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五道槓”式的“成功”能否複製?

“五道槓少年”此前曾經引發的爭議又被人重新翻了出來,他身上所表現出的成人化傾向,特別是其一副“領導派頭”的相片,以及滿嘴的“官話”,更是再次引發部分媒體和公眾關於教育理念的討論。

4年前受媒體關注的“五道槓少年”黃藝博,最近又火了一把——他將獲得的“武昌區政府獎學金”兩萬元捐給了湖北省水果湖高中樹人教育基金。他説,“學校裏有些同學家裏條件不好,這些錢不多,但是想讓更多需要幫助的水高學子感受到温暖。”

捐款是善舉,應當肯定和讚賞。不過,“五道槓少年”此前曾經引發的爭議又被人重新翻了出來,他身上所表現出的成人化傾向,特別是其一副“領導派頭”的相片,以及滿嘴的“官話”,更是再次引發部分媒體和公眾關於教育理念的討論。

“五道槓少年”成功了嗎?

一年級下學期成為班長,年年連任;二年級入隊佩戴“二道槓”;三年級晉升“三道槓”、“四道槓”;2009年10月,在武漢市少先隊總隊委的競選中,黃藝博當選為常務副總隊長,佩戴上“五道槓”……他的成長,可以説“一年一個台階”,每走一步都伴隨着同齡人欣羨的目光。從經歷和取得的成績來看,“五道槓少年”或許算得上是成功的。

可是,沒有人能隨隨便便成功,他為此也付出了很多。據媒體報道,“五道槓少年”的鄰家孩子沒事就聚在一起玩“三國殺”,但這個隊伍從來不包括黃藝博。“他不愛説話,也很少下樓”,“都不像個小孩”。明明是孩子,卻“都不像個小孩”,也難怪一直有人質疑他“過早失去了童年”。從這個角度看,他的“成功”似乎代價也太大了點兒,甚至有“拔苗助長”之嫌。

實際上,過多的社會活動和對某些東西的孜孜以求,必然會佔用大量的時間和精力,“五道槓少年”初中時的學習成績並不盡如人意,也並未考上某省級示範學校,後經其所在初中力薦,才得到破格錄取。而這也難免會引發一定的質疑:破格錄取這樣的“政治明星”,有依據嗎?對其他莘莘學子公平嗎?隨後他在高考時,還能不能享受類似的“特殊待遇”?可以想見的是,如果他依然受到了“力薦”因此進入好大學,等待他的必然是如潮的爭議。這真的是他和家長想要的結果嗎?

或許,現在來討論“五道槓少年”是否成功還為時過早。他剛上高三,恰同學少年、風華正茂,漫漫人生路才剛剛開始。是延續此前的“輝煌”,還是像傷仲永一樣“泯然眾人”,要等待時間去檢驗。

“成功”背後還隱藏着什麼?

一兩歲熟知成吉思汗,兩三歲開始看“新聞聯播”,7歲開始堅持每天讀《人民日報》、《參考消息》,從不玩遊戲,理想是“讓大家過上更好的生活”……似乎從一生下來開始,“五道槓少年”就特立獨行,擁有了與眾不同的特質。這樣的“傳奇人生”,又有幾人可比?

而此前媒體報道中的一些細節,卻讓上述“傳奇”蒙上了一層令人不安的陰影。他父親黃宏章的急躁和嚴厲在附近出了名。“他(黃藝博)要是出來玩,他爸就打他。”一羣在小區樹蔭下乘涼的老太太壓着聲音説。在一篇日記《E網情深》中,黃藝博這樣描述他的生活:“他(爸爸)總是罵我,打我,沒有諒解過我,我一直生活在痛苦中,度日如年。”因為身在機關,黃宏章能方便地接觸很多報刊,其中包括《人民日報》和《參考消息》。黃藝博進入學齡期後,黃宏章就拿它們充當兒子的識字讀物。他希望兒子以後也能當公務員。“當官發財,哪個老百姓不想?”他説。

原來,“傳奇”背後竟有着太多人為的因素,甚至還有強制和暴力的影子。這不由得讓我想起了近年來非常火爆的“童星熱”。每次看到童星參演的節目,我生出的不是喜愛,而是痛心和同情。孩子在節目中或許表現得聰明伶俐、古怪精靈,其實,這些都不一定是真正的性情流露,而是“表演”出來的,有的還是一大堆成年人策劃和“打造”出來的。而為了達到節目要求的效果、為節目招徠足夠的人氣和商業利益,孩子們付出了超越年齡的辛苦,甚至成為被折騰的對象。

這樣“成功”能否複製?

從本質上而言,渴望孩子成為“文藝明星”和“政治明星”其實是一樣的,其背後都隱藏着成年人或多或少急功近利的浮躁。一些自己不太成功的家長,將“鹹魚翻身”的希望寄託在了孩子身上;一些被某些成名故事所誘惑的家長,也將孩子當成了光宗耀祖、發家致富的工具。

只可惜,成功者總是極少數,不僅需要天賦,而且需要運氣,有時候還要懂得“潛規則”。出人頭地的孩子是極少數,大多數孩子被折騰得脱了一層皮,最終卻只能“泯然眾人”。即便是那些鳳毛麟角的成功者,卻是以犧牲童年的快樂為代價的,真的值得嗎?這是值得所有的家長和全社會都來思考的話題。

時代不同了,孩子有自己的自由和權利,不能他們的一切都由家長來包辦。孩子具有獨立之精神、自由之思想,才是現代教育的成功。一方面,這需要整個社會教育理念的轉變,摒棄應試教育和功利性,為科學施教創造更寬鬆的社會環境;另一方面,也需要教育機構和教育主管部門在對待某些特例的時候,能夠更加冷靜和理性,掌握好導向性。例如,力薦成績不合格的“五道槓少年”上示範性高中、以政府的名義向其頒發數萬元的獎學金,真的合理嗎?公平嗎?是否會激發更多家長進行效仿的熱情和衝動?

隨着社會的發展和教育理念的進步,我們最需要的是所有的孩子都有快樂的童年、整個國家的整體教育水平有質的提高,而不是熱衷於培養個別與眾不同的所謂“天才”。即使“五道槓少年”目前來看真的“成功”了,這樣的“五道槓”式“成功”也很難複製、無須複製。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