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將網路語言當孩子的洪水猛獸!

學校專門為網路語言出台規定,是“為了孩子好”,還是“多此一舉”?是“創建文明”,還是“粗暴管理”?其實,關於網路語言的爭議,從其誕生之日起就已經開始了,至今仍未平息。

廣東省中山市一所小學近日宣佈禁用一些網路用語如“屌絲”、“尼瑪”等,原因是這些用語不文明。校方認為,一些網路流行語橫行,無形中影響兒童的言語文明,因此推出文明規範用語,目的是創建文明和明雅校園。據報道,不少家長歡迎校方的上述規定,認為處於網路時代,孩子們不知不覺就會受到一些網路用語影響。

學校專門為網路語言出台規定,是“為了孩子好”,還是“多此一舉”?是“創建文明”,還是“粗暴管理”?其實,關於網路語言的爭議,從其誕生之日起就已經開始了,至今仍未平息。

網路語言幾宗“罪”?

不僅是一些家長和老師,包括部分知名專家學者也對網路語言“深惡痛絕”。

“一些網路語言,簡直是對祖宗和傳統的糟蹋。”“百家講壇”主講人之一、武漢大學“四大名嘴”之一、着名國學專家李敬一教授痛斥現在網路上出現的不規範用語及火星文。他認為,如今網路語言氾濫,從不規範的潛詞造句,到不知所云的“火星文”,充斥網上,糟蹋了祖宗和傳統經過幾千年形成的漢語言文字體系。“我們不能隨意地去造一個字詞,漢字的奇妙是其他民族望塵莫及的。”將網路語言上升到“欺師滅祖”的高度予以痛批的,我不知道李敬一教授是不是第一個,但很顯然,這樣的指責極其嚴厲。

專家的口誅筆伐,雖然義正辭嚴、慷慨激昂,但基本上還是停留在口頭上、紙面上,不至於帶來多嚴重的後果。如果“高考指揮棒”有點風吹草動,其帶來的影響則是立竿見影的,不能不引起教育者和家長、學生的高度重視。

我所見到的最早的與網路語言有關的規定,是《2007年普通高等學校招生全國統一考試大綱》。與此前的高考考綱相比較,語文、數學、英語、政治都有變化。其中,語文變化最大,規定作文用網路語言可能會被扣分。雖然這個扣分只是“可能”,可有幾個考生敢冒這個風險在考試中使用網路語言、拿自己的前途開玩笑?此令一出,網路語言在教育領域就成了“過街老鼠”,人人避之猶恐不及。

今年高考前,河南省招生辦新聞發言人陳大琪為考生詳解高考注意事項。考前需要做足哪些功課?如何順利進入考場參加考試?答題時,哪些“高壓線”堅決不能觸碰?他表示,除外語科目外,筆試一律用現行規範漢語言文字答卷,學生答卷時不能用繁體字、甲骨文及網路語言答卷,否則肯定會影響成績。“可能”變成了“肯定”,力度和“威懾力”今非昔比,別説河南逾77萬學子噤若寒蟬,其他地方的家長和老師也會憷然而驚,以此為參照系警示自己的高考生。

網路語言到底有幾宗“罪”,反對者估計都會説出個“一二三四”來,相關專家更是能高屋建瓴、從理論和實踐的高度將其批得體無完膚。而對於教育領域而言,由於高考對網路語言沒有好臉色,其受到“排擠”似乎更是順理成章、天經地義的事情了。

網路語言是不是“洪水勐獸”?

“網路語言”果真如此“罪大惡極”、必須“一棍子打死”嗎?竊以為未必。

網路語言之所以受到很多人特別是年輕人的追捧,是因為它很新鮮、與眾不同,能夠彰顯個性。同時還有一個重要原因:網路語言激發了不少人尤其是青少年的創新慾望。從“火星文”到“蜜糖體”,很奇特很雷人,充分顯示了當前青少年活躍的思想和創新能力。他們“創造語言”,他們自娛自樂,如此而已。

時代在發展,語言實際上也在不斷髮展、不斷補充新鮮血液,網路語言和現實語言越來越呈現融合的趨勢。什麼是“網路語言”?什麼是正宗的“漢語言文字體系”或者現實語言?很難明確界定。網際網路已經成為人們生活不可或缺的一部分,很多所謂的“網路語言”其實已經跟日常用語水乳交融,滲透到了人們的日常生活中。

網路語言用的人多了,就可能約定俗成,不斷融入主流詞彙。2011年第11版《新華字典》出版時,就增添了一些新的語言和文化現象,尤其是網路用語,比如“曬”增加新釋義“展示”,多指在網路上公開透露(自己的資訊)。時至今日,誰還會把“曬”當成是單純的網路語言呢?

網路語言不是“洪水勐獸”。網路熱詞“給力”亦曾榮登《人民日報》頭版頭條。《人民日報》尚且能“給力”一把,教育者又何苦對網路語言嚴防死守、如此不“給力”呢?

對網路語言應“一分為二”看待

網路語言從整體上而言,是一種社會現象,也是語言文字發展變化的一種形態,不應對此大驚小怪,更無須上綱上線,將其上升到“對祖宗和傳統的糟蹋”的高度口誅筆伐。

當然,任何事物都有兩面性,網路語言也不例外。實際上,由於網路語言來源紛雜、部分網民素質不高,難免會泥沙俱下,出現一些問題。有的網路語言生造成語、不知所云,比如“十動然拒”之類;有的庸俗不堪,甚至內含髒字或不雅諧音,比如“屌絲”、“尼瑪”;有的甚至乾脆就是粗言穢語。

網路語言中的問題詞彙雖然只是少數,但依然造成了不良影響,也損害到了網路語言的整體形象。它們的存在,加深了社會對網路語言的反感和擔憂。對這種東西,必須“露頭就打”、堅決摒棄。

本文開頭提到的新聞,校方整理出的不文明用語包括“屌絲”、“尼瑪”等,不當語有“老大”和“某總”等,同時還提倡“您好”、“請”、“謝謝”、“對不起”、“沒關係”等文明用語。我個人認為,還是比較客觀的,也很有必要。對網路語言一分為二,去其糟粕、取其精華,無疑既能夠豐富漢語言的詞彙、促進中國語言與時俱進,也能推動社會的文明進步。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