儒家文化或是治療“功利化教育”的良藥

做好了中國教育觀念的現代化,讓儒教成為內核,讓禮樂文化為今人所用,孩子們就容易成為君子式的人物,擺脱當下的“精緻的利己主義”傾向,帶來厚重的可持續發展。

據報道,對於網路時代的青少年,儒家那套似乎老掉了牙的教育理念是否依然有效?2500年前的孔子教育思想,對於解開當今中國教育的德育困境有用嗎?在社會愛心人士的捐助下,我們剛剛在山東省青州市(縣級市)完成了為期10天的公益國學夏令營。國學夏令營的課程設置突出教化功能與趣味性,全部課程包括3個模塊,每天兩節經典課、兩節禮儀課與一節才藝課。經典以《弟子規》為主,但絕不是填鴨式的教學,而是將《弟子規》中的內容生活化,設計成具體實感的生活情境。

短短10天裏發生的一切,對於孔門禮樂之教的當代意義給出了積極的答案:我們顯然低估了教化的力量。他們不但樂於遵循老師的教導行禮如儀,而且很快就適應了這種全新的生活樣式。比如節儉,經過反覆訓導,他們做得越來越好。不管是多麼小的孩子,都不許剩下飯菜,一年級的孩子也都知道將掉在桌子上的米粒吃掉。餐後,孩子和家長們要輪流幫助洗碗筷和擦乾淨桌椅板凳。從第二天開始,夏令營的人數在不斷增加:有的家長叫來了自己的弟弟,有的喊來了自己的朋友,他們希望更多的人分享家長課堂的氛圍。

儒教富含超時代價值

富含儒教精華的“中國式的教育”,到底有多少價值?相信看完這篇文章的人,都會有一個直觀而驚訝的判斷,當我們把古色古香的儒教經典、禮儀文化,真正內化到現代孩子的心中,比如,“冬則温,夏則清,晨則省,昏則定”,規範他們的言行,提升他們內在的優雅,優化他們的道德和精神,短短10天時間,他們就煥發出讓人震撼的君子和淑女的風範,懂得了孝敬父母,相互謙讓,而不再像過去一樣,只考慮自己,情感自私等等。“教育效果是最好的回答”,注重內化積累,注重禮樂和道德昇華的儒家教育,在物質化的時代,仍有不可限量的價值。

其實,這就是儒家文化、中華傳統經典的博大精深的影響力、穿透力所在。它奠基在中國文化傳統之上,注重仁義禮智信勇,注重均衡,和諧,融合,合作,包容,注重和而不同,道不同而並行不悖,越是在競爭和過於物化的環境中,就越有特殊魅力;工業文明越是先進,越應該向古老文明,追尋悠然的生命節奏、從容的律動,填補觀念現代化的中空。

所以,孔子的名言“己所不欲,勿施於人”,被鐫刻到聯合國總部大廳。1988年諾貝爾物理學獎獲得者、瑞典科學家阿爾文也説:“人類要在21世紀生存下去,必須回到2 500年前,從孔子那裏尋求智慧。”當下的教育發展,當然也需要“向古人學習”,進行實事求是、與時俱進的開拓性發展,帶來精神豐富、教育豐富,而不能扔掉了內心的敬畏和膜拜。

依此理解中國孩子的強烈共鳴,也就是很自然了,因為他們耳濡目染的就是中國文化,喝的就是長江黃河水,他們的內心已經和傳統文化建立了無形的連接,對民族文化、傳統教育理念,也有着無形的認同。只要我們及時、恰當的把傳統文化精華、教育精華,教給他們,再加上西方觀念的平等、互動等思想,他們就能得到更為和諧的精神成長、道德的進步。

做好了中國教育觀念的現代化,讓儒教成為內核,讓禮樂文化為今人所用,孩子們就容易成為君子式的人物,擺脱當下的“精緻的利己主義”傾向,帶來厚重的可持續發展。這不正是世界教育追求的最和諧的目標嗎?

當下, “十字架人才”理念目前已得到了國際社會的認同,十字架的“橫”代表西方教育的知識面寬、創造力、適應性、獨立性、敢於嘗試和實踐能力,頑皮和無所顧忌的個性;“豎”是指東方孩子的邏輯思維、知識深度、理解水平、統一規範、集體主義等。東方孩子的這種文化個性,與傳統文化氛圍,也不無關係。所以,讓儒教和中國式教育,與時俱進,積極作為,本就是教育文化多元化的必然,是民族文化自信力應有的姿態和底線。

想到了一則新聞:華東師大版《一課一練》將在今年走出國門在英國出版,原因是英國教育部門希望借鑑上海的教學經驗,以提升本國學生的數學水平。他們為什麼這樣做?也就是要吸納中國式教育的精髓。別人都在挖掘和重視中國傳統文化,我們豈能“厚今薄古”?

充分張揚儒教文化的自信力

遺憾的是,這些年,我們在“佔有”、“放眼”的過程中,吸納了較多的國際化元素,平等、共享、互動、探索等教育理念和模式,也已經成為教育常態,傳統教育精髓卻受到了忽略,比如把儒教提升到學校教育層面,並進行規範化的標準化和管理的學校,幾乎沒有。最多也就是讀讀《三字經》《弟子規》,而沒有進行深入的挖掘。光説不去做;光去誦讀而沒有內化到孩具體行動中去,儒教的“淨化人心,美化整合,提升境界”的深層次的“薰陶”和“感染”等價值功效,沒能發揮出來。值得深思。

還有一種學習儒教,也就是一味的復古。比如動不動就搞一些“洗腳秀”、“跪拜秀”,讓孩子跪拜父母跪拜校長和老師。等等。在注重現代化人格的當下,這種人格矮化,受到了強烈批評。儒教現代化做得不夠好,不夠細,未能和現代化教育理念有效接軌,受到抵制也是必然的。不是儒教不好,而是教育的理解和執行,出現了偏差。這也是應該注意的。

法國社會學家勒龐説,“脱離了傳統,不管民族氣質還是文明,都不可能存在。”黑格爾説,“歷史題材中有屬於未來的東西”。因此,當下的教育,雖然需要借鑑西方先進的教育理念,更要立足傳統、面向未來、涵養吸納、古為今用、洋為中用,對儒家經典“有鑑別的對待,有揚棄的繼承”、“從延續民族文化血脈中開拓前進”,充分張揚傳統文化自信力、自豪感,讓儒教文化釋放出時代光彩,成為世界教育文化的重要構成。

比如我們在強化分數和功利性競爭的同時,不妨將儒教精華,進行大膽的嘗試,多注重修身課程,多注重通過彬彬有禮、涵養有度的方式,提升孩子的道德素養,讓他們具備現代化的外表,也具備優雅的君子之心。比如南開中學建校伊始就開設了修身課,張伯苓校長親自登台主講,“南開中學的教學樓上有一面大穿衣鏡,鏡子橫匾上鐫刻着40字箴言:‘面必淨,發必理,衣必整,鈕必結,頭容正,肩容平,胸容寬,背容直;氣象:勿傲,勿暴,勿怠;顏色:宜和,宜靜,宜莊。’讓學生一進教學樓,就有整潔的儀容和朝氣蓬勃的精神狀態。”張伯苓教給學生的不僅有知識,更有品質和骨氣,以及坦蕩人格。所以,他的學生中才能出現像周恩來、張學良、梅貽琦這樣的佼佼者。值得當下的教育者學習。

當然,不是不讓我們學習西方,而是我們的“學習”和“借鑑”,是為了完善和補充中國理念,是“中學為體,西學為用”,而不是去除民族價值,甚至一提到傳統儒家文化,就認為“落伍”等等。沒有了民族性、本土性的厚重基礎的依託,這種所謂的“借鑑”,恐怕也會行知不遠,因為切斷了歷史文化背景、傳統道德背景。這種民族根本,才是教育現代化的不可或缺。

本期主筆

雷泓霈

教育專家,出版家庭教育專著《讓孩子自動成長》。浙江衞視新聞深一度、河南電視台、遼寧電視台等媒體特約評論員、公共評論員。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