專訪朱和平:一帶一路 莫走深圳老路

一帶一路上的喀什、滇西

      2014年11月4日,在中央財經領導小組第八次會議上,習近平指出,推進“一帶一路”建設,要堅持經濟合作和人文交流共同推進,促進我國同沿線國家教育、旅遊、學術、藝術等人文交流,使之提高到一個新的水平。

      在不久前人民政協報社舉辦的職教幫扶經驗研討會上,針對教育在“一帶一路”中所扮演的角色,全國政協委員朱和平進行了解讀。

      朱和平不僅是中國人民解放軍高級將領,也是原中國人民解放軍總司令朱德元帥之孫,其長期關注文化教育問題,並多年在全國“兩會”上提交教育提案。

      朱和平認為:“‘一帶一路’不是把剩餘的製造能力和製造業轉移到國外的問題,而是我們西部大開發戰略的繼續。其中,兩個關鍵的點,一個是喀什、一個是滇西,而這兩個點恰恰是‘一帶一路’的起點。”

      朱和平之所以點名喀什和滇西,源於兩個地區不可多得的區位優勢:喀什為古絲綢之路重鎮,具有“五口通八國一路連歐亞”的地緣優勢;雲南作為古代南方絲綢之路的要道,擁有面向三亞(東南亞、南亞、西亞)和肩挑兩洋(太平洋、印度洋)的地理優勢。

   朱和平以深圳作為參照物,為喀什和滇西提供了可預見的發展藍圖,但同時也以深圳改革開放以來的經驗教訓強調教育、科研先行的必要性。

改革開放下的深圳困局

     “我們要從深圳建設的三十年中認真的吸取教訓,其中我認為最大的教訓就是教育沒上去,所以現在深圳從製造業往創新業轉型的過程中,遇到一個最大的問題就是無法形成 ‘產學研’一體化。”

      朱和平以深圳剛剛成立不久的南方科技大學和美國硅谷的發展為例,闡述深圳在改革開放中“產學研”的滯後性。眾所周知,硅谷之所以成為高科技技術創新和發展的開創者,正是依託於其附近眾多的高等院校。這些院校很好地將產、學、研相結合,為技術轉化為實際生產力提供了內驅力。

      30餘年的改革開放之路,深圳在生產方面的能力毋庸置疑,但細數深圳的高等院校,數目仍舊不多,擁有國家重點學科的理工類大學數量甚至為零,而南方科技大學也只是校齡僅有幾年的新興大學。

      有學者研究數據表明,深圳90%以上的研發人員集中在企業,90%以上的研發資金來源於企業,90%以上的研發機構設立在企業。可見,高校作為科研機構的“存在感”薄弱。若僅僅依靠企業的科研創新,深圳在實現“產學研”一體化之時,不可避免要面對科研能力不足及科研成果轉化不順暢等問題。朱和平表示:“什麼時候深圳一流的理工科大學建成了,它就真正成為中國的科研創新中心了。”

      因此,為避免“一帶一路”的戰略樞紐重複深圳轉型的困境,將喀什與滇西打造為未來的“西部硅谷”,以科研為內在動力的高等院校及眾多教育政策必須先行。目前,新疆和雲南的高校質量和數量都有待提高。雲南省僅雲南大學一所“211”大學,而新疆“211”高校也只有兩所,分別為石河子大學和新疆大學。未來兩區域若想成為‘一帶一路上’重要的教育槓桿,仍舊任重道遠。

嘉賓介紹

朱和平

全國政協委員

空軍指揮學院副院長


欄目介紹

該欄目取"教育為本、百家箴言"之意。匯聚獨家資源,關注教育話題,對話教育管理者、企業領袖、專家學者,打造高端、權威、專業的教育平台。







大公教育出品

  •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張韋韋 張潼
  • 採訪:張韋韋


歡迎關注大公教育微博

@大公網-教育頻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