教育半壁江山的民辦高校作何反應?生源減少,加之專業設置偏重文科且互相雷同的低成本擴張將一大批民辦高校拖入水深火熱的“紅海”,“民辦高校倒閉潮”不斷出現。是“順向而動,順勢而為”進行轉型?還是沿用原有人才培養模式拷問着民辦高校舉辦者和管理者。對於轉型怎麼?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北京城市學院院長劉林接受了《大公報》大公網的專訪。

民辦高校搞轉型不盲目跟着公辦高校跑

  去年2月24日,國務院常務會議提出要“引導一批普通本科高校嚮應用技術型高校轉型”,此次計劃將600多所“專升本”的地方本科院校轉型為應用技術大學。隨後,一些地方高校開始“試水”,轉型也在教育主管部門和一些地方政府的宣傳推動下不斷提速。

  而需要轉型的地方本科院校主要是指,1999年高校擴招以來的新建本科院校,這類學校主體是從普通專科學校、專科層面的職業大學、職業技術學院、教育學院和成人高校等獨立成本、改制改建或合併升本而來。

  地方本科高校轉型了,民辦高校轉不轉?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北京城市學院院長劉林提醒和告誡民辦高校舉辦者,“民辦高校搞轉型不能盲目跟着公辦高校跑。”

  隨着“中國製造”向“中國創造”轉型,以及創新驅動發展戰略的推進,社會對人才需求的結構發生變化,需要懂技術、能創新創業的複合型高層次應用型人才。地方高校嚮應用技術型轉型的目的,是為了引導高校進行人才培養模式的改革,培養應用技術人才,從而破解現存的“就業難”和“技工荒”困局。

  在劉林看來,這才是地方高校轉型的癥結所在。“一些地方本科院校多數沿襲了學術性、理論性高校的傳統,導致培養目標定位不清楚,以及培養的人與經濟社會脱節,所以需要根據經濟社會發展嚮應用技術型轉型。但民辦高校不同,它是市場經濟的產物,誕生的基礎就是對接市場,培養實用型、應用型人才”。劉林直言:“民辦高校早已經在軌道上了,而且在軌道上走得很遠了。如果民辦高校現在也喊轉型,就等於走回頭路,否認自己的歷史。”劉林認為,民辦高校在轉型中應充分發揮體制機制的優勢,在更高層次和更高階段上實現轉型,而不是在原點或者起點上轉型。

  是所有民辦高校都需要轉型?還是加以區別、分類發展?

  教育部官員此前曾公開表態,搞教育不能靠運動,不能“颳大風”,高校是否轉型,還是要看基礎和特點,不會一刀切。

  劉林贊同,不是所有民辦高校都要轉型,學校要尋找適合自身特點的轉型發展道路。一是應該以滿足地方需要為主,如果有的地方仍然對學科性教育有一定需要,高校就應該繼續承擔學科教育的職能。二是拓寬學校職能,在發展應用型科研、社會服務以及文化傳承上做文章。

轉型對學科專業建設是洗牌和重構的過程

  嚮應用技術型轉型,培養懂技術、能創新創業的複合型高層次應用型人才,破解“就業難”和“技工荒”困局,民辦高校能否勝任?其中存在隱憂。

  由於文科類專業辦學成本低,中國大多數民辦高校熱衷於設置外語、經濟管理、國際貿易、旅遊、會計、市場營銷等投入少、易招生的短線專業。以福建為例,民辦高校共設有100多個專業,90%是文科類專業。而這些專業恰恰是最難就業的。

  劉林承認,民辦高校中確實存在這種現象,“由於資金來源有限,一些民辦高校在發展傳統的工科類教育上受到限制。”

  如何讓傳統熱門文科類專業更實用?

  目前,日本正在敦促大學進行專業調整。《讀賣新聞》針對日本各國立大學校長的問卷調查顯示,日本全國60所開設有文科專業的國立大學中,近半數計劃從2016年度開始撤銷部分文科專業。

  在中國,地方高校轉向應用技術型是大勢所趨,值得研究和探討的是,民辦高校文科類專業眾多,是否具備轉型的條件?應用技術型大學注重培養學生的動手能力,重在實踐育人,由於建校短,一些民辦高校基礎設施、辦學條件都比較薄弱,能否承受轉型之重?

  目前對轉型討論和研究還不夠準確深入,劉林認為要正確理解應用技術型的概念,”應用技術型不僅涵蓋工科教育,還應包括文科、財經、社會科學。”。

  觸及當前民辦高校基礎設施薄弱等敏感問題,劉林並不擔心,他相信可以藉助科技手段解決。“過去實習實訓需要建立基地,購買大量設備,投入大。現在可以運用網際網路等新技術,建立全真情景實驗室,又可以控制成本,減少投入。”民辦高校應該利用自己體制機制優勢,充分地重視前沿技術和新文化對教育的影響,運用於此,改造於此,發掘新的發展契機和動力。

  劉林表示,轉型對學科專業建設是一個洗牌和重構的過程。民辦高校要突出“土特產”,圍繞地方的支柱產業、特色產業提供人才培養、技術諮詢、應用科研和社會服務;突出高科技、新文化,用它們來改造、調整、創新我們的教育內容。

政府要正視中國式職業教育困境

  地方高校轉型爭議最大,也是導致轉型難以推進的關鍵是身份問題。轉型後的本科院校到底是職業學校?還是普通本科?

  由於職業教育在中國處於弱勢地位,得不到社會和家長的認可,民辦高校從招生、學校層次、“面子”等多方面考慮,根本不願意和職業教育聯繫在一起。與以往不同,在這次民辦高校轉型中,職業教育是被提及最多的一個詞。

  有一段時間,教育主管部門要給新升本科院校重新命名,有人就提出這些學院可以叫職業學院。網上開始盛傳,我國有600多所地方高校要轉向職業教育,引發社會強烈關注,家長紛紛向學校求證。“學生家長很不安,擔心學院會改為職業學院,都快把我們學校辦公室電話打爆了。”劉林説,這説明我們的社會還不認可職業教育,“不是把這類教育冠名為職業教育就體現職業教育發展了”

  “這是政策造成的,一批民辦院校辦得是職業教育,但不願頂職業院校的名。”劉林強烈唿籲,“政府應該正視中國式職業教育困境了!”

  何謂中國式職業教育困境?劉林説,一是叫好不叫座。“我們都説職業教育重要,但誰也不把自己的孩子送職業學校,受傳統觀念和體制影響,職業教育已經變成一種低層次教育的代表。這已經是一個不爭的社會現象。”二是企業需要技能型人才,但相當一部分企業給技能型人才的待遇遠低於學科型人才。“企業一面喊着需要大量技能型人才,一面又把高工資、好崗位給了‘985’‘211’學術型高校。”

  這是有教訓可尋的。1999 年 1 月,教育部、國家計委印發《試行按新的管理模式和運行機制舉辦高等職業教育的實施意見》提出“三不一高”,即對高職畢業生不包分配,不發教育部印製的畢業證內芯,不發普通高等學校畢業生就業派遣報到證。招生批次放在普通專科後。

  “這一下子就把職業教育做低了”,制定了“三不一高”的政策時,劉林全程參與。“1999年發展高職慘痛的經歷告訴我們,現在設計的政策往往是出發點和設計的目標不一致,很多政策是不利於職業教育發展的。”

  我們正視中國式職業教育困境,要給職業教育更好的政策,而不是把職業教育當成一種改革的實驗品,還是按原來的政策思維去發展,政府設計的政策思維一定跟市場思維對接,要讓老百姓從一開始就接受轉型之後的應用技術型院校。

  劉林建議教育主管部門,對本科及以上階段的職業教育進行分層稱唿。“專科及專科以下仍叫職業教育,本科及本科以上叫專業教育或應用教育,這和國際慣例也是接軌的。”

嘉賓介紹

劉林

北京城市學院院長

中國民辦教育協會副會長


欄目介紹

該欄目取"教育為本、百家箴言"之意。匯聚獨家資源,關注教育話題,對話教育管理者、企業領袖、專家學者,打造高端、權威、專業的教育平台。






大公教育出品

  •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張韋韋 張潼
  • 採訪:張韋韋


歡迎關注大公教育微博

@大公網-教育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