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注大學裏的“大”學生

2001年國家正式放寬了高考報名的年齡限制,開始允許25週歲以上的人羣報名參加高考,讓更多的人獲得了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從此後,大學裏就出現了一個特殊的“大”學生羣體並且日益壯大。當然,這個“大”指的是年齡大。由於年齡明顯比同學大出一截,他們的大學生活註定要與其他同學不同,既有挑戰也有機遇,既有收穫也有困難。

9月8日,30歲的陳宇(化名)提着行李走進西南石油大學的校門,這距離他上次做大學新生已有10年。

曾幾何時,由於經濟發展水平等條件所限,國家對參加高考的考生有着年齡等方面的限制。隨着社會的發展和教育資源的日漸豐盈,特別是在大學擴招的“春風”下,2001年國家正式放寬了高考報名的年齡限制,開始允許25週歲以上的人羣報名參加高考,讓更多的人獲得了平等接受高等教育的機會。從此後,大學裏就出現了一個特殊的“大”學生羣體並且日益壯大。

當然,這個“大”指的是年齡大。由於年齡明顯比同學大出一截,他們的大學生活註定要與其他同學不同,既有挑戰也有機遇,既有收穫也有困難。

“大”學生都是“有故事的人”

每個適齡大學生的經歷都差不多,都是從小學到中學再到大學,這麼一路走來,水到渠成、瓜熟蒂落。可是,每個“大”學生卻各有各的故事,有的感人,有的勵志,有的卻也透着幾分苦澀和心酸。

先説開頭提到的30歲的陳宇。據媒體報道,陳宇2006年考入新疆農業大學,因沉迷遊戲十幾門課程掛科,最終沒有拿到學位證和畢業證,也因此一直沒有找到工作,畢業後在家裏打麻將啃老。直到2013年,他才幡然醒悟,重新回到高中讀書,希望以後能好好上大學找工作。重新走進大學,陳宇跟自己説“我遭了一次,絕對不會再遭第二次”。他打算大學四年絕不再打遊戲,集中精力好好學好專業知識,畢業了找個不錯的工作,回報父母這些年的辛勞。顯然,陳宇重新奮發考入大學,頗有幾分“浪子回頭”的意味。人生充滿了變數,什麼時候努力都不算晚。他曾經的“慘痛教訓”和近年來的心路歷程,值得那些比他年齡小得多的同學玩味、借鑑。

相對於陳宇,重慶科技學院36歲的“大齡”學生王瑋的故事,無疑會帶給人更多的感動和敬佩。在他很小的時候父親就去世了,母親只能靠擺地攤賺錢維持基本生活。1996年他18歲時,母親在他即將參加高考時病倒了。為了幫母親動手術,王瑋決定賣掉家中的房子,同時,他決定放棄高考出門打工,賺錢為母親治病和養家。現在難關已過,他終於靠自己的努力考進了大學,圓了自己的大學夢。

不管是陳宇還是王瑋,還是其他的“大”學生;也不管他們有着怎樣的經歷和故事,他們走進大學本身,就足以證明他們的執着和勤奮。我們都應給他們送上掌聲和祝福。

“大”學生求學路上艱辛多

“大”學生跟同學相比,閲歷更豐富、心智更成熟,較強的韌性等也都是他們的優勢。但不得不承認,年齡偏大的他們在某些方面卻也有不少劣勢。正如一些教育者擔心的那樣,無論是從記憶力、理解問題的能力還是體力方面來看,大齡學生要完成繁重的大學學習任務肯定會或多或少有一些吃力。

另外,如何適應大學生活、與老師和同窗“打成一片”,也是擺在他們面前難以迴避的問題。他們的年齡,不僅比同學大了太多,有的甚至比很多老師還大(比如今年上海海事大學錄取的50歲的常法軍)。在跟同學交往的時候,會不會存在“代溝”?跟老師溝通的時候,會不會有幾分尷尬和無所適從?

再看遠一點,當他們順利完成了學業、拿到了夢寐以求的畢業證,找工作時是否也會遇到一些困難甚至是“歧視”?如果無法在一定時間內找到相對較滿意的工作,他們會不會後悔自己選擇了一條艱辛的求學路?其他有志於加入“大”學生隊伍的大齡考生,會不會因此而受到影響,甚至臨陣退縮?

更多的人接受高等教育,有利於提高國民的整體素質,改變的不僅是其本人和家庭的命運,更會在國家建設和發展上發揮良好的推動作用。發達國家非常重視“大”學生現象,對此給予熱情洋溢的鼓勵。在英國,助學傾向支持大齡學生,通過資金支持和不斷強調教育的重要性,來全方位的鼓勵那些希望繼續學習的人,不論他們年齡多少,不管他們工作與否。而在美國,一般情況下,學校把大齡學生分為一個專門的申請羣體。一些學校並不強制要求他們通過標準化測試。對那些比較適合中國教育情況的好的舉措,我們不妨在嚴密論證的基礎上採取拿來主義。

學校和社會能為“大”學生做點什麼

首先,要幫他們真正融入大學、融入集體。據瞭解,前邊提到的陳宇,最害怕的事情就是被同學孤立。而他也不希望大家看出他有什麼不同,更不想讓同學知道他的年齡,並且希望“能瞞多久就瞞多久”。這種隱瞞雖然體現了他“渴望得到平等的對待”的心理,卻依然讓人替他捏着一把汗——真的能瞞住嗎?能瞞多久?假如有一天這個祕密泄露了,誰敢肯定不會給同學們留下“不誠信”的印象,進而造成心理陰影?因此,我個人倒是建議他能夠坦然面對自己的年齡,開誠佈公地與同學交往。但前提是,學校的老師要對此提前做好工作,必要時還要採取一些特殊方式來幫他樹立自信、引導其他同學接納這位“大”同學。比如,在他生日的時候組織一次班級的慶祝會,以此為契機在輕鬆愉快的氣氛中,將相關資訊傳達給其他人。

其次,制定適合“大”學生的培養方案。有教無類、因材施教,都是中國傳統教育理論的精髓。“大”學生有其特殊性,就應當有更適合他們的教育模式。隨着“大”學生越來越多,這個需求日漸迫切。現在,有的大學或許已經注意到了這一點,有的學校卻對此重視不夠。因此,教育主管部門應對此進行專題的調查研究,及早出台相應舉措,將對“大”學生的培養納入規範化、制度化的軌道。

另外,全社會也要為“大”學生更好學習、更好就業創造寬鬆環境,盡最大努力拋棄傲慢與偏見,解除他們的後顧之憂。

構建終身教育體系,為所有願意學習深造的國民提供不間斷、無邊界的學習機會,是現代教育理念的體現,理應成為我國教育改革的重要目標之一。讓“大”學生都學有所成、找到自己的位置和前途,需要一系列教育領域的改革來予以保障。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編輯:張潼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