別讓屠呦呦們總是“鳴聲在外”

屠呦呦沒有博士學位、沒有留洋經歷、沒有院士頭銜的“三無科學家”身份,頻頻被人提及,並由此再次引發人們對中國現行人才選拔機制和學術評價體系的關注和反思。

瑞典卡羅琳醫學院10月5日在斯德哥爾摩宣佈,將2015年諾貝爾生理學或醫學獎授予中國女藥學家屠呦呦,以及另外兩名科學家威廉·坎巴利和大村智,表彰他們在寄生蟲疾病治療研究方面取得的成就。

中國科學家獲諾獎,消息傳來,舉國歡騰。不過,歡唿聲中也有一些學術界人士和媒體發出理性冷靜的聲音,特別是屠呦呦沒有博士學位、沒有留洋經歷、沒有院士頭銜的“三無科學家”身份,更是頻頻被人提及,並由此再次引發人們對中國現行人才選拔機制和學術評價體系的關注和反思。

屠呦呦怎麼看都不像“天才”

作為有十幾億人口的大國,作為有數千年曆史的文明古國,中國人的聰明才智是世界公認的,中國人的發明創造也為人類文明進步做出過巨大貢獻。可是,泱泱大國、煌煌中華,幾十年來摘得諾貝爾獎桂冠者卻鳳毛麟角,尤其在自然科學領域,更是長期無人問鼎,無疑非常遺憾。

屠呦呦能夠脱穎而出,據常理推斷,即便不是傳説中的“人中龍鳳”,起碼也該是億萬國人的“傑出代表”。可翻看屠呦呦的人生履歷,卻看不出她有多少“超凡脱俗”之處,且不説剛才提到的“三無”,她的初中成績單中,甚至還有着60多分的記錄。唯一的亮點,或許就是曾經獲得拉斯克獎了。可是,這個號稱“諾貝爾獎的風向標”的拉斯克獎雖然國際知名度和影響力頗大,在國內卻知之者不多。如果不是終獲諾貝爾獎評委青睞,屠呦呦説不定至今仍像鄰家大媽一樣默默無聞、泯然眾人。

按應試教育的標準衡量,特別是對照某些苛刻的人才評定“指標”,她怎麼看都不像個“天才”,甚至連個“人才”都有點勉強。可是,就是這樣一位職稱不高、地位平常的年過耄耋的老太太,卻給中國捧回了沉甸甸的諾獎。對她而言是呦呦鹿鳴、一鳴驚人,對現行的人才選拔機制和學術評價體制而言,卻難免透出幾分尷尬——到底什麼樣的成果才算是“貢獻巨大”?到底什麼樣的科學家才是值得推許和獎勵的?難道我們的評價機制與國際通行的標準相比,還存在不協調、不合拍的地方?

學術評價體系有弊端

當然,不能因為屠呦呦的“三無”,就認定這一定是現行的人才選拔機制和學術評價體系製出了問題,更不能全盤予以否定。畢竟,院士頭銜和諾貝爾獎之間並無必然聯繫。並且,屠呦呦之所以多次參評院士都沒有成功,其中一個重要原因是由於青蒿素的成果界定不明、歸屬難以確定。一種頗具代表性的看法是:523項目是一個龐大的計劃,一大批人為此付出了努力、做出了貢獻,怎麼能讓屠呦呦一個人摘走成功果實呢?而對於屠呦呦那個年代的人來説,沒有博士學位、沒有留洋經歷並不奇怪,無須對此過度解讀。

不管是院士制度還是其他人才評價機制,都是長期形成的,有其科學性和合理性,在一定程度上比較符合中國的實際情況,也在實踐中發揮了重要作用。可不管怎樣,説屠呦呦的貢獻此前被低估了,或者説某些制度存在一些不足甚至弊端,想必大多數人都不會提出異議。比如畸形的“論文依賴症”,不管是評職稱還是其他形式的“提拔重用”,大抵都需要有論文作為敲門磚。萬般皆下品、唯有論文高,導致不少科研人員輕實際科研成果,一心撲在炮製論文上。中國由此躋身“論文大國”行列,論文數量連年成倍增長,但論文引用率和科研成果轉化率卻低得可憐。

另外毋庸諱言的是,學術評價領域被利益綁架和權力腐蝕的情況也較為嚴重,在院士評審中存在跑要、公關現象也早已是公開的祕密。早在2011年,《人民日報》就發文評論“屠呦呦為什麼落選院士”,稱像屠呦呦這樣做出國際認可的重大科學貢獻而落選院士的,在我國並非個案:“雜交水稻之父”袁隆平,比袁隆平晚一年當選美國國家科學院外籍院士的中科院上海系統所研究員李愛珍,享譽海內外的北京大學生命科學院教授饒毅……並直言不諱點名指出:“與此形成鮮明對比的是,四川大學副校長魏於全、中國農大原校長石元春、哈爾濱醫科大學校長楊寶峯,雖然因涉嫌學術造假而屢遭檢舉、質疑,卻依然穩坐院士的寶座;相當比例的政府高官和企業高管,順風順水地當上了院士,風光於政、學、商諸界。”

上述反常現象的存在與蔓延,又怎能確保院士評選的公平、公正,又怎麼起到對學界和全社會的正面引導作用?

別讓屠呦呦們只是“鳴聲在外”

學術領域過度世俗化、浮躁化、功利化所帶來的後果,近年來已經日漸顯露。現如今的某些專家教授,有沒有真學問不知道,但他們的表演水平和摟錢能力,卻是讓人歎為觀止的。他們到處走穴講課,特別熱衷於商業活動。為了名利奔忙併且樂此不疲,他們的很多時間和精力都放在了參加社會活動上,還能騰出多少工夫來做學問呢?

院士之類的頭銜之所以引無數人競折腰,無非在於其本身所藴含的高附加值。有了這些頭銜和職稱,不僅等於得到了主流評價體系的認可、有了地位,同時還可以帶來經濟以及其他方面的好處。改變學術界的浮華歪風,讓學術和科學家迴歸本來面貌,就需要讓屠呦呦這種名副其實的真科學家走紅,越紅越好,在全社會都樹立起正確的輿論導向。

同時,也要對學術評價體系和一些制度進行規範和改革。學術評價體制必須充分客觀地反映出相關人員真實的職業素養和水平。不僅要使評價細則、評價標準更加細化、更加嚴格,還要加強監管、充分引入社會監督,不能任其跑偏淪為某些人謀取虛名和私利的工具。尤其重要的是,要建立起優勝劣汰的機制,不搞終身制,讓真正做學問的人留下來,讓那些更像“表演藝術家”的人該幹嘛幹嘛去。

屠呦呦火了,只可惜是“牆裏開花牆外香”,然後方才“出口轉內銷”,成為國內輿論關注焦點;屠呦呦一鳴驚人,只可惜她先是“鳴聲在外”,之後才成為黃鐘大呂,引發國人“共鳴”。如果由此能帶給我們一些思考和制度性的改變,其價值無疑會超越諾貝爾獎的範疇。別讓屠呦呦們總是“鳴聲在外”,這片土地才是他們的根、他們的魂、他們永遠的堅強後盾。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編輯:張潼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