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下狀元“獨樂樂”的桂冠 教育更應“眾樂樂”

7月9日,頭戴狀元帽、身着狀元服的湖北省文理科狀元和理科榜眼,分騎3匹高頭大馬,在大批羣眾的簇擁下巡遊古隆中。藉助“高考狀元”效應,激勵更多孩子勤奮努力,本無可厚非。但在教育部嚴令炒作高考狀元的態勢下,與其進行庸俗化炒作,不如多一些“與眾不同的人才觀”。

7月9日,頭戴狀元帽、身着狀元服的湖北省文理科狀元和理科榜眼,分騎3匹高頭大馬,在大批羣眾的簇擁下巡遊古隆中。據報道,這是當地旅遊節的一個活動,狀元和榜眼分別獲得了主辦方古隆中景區提供的1萬元和6千元的獎學金,而襄陽市教育局也是此次活動的聯合主辦方。2015年6月,廣東恩平的企業為當地的理科狀元獎勵了一套市價約50萬元的“狀元房”。8成網友覺得這麼做太過高調,類似的活動還是少些為妙。

藉助“高考狀元”效應,激勵更多孩子勤奮努力,本無可厚非。但在教育部嚴令炒作高考狀元的態勢下,仍頂風作案,小而言之,這是一種法紀意識淡漠;大而言之,更是坐井觀天、觀念狹隘。與其進行庸俗化炒作,不如多一些“與眾不同的人才觀”。

世界上沒有相同的兩片樹葉,每個人都藴含着巨大的強勢智慧。哈佛大學教授加德納博士的多元智能理論認為,人類的智能是多元化而非單一的,主要是由語言智能、數學邏輯智能、空間智能、身體運動智能、音樂智能、人際智能、自我認知智能、自然認知智能八項組成,每個人都擁有不同的智能優勢組合。

所以,教育在注重提高分數的同時,一定要留住、挖掘的與眾不同、創造性潛能。畢竟,未來中國科技的騰飛,靠分數,更要靠與眾不同的“人無我有,人有我優”的創新力、創造力,以及顛覆常態、否定權威、敢於挑戰、堅守另類的創造性思維。我們保留和激活了,孩子們與眾不同的個性能力,“中國創造”、 “智能風暴”就有望更強大。

朱清時的“special”成了最大競爭力?

就算是當下的高考制度還沒有巨大改變,我們仍然可以通過教育改革,留住這個“special”。比如南方科大的試驗, 2015年1月9日,南方科技大學第一屆教改實驗班畢業了。符合畢業條件的一共是28人,目前已知的收到世界名校錄取通知書的,有15名學生。

朱清時説,“我們會因材施教,注重學生個性發展,不讓學生做流水線上的產品。”“孩子們是英雄,也是受益者。……這些孩子們的special(與眾不同)是他們的最大競爭力。”留住了與眾不同的個性,這就是巨大的教育成就。

還有北京十一學校的做法,2012屆畢業生,三年前入校的中考錄取分數線排在海淀區的第6位,三年後,高考600分以上的人數位居全市前三名。上述高考成績,不是題海戰術的“戰果”,而是在保護、激發學生學習興趣,關注學生個性發展與情感需求的前提下,水到渠成的體現。

李希貴校長説,這關乎學校的育人目標。“研究學生20年後需要什麼,比關注多少學生考上北大清華重要得多”。結合學生的現狀,衝破“現實性阻力”,在教育夾縫中留住個性的空間、與眾不同的潛能,仍大有可為。

《國家中長期教育改革和發展規劃綱要》確立了“分類考試、綜合評價、多元錄取”的發展和改革方向,多元評價、創造型人才已成為人才新觀念,《國家中長期科學和技術發展規劃綱要》提出了“培養各行各業拔尖的創新人才”的要求。注重和強化個性和創造性發展,已經成為國家教育發展戰略。

讓“special評價”早落地

話雖然好説,因為很多家長更注重升學率,很多學校更注重“讓分數説話”,落實到教育實際,整齊劃一的思維,還是對個性潛能、與眾不同的思維,形成了打壓。

比如男孩子非常搗蛋,好動,在以“聽話,老師才愛你”為主要原則的評價制度下,這些孩子往往不受班主任的歡迎。比如,我的上小學的兒子被要求,課間十分鐘不讓孩子走出教室,不讓在操場撒野,更不讓孩子在課堂上提出質疑。孩子內在的個性與質疑的能力,就這樣不知不覺被扼殺了。

一項對上海、天津、重慶、南京、杭州和南昌這6個城市的最新調查結果顯示,上海教師的包容性堪憂,對學生奇思怪想的容忍度在6個城市中也是排最後的。“無畏、好奇、激情,這是一個現代人在青少年時期所必備的氣質,但目前的高中教育往往是在限制甚至扼殺學生們的天性。”久而久之,孩子就有了“綿羊的性格”,創造能力和個性,嚴重受挫。

有一個典型例證,中國中學生,屢屢能夠獲得國際奧林匹克競賽的物理獎、化學獎的金質獎章,可是等到這些“金牌選手”長大以後,請“泯然眾人矣”,創造力嚴重萎縮。“錢學森之問”就有這種質疑:“為什麼我們的學校總是培養不出傑出的人才?”與這種“分數的奴隸”,以及個性人才的缺乏,不無關係。在這種情況下,屢屢出現庸俗炒作高考狀元,也就不稀罕了。

批評這種現象的同時,更希望教育改革與評價制度,早日將對另類人才、個性的人才的賞識和欣賞,提升到制度層面,比如,有的孩子長於動手、科技創新,在中學階段就有了出眾的發明創造,這樣的孩子就是高考分數低一點,我們也應該給他們提供廣闊的成才路徑,讓另類孩子得到出頭之日。

各級各類的教育評價制度,在注重分數的同時,也注重挖掘孩子的創造潛能、個性智慧。比如對於男孩子,他們不可能像女孩子那樣,安安靜靜,非常聽話,我們把那些不聽話,甚至敢於質疑的孩子,也進行隆重的欣賞、鼓勵。個性人才,從底層到高層,都受到了重視,“八仙過海,各顯其能”不再是空話,庸俗炒作高考狀元現象,也才有望得到降温。

本期主筆

耿銀平

教師 在《人民日標》《光明日報》等多家媒體發稿有數千篇。《珠海特區報》、網易娛樂頻道、《深圳商報》“場論”等專欄作者。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