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者切勿做“剽客”

説教育領域或大學裏“抄襲成風”,當然言過其實;不過,如果説教育領域的抄襲現象必須引起全社會的足夠重視,恐怕就沒幾個人會提出異議了吧。

江漢大學回應院長被舉報文章抄襲:複製比符合慣例。據《法制日報》報道,7月以來,一則實名舉報帖——《文抄公李衞東能“帶病提拔”嗎?!》出現在各大網路論壇,發帖人為江漢大學法學院副教授姚振強。姚振強稱,李衞東存在學術論文抄襲、以課題形式謀取私利等諸多問題,李衞東被多次舉報後仍公示擬任江漢大學副校長一職。

江漢大學回應稱,該校學術委員會已認定李衞東被舉報的論文文字複製比符合基本慣例,項目經費使用合規,不存在學術不端問題。《法制日報》記者則瞭解到,湖北省教育廳目前已受理有關舉報,並在按程序處理。

雖然此次抄襲舉報是否屬實還有待教育主管部門調查,但近年來與教育者特別是與大學教師有關的抄襲事件,確實此伏彼起、不絕於耳。説教育領域或大學裏“抄襲成風”,當然言過其實;不過,如果説教育領域的抄襲現象必須引起全社會的足夠重視,恐怕就沒幾個人會提出異議了吧。

抄襲代有“奇葩”出

有的抄襲,是本人親自赤膊上陣,悄悄地進行、打槍地不要。可有些抄襲事件,背後卻頗有一些“曲折離奇”。

曾經,一篇有兩個署名的論文被指80%內容是抄襲,其中陸某系某大學副校長。該大學黨委書記表示,陸曾是楊某的導師,其後楊考入北京某大學就讀博士學位。楊給陸郵來多篇論文,稱“要準備博士畢業論文,請老師幫忙修改”。陸閲讀後挑出兩篇較好的進行了修改。之後,楊説想在期刊上發表這篇文章,但需有陸的第一署名以“提高身價”,陸經過詢問被告知該論文是學生本人所寫,便同意了這一要求。因此,書記認為,陸傑榮並非事件直接責任人,但存在一定“失察”責任。

與上邊提到的躺槍的“倒黴蛋”不同,某教授就高明多了。有網友稱,該教授的剽竊不是簡單的照搬,而是改頭換面,“就像是偷了人家一輛汽車,使用前重新噴噴漆”。此事後來不了了之,沒有下文。但對網友所稱的“竊取文義”式抄襲,作為一個評論人,我倒是見識過不少評論界這方面的高手,他們寓抄襲於無形,只抄核心觀點不抄形式,通篇簡直沒有一句話相同,都進行了“改寫”,讓被抄襲者有苦説不出。類似做法在判定抄襲時有較大難度,但毋庸置疑,這種行為是不道德的甚至是可恥的。

抄襲藉口更奇葩

千奇百怪的“抄襲”手法令人驚豔,而一些人被指抄襲後為自己找的理由更是沒有最強大,只有更強大。有人説,我沒有抄襲,我只是“借鑑”了一下下;有人説,我才沒抄呢,我不過是“過度引用”了而已;有人甚至説,這一切純屬巧合,我只是“遇到了另一個自己”……

我見過最有意思的理由,是某教授被指抄襲後稱“十年前標準不一樣”,並稱“按照一般過去的説法,引用量三分之一都不過分”。難道十年前學術界允許抄襲?幸好1984年頒發的《圖書、期刊版權保護試行條例實施細則》中明確規定,“適當引用”指作者在一部作品中引用他人作品的片斷,凡引用一人或多人的作品,所引用的總量不得超過本人創作作品總量的十分之一。對比規定,“十年前標準不一樣”的説法不攻自破,徒增笑料耳。

抄襲本已有錯在先,被揭穿後還不深刻反省自己、坦誠認錯,反倒千方百計為自己找藉口開脱,就更是錯上加錯、斯文掃地。

教育者更應對抄襲説“不”

全社會都應該反對抄襲、遠離抄襲,教育領域更應對抄襲“零容忍”。如果連教育領域和教育者都頻頻曝出抄襲醜聞,會對整個學術風氣乃至整個社會風氣帶來極為惡劣的影響。

根除教育領域的抄襲歪風,首先需要教育者嚴格要求自己,抵制住名利和虛榮心誘惑,切勿做“剽客”。幾年前媒體報道過這樣一件事情:因畢業論文涉嫌抄襲,被原作者和校方發現後,武漢某高校研究生曉軍(化名)不堪壓力跳湖自殺。一位風華正茂的研究生,就這樣走了。他的極端做法不值得肯定,更不值得效仿,但不管怎樣,他的這份血性和恥感,卻是人人都應當具有的。

其次,教育主管部門必須加大對抄襲等學術不端的打擊力度。西南交大副校長黃某涉嫌抄襲論文問題歷經兩年發酵,最終被認定成立,其博士學位被取銷,研究生導師資格也被撤銷。可以説,這是近年來抄襲事件中處理較為嚴厲的了。而有些抄襲事件,或輕描淡寫處理一下了事,或乾脆一拖再拖,直至不了了之。

最近,還有一則消息可以説“地球人都知道”:德國首位女防長馮德萊恩1990年的博士論文被指抄襲。馮德萊恩是默克爾政府的骨幹成員,被視為是默克爾的接班人。作為德國相當受歡迎的政治人物之一,她一直享有很高的民眾支持率。可是,一旦此一論文抄襲事件發展成去留問題,無疑將會對默克爾政府造成極大打擊。而此前數年,因論文抄襲而“下馬”的德國高官,包括原國防部長古滕貝格、原聯邦教育和科研部部長安妮特·沙範等人。德國的監督如此充分而透明、抄襲暴露後的後果如此嚴重,還難以擋住“剽客”們前赴後繼,如果放鬆打擊,豈非更是不可收拾?

構建更科學的學術評價體系

不過,抄襲和學術不端高發,也不單單是當事人虛榮心作祟、沽名釣譽那麼簡單,其背後還有着非常現實的利益考量和社會背景。毋庸諱言,我們現行的學術評價機制乃至社會評價體系,依然過度依賴於那些形式上的東西。有了論文,不管是剽竊的還是花錢買的,都等於得到了主流評價體系的認可、有了地位,在職稱評定、職務晉升等方面一路綠燈。沾染了銅臭的論文,金錢的含金量飆升,但實際的含金量卻難免大打折扣。

有些時候,一篇蹩腳的發表論文比實際能力更能得到社會的認可。其實,論文並非衡量一個人能力和成果的惟一標準。特別是在當今學術領域也慘遭不良風氣侵蝕、高校也不復再是聖潔象牙塔的情況下,論文和所謂的學術成果更是被摻進了水分,甚至淪為了攫取地位和利益的敲門磚。

因此,學術領域和教育領域要重新構建更科學、更合理的社會誠信體系和學術評價體系,重實際、輕形式,破除愈演愈烈的“論文依賴症”和“評審綜合症”,剝離附着於其上的過度的功利性。只有這樣,論文抄襲、學術造假一類的問題才會“釜底抽薪”。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編輯:張潼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