荒唐“校鬧”何時休?

“校鬧”也跟“醫鬧”一樣,不再滿足於打打橫幅一類的“原始手段”,而是花樣百出、各逞其能,有的甚至還呈現出明顯的暴力傾向。

近日,一位老校長在媒體上發表了一篇題為《“醫鬧”入刑搞得那麼熱鬧,“校鬧”入刑為何無人關注?》的文章,再次提出了“校鬧”的問題。

他在文章中表示,“校鬧”一直是中小學校長們的心頭大患,只要當過幾年校長,幾乎都經歷過“校鬧”事件。他還稱自己就曾多次遭人持刀威脅,並被打傷住院。他認為,8月29日表決通過的刑法修正案(九)“聚眾擾亂社會秩序罪”,情節認定包括“致使工作、生產、營業和教學、科研、醫療無法進行,造成嚴重損失”。既然裏邊包括“教學”一項,那麼“校鬧”也應當入刑。

這位校長表達的觀點,當然只是“一家之言”,“校鬧”問題比較複雜,現實處置中需要面對各方的利益,如何準確界定這個概念也有一定難度。但無論如何,“校鬧”或類似行為的存在,確實給正常的學校教學秩序造成了非常大的影響,需要引起教育主管部門、司法部門以及全社會的足夠重視。

“校鬧”之烈不亞於“醫鬧”

有些家長,不管是什麼事情,都能找到“鬧”的理由。全國政協委員、華中師範大學黨委書記馬敏曾透露,元旦前夜發生的上海外灘踩踏事故中,該校一名學生不幸遇難。事後,遇難學生家長找學校要説法。校方解釋,事發當日已放假,學校沒有責任,但家長質問學校:為什麼孩子去了上海而學校沒有干預?為什麼學校在出事那天不安排課程?學校為了息事寧人,最終向其支付了一筆撫慰金了事。

現在,“校鬧”也跟“醫鬧”一樣,不再滿足於打打橫幅一類的“原始手段”,而是花樣百出、各逞其能,有的甚至還呈現出明顯的暴力傾向。2013年12月,成都郊縣某民辦學校一女生深夜想出去見網友,結果從宿舍樓二樓翻越時墜下造成骨折。事後,學生家長不僅向學校索要治療費用,還索要家長在醫院的護理費、誤工費、生活費。七八名家長住在學校不走,每間辦公室去搜找校長,見老師就罵,學校被折騰得筋疲力盡,秩序全無。

江西師範大學正大研究院院長王東林更是透露,如今除了專業“醫鬧”,還有專業“校鬧”。一旦發生學生自殺等情況,甚至有專門的“公司”,可以幫人組織“全班人馬、全部道具”到學校鬧事,包括“場面的佈置”都有講究。面對這樣的專業“校鬧”,學校無疑苦不堪言。

真是不看不知道、一看嚇一跳,繼“醫鬧”之後,“校鬧”也開始專業化、組織化、團伙化了。如果不能及時採取措施遏制這股歪風,誰知道下一步會出現怎樣難以控制的局面。

“校鬧”為何層出不窮?

“校鬧”層出不窮,原因有很多。首先,當然是部分家長自私自利、缺乏應有的法律意識。只要孩子出了事情,不分青紅皁白就將責任全部推到學校和老師頭上,不管三七二十一先鬧了再説。他們信奉“小鬧小解決,大鬧大解決,不鬧不解決”,在鬧的過程中,為了取得好的“效果”,無所不用其極,甚至不惜超越法律的底線,根本不顧及學校正常的教學秩序和其他學生的利益。他們這麼做,並不僅僅是他們宣稱的“維權”那麼簡單,歸根結底還是利益作祟,為了多獲得一些賠償或撫慰金。

其次,學校在突發事件的處理應對上可能也存在不到位的地方。出了事情之後,未能第一時間妥善處理,有時候還有拖延心態,以至於激化了矛盾、授人以柄。而當家長鬧起來,卻慌了手腳,一心想着息事寧人,步步退守,直到接受不合理的要求和條件。這無疑在客觀上助長了“校鬧”行為的滋生和蔓延。因此,各學校也應建立起相應的突發事件危機處理預案,出問題後不慌亂、不逃避,有禮有節、合理處置,最大可能地將矛盾解決在苗頭階段,杜絕“校鬧”現象的發生。

還有非常重要的一點,就是相關的法律法規尚不完善,對此並無太明確的規定。雖然教育部2002年就出台了《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對學校、學生之間責任進行了劃分,但由於只是教育部門的規章,對“校鬧”行為缺乏足夠的約束力和強制性,現實操作中經常無法落到實處。

像管“醫鬧”一樣管“校鬧”

“校鬧”多發,帶來的惡劣後果是顯而易見的。一是傷害了正常的校園秩序和教育機構的合法權益,同時也給其他學生的正常學習帶來了不良影響;二是導致部分學校為了避免和減少出事情,不得不採取了一些不科學的另類措施,比如儘量不組織春遊等集體活動,有的甚至還禁止學生課間嬉戲玩鬧,最終影響到了素質教育的推行和學生德智體美勞全面發展;三是給整個社會風氣造成了極為惡劣的影響。因此,對“校鬧”行為必須拿出管理的力度來。

其一,用好現有規章制度,比如上邊提到的教育部的《學生傷害事故處理辦法》。學校處理問題不和稀泥、不無原則退讓,守住法治的防線。教育主管部門在分清是非的基礎上,也要積極協助學校處置相關事件。

其二,建立學生安全事故處理第三方協調機制。有專家建議,可以成立政法、教育、公安、司法等部門為成員單位並吸收人大代表、政協委員、律師參加的“家校糾紛調解中心”,探索建立學生傷害糾紛第三方處置體系,統籌協調解決“家校糾紛”問題。對此我非常支持。有了第三方協調機制,就有了矛盾的“緩衝地帶”,同時也能更公開、更公平、更透明地對事故進行調查和協調,維護雙方共同的利益。

其三,儘早出台相應法規,將學生安全事故處理納入法治化的軌道。今年8月份,江西省首部學校學生安全法規 《江西省學校學生人身傷害事故預防與處理條例(草案徵求意見稿)》公佈,並向社會各界徵求意見。條例不僅對學校,還對監護人、學生、第三方的責任進行了劃分。在賠償上,條例提出建立“校方責任險制度”,學校應當購買校方責任保險。

此外,條例還制定了“校鬧”的應急處置等措施,值得其他地方借鑑。學校是教書育人的地方,絕不能任由“校鬧”肆虐。“醫鬧”入刑,對那些“醫鬧”特別是職業“醫鬧”產生了極大的震懾作用。“校鬧”何時休?如果像管“校鬧”一樣管“校鬧”,我相信那些無理取鬧的“校鬧”一定會少很多。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