鍾秉林:直面教育尖鋭問題

鍾秉林:直面教育尖鋭問題

  “中國第一考”的高考,總以其無與倫比的地位和“牽一髮而動全身”的重要影響力吸引萬千考生和家長的關注。

  從江西高考舞弊案到清華、北大在微博上毫不客氣的“你來我往”,再到高考狀元的花式慶祝……2015高考新聞吸引公眾視野,成為熱議話題。時值八月,各省市錄取結果紛紛出爐,大公教育借今年高考的餘熱專訪了全國政協委員、中國教育學會會長鍾秉林,鍾秉林會長就高校搶生源、尖子生棄考、體育和藝術特長生加分等熱點問題回答了記者的提問。

高校身份固化 搶生源凸顯高校人才觀

  大公教育:鍾會長,今年搶生源的新聞層出不窮,尤其是清華北大因為生源問題在微博上劍拔弩張,您如何看待高校搶生源這件事?

  鍾秉林會長:名校搶生源國內外都如此。因為生源關係到高校人力資源建設。通常我們認為高校人力資源包括教師隊伍、管理幹部隊伍和教輔人員隊伍,其實生源也是高校人力資源的重要組成部分。

  中國已經進入大眾化高等教育階段,今年的高考錄取率將達到76%左右,雖然規模上去了,“上大學難”的矛盾緩解了,但是“上好大學難”的矛盾凸顯,招收高質量的生源也面臨挑戰。生源競爭反映了高校的“人才觀”。什麼是人才?高校對人才有什麼內在要求?人才評價的標準是什麼?這些問題都涉及到人才選拔制度。

  過去我們把本科分為一本、二本、三本,分批次錄取,把學校和學生劃為三六九等,固化了身份。事實上,一些是“211”、“985”學校的有特色的專業,用人單位非常歡迎,但這些學校因為固化身份的限制,不容易招到好生源,所以現在要改革。上海、浙江高考綜合改革試點將先行取消本科錄取批次;同時,學生的綜合評價和多元錄取機制也將逐步建立。學生的選擇權、高校的自主權都將進一步擴大。我相信這將有助於解決無序的搶生源問題。

  大公教育:您覺得高校生源之爭在未來會呈現什麼態勢?

  鍾秉林會長:不久前,國務院學位委員會、教育部下發通知,從明年起取消國家統一印製學位證書。今後學位證書由高校自行設計、自行印製、自行發放,目的之一就是要避免一個誤區:大學文憑是國家文憑。應該樹立這樣的概念:大學文憑是學校自己的文憑,學校要對自己的人才培養質量負責。

  由此,又能提出兩個相關問題:證書的含金量如何?會不會影響到學生就業?我認為,學校只有加強內涵建設、提高人才培養質量、形成良好的社會聲譽,才會很好的回答這兩個問題。從發展情況來看,我個人覺得,未來高校生源競爭會更加激烈。這也是一個正常現象,因為只有良性競爭才能促進學校去提高水平。

“我不認為高考改革過於頻繁”

  大公教育:高考關係到千千萬萬個家庭的切身利益,也考量着社會公平正義。有觀點認為改革太過於頻繁,每次變動成本較大,有些措施甚至讓考生有些措不及防,您是怎麼看待這種觀點的?

  鍾秉林會長:我不認為高考改革過於頻繁。高考涉及到千家萬户,涉及到上億學生的命運,它的社會敏感性非常高。高考改革不能翻燒餅,不能説今天出台政策,明天就要實施,所以高考改革是“小步走,不停步”,必須讓考生、家長、中小學和社會有準備。

  改革肯定要付出成本,關鍵是我們怎樣保證將改革成效展現出來。去年9月國務院發佈了《關於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去年底教育部又連續發了四個文件,明確了高考改革的內容、目標、任務和時間表,總的原則就是要“遵循規律,試點先行,逐步推動”。上海、浙江率先開展高考改革綜合試點,這一改革從2014年進校的高一學生開始,在2017年他們高三畢業時按照綜合改革的方案實施。

  大公教育:您認為目前高考改革亟待解決哪些問題?

  鍾秉林會長:到目前為止,中國高考應該是我們國家公信力最高的一個國家考試,這次高考改革不是顛覆性的。具體改革目標有三個:促進公平、科學選才、引導學生全面發展。根據這三個目標,高考改革從內容來講有三方面:

  第一,調整招生計劃分配。比如今年高考,招生計劃分配時把增量全部投到了人口大省、西部地區和農村地區,縮小省際高考錄取率的差距;重點大學撥出專門計劃招收農村考生,通過政策補償促進公平。

  第二,改革入學考試製度。目前存在的主要問題是“大一統”、“一考定終身”、文理分科等,需要過改革考試方式和內容加以解決。比如本科和高職高專兩張試卷,讓學生去選擇;英語等科目”一年兩考“,減輕學生的集中備考壓力;文理不分科,引導高中學生不偏科等。有報道稱明年有25個省市要採用全國卷,但在理解上不準確,採取全國卷不等於全國一張試卷,而是由國家考試機構命題,“一綱多卷”,保證命題的科學性和安全性。

  第三,改革招生錄取機制。目前的主要問題是錄取標準單一,高校自主權小。要通過改革努力形成一個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機制。

  大公教育:您認為在選拔人才上,高考改革方向應該是怎麼樣的?

  鍾秉林會長:高考作為一種選拔方式,在對學生進行評價的時候要把過去單一的“分分計較”的評價標準轉變為綜合評價。綜合評價就是“兩依據、一參考”。“兩依據”的第一個依據是學生的語文數學的統考成績和英語“一年兩考”的最高成績;第二個依據是考生在高中所學課程科目中自選三門,將等級分數加權計入高考成績。“一參考”是把高中學生綜合素質測評檔案作為高校錄取時的重要參考。希望通過改革,構建綜合評價機制,引導學生全面發展,擴大高校招生自主權。

教育國際化有利於倒逼中國高校提升質量

  大公教育:今年新聞媒體曝出,南京外國語學校470名高中畢業生中只有21名參加高考,其餘都到國外去讀大學了。以前更多棄考的是學習成績不太理想,家庭比較困難的學生,但是現在一些城市的尖子生也出現了這種情況。您怎麼看待這個現象?

  鍾秉林會長:首先,我認為這涉及到教育國際化的問題。經濟全球化的特點是人力資源、物質資源在世界範圍內的跨國、跨地區流動成為常態,滲透到教育領域就形成了教育國際化的大趨勢。教師學生資源和教學資源的國際流動加速,2014年,我國出國留學人員近46萬,來華留學人員近38萬。人力資源和教學資源的流動使先進的教育理念、教育方式、學習方式、管理模式得以在世界範圍內傳播,能夠促進學術交流合作,進而提高教育水平。我認為應該抱着一種平和的態度去看待,不必過於擔憂。

  大公教育:您一直唿籲高校要提高質量、注重內涵建設。據您瞭解,尖子生棄考現象是否會對中國一些大學校長有所觸動?他們會為此反思嗎?

  鍾秉林會長:這種人才流動將倒逼中國高校深化改革、提高質量,增強競爭力,這樣才能吸引和留住優秀學生。要有危機感、責任感和緊迫感,作為高校管理者如果麻木不仁的話,最終受影響的是這所學校。

取消鼓勵性加分 興趣培養切勿功利化

  大公教育:同樣受到社會高度關注的還有考試加分政策。近年來,考試加分政策,特別體育特長生和藝術特長生加分屢被曝出違規。去年,國務院發佈《關於深化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的實施意見》,《意見》規定,2015年起對兩類加分加大了規範力度,取消體育、藝術等特長生加分項目。請問制定加分政策的初衷是什麼?

  鍾秉林會長:高考加分政策分為兩類。一類是政策補償性加分,這類加分針對少數民族、烈士、華僑歸僑子女等。我個人認為這類加分應該堅持,它體現了社會公平公正。

  另一類是鼓勵性加分,設計初衷是好的,目的是打破“唯分數論”、“一考定終身”,尊重和鼓勵學生髮展特長,例如體育或藝術特長、學科特長等。但後來在實施過程中出現了一些“異化”現象,例如加分名目繁多,加分幅值過大。少的加10分,個別地方還出現了加30分的情況。高考競爭激烈,即使1分之差都會影響成千上萬的學生,加這麼高的分,就有失公平了。更嚴重的還出現了教育腐敗問題,身份作假,通過弄虛作假加分,嚴重破壞了高考錄取的公平環境,也使高考公平性受到侵蝕,引來質疑和批評。

  大公教育:對家長而言,學習藝術特長一方面是培養興趣,另一方面成績突出的學生有機會通過特長加分的方式考入更好的大學。全面取消藝術特長加分會對學生和家長產生怎樣的影響?

  鍾秉林會長:這個問題很尖鋭。我參加過一個座談會,有家長對取消加分持不同意見。他説,“我的孩子從幼兒園開始學鋼琴,現在考過九級了,明年高考,我幾十萬都花了,你説明年取消就取消,這對我們公平嗎?我的成本誰來負責?“這樣的觀點,單獨看有一定道理。但從整體看也不一定合理,家長讓孩子進一些培訓班,希望能夠培養孩子的興趣,這個無可非議。教育公平是讓每個孩子接受適合自己的教育,因材施教,鼓勵學生髮展興趣特長。但一些家長在培養孩子興趣的過程中過於功利化,將興趣變成高考”敲門磚”,這容易出問題。

  設計高考加分的初衷是為了鼓勵孩子們興趣特長的發展,取消了特長加分會不會影響到孩子興趣培養?我認為不是這樣,有藝術體育特長的考生在升學通道的選擇上是多樣性的。比如可以報考體育藝術類專業;可以報考大學的“大學生藝術團”或“高水平運動隊”;可以在報考90所“自主招生”試點大學時展示藝術體育特長;還可以在高中綜合素質測評檔案中充分反映藝術體育特長。

“以不變應萬變”的通識教育

  大公教育:近年來,您一直呼籲在大學加強通識教育。歐美大學一般在新生入學後會有一到兩年的通識教育時間,縱觀國內高校,通識教育大都處於試驗階段,譭譽參半,比如北大元培計劃試驗班、復旦五大住宿書院等,您如何看待通識教育在中國的開展?

  鍾秉林會長:歐美國家很多綜合大學的人才培養模式是,在低年級實行通識教育,高年級實行寬口徑的專業教育。我們國家建國後搬照學習前蘇聯,搞的是專業專才教育,這與當時的歷史背景相關,那時國家經濟建設急需大量人才,必須短線培養推進經濟復甦和發展。而在這個過程中忽視了通識教育。

  通識教育在學界有不同的解釋,我覺得通識教育很重要,它首先是一種教育理念。比如,通過對人文社會科學、自然科學的學習,促進學生綜合素質的提高及人格的發展。同時,通識教育也是一種教育模式,專業人才培養要以通識教育為基礎,促進人的全面發展。

  大公教育:通識教育與專業學科教育往往在培養學生專業性的理念上不同,尤其在關係到畢業後的就業問題上,您認為該如何處理通識教育與專業教育的關係?

  鍾秉林會長:教育理念和教育模式都要具體體現在課程體系上,主要圍繞通識教育課程和專業教育課程如何平衡,理論教學與實踐教學如何平衡,這很有講究。我覺得大學的人才培養模式總的來説有兩類:第一類是“以變應變“,面向經濟發展需求,面向產業或者其他的行業需求不斷調整專業方向、課程體系,以此適應產業和企業需求。

  另一類是“以不變應萬變”,這也是通識教育的價值所在。高校要夯實、拓寬學生的學科專業基礎,培養學生的獨立思考能力,批判意識和分析解決問題的能力,使大學生畢業之後具有應對各種各樣變化的能力,有更好的適應能力和發展後勁。另一方面,從思維能力來講,通過加強通識教育來完善大學生的形象思維和抽象思維能力以及二者的結合,這也是我們培養創新人才或者進行知識創新、技術創新的重要基礎。

 

嘉賓介紹

鍾秉林

全國政協委員

中國教育學會會長


欄目介紹

該欄目取"教育為本、百家箴言"之意。匯聚獨家資源,關注教育話題,對話教育管理者、企業領袖、專家學者,打造高端、權威、專業的教育平台。






大公教育出品

  •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張韋韋 張潼
  • 採訪:張韋韋


歡迎關注大公教育微博

@大公網-教育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