對“惡師”動用化學閹割式的重罰

“教師性侵學生”之類的惡劣行為,降低了教育公信力、污染了教師形象,更會對當事女生造成巨大的精神摧殘。社會和心理危害如此慘重,媒體批評如此不依不饒,為何仍有人滅絕人倫、鋌而走險呢?——刑罰處罰仍不夠嚴厲,甚至説社會文化,還有一定的“麻木性認同”、“愚昧的寬容”。

7月7日大公教育綜合報道,日前,據微信公號“長江新聞”記者報道,貴州畢節七星關區田壩鎮6名被校長性侵的受害者家屬,已拿到法院一審判決書。該判決在兩個月以前已做出。5月5日,貴州省畢節市中級法院對七星關區田壩鎮先進小學校長楊大志性侵6名學生案一審宣判,以強姦罪、猥褻兒童罪判處楊大志死刑,剝奪政治權利終身。

楊大志,1974年出生,原系先進小學校長。法院審理查明,楊大志多次以教做作業等理由在教室、辦公室等場所對周某、劉某等6名學生進行猥褻、強姦。被楊大志性侵的6名學生,年齡最小的只有8歲,最大的13歲。

“教師性侵學生”之類的惡劣行為,降低了教育公信力、污染了教師形象,更會對當事女生造成巨大的精神摧殘,這類孩子更容易形成抑鬱、強迫、焦慮等心理障礙、心理亞健康。媒體報道的傷害有:智力減退、性情孤僻、精神恍惚、注意力不集中、喜怒無常,嚴重的還會導致被害學生性格自閉、精神失常或自殺。

成人後難以和他人建立信任、親密的人際關係,害怕與異性接觸,或出現多重性格等。比如,“重慶潼南縣太安鎮中學尤某採取威逼手段,長期強暴表姐芳芳,而尤某每次強暴芳芳時,還強迫蘭蘭在一旁觀看。由於不堪凌辱,姐妹倆選擇投河自盡”。“某位曾遭受過性侵的女子,30多歲仍然單身,當年的傷害讓她仍心有餘悸”。一個罪惡的性侵,會毀掉女孩子的一生,這樣説,一點都不誇張。

社會和心理危害如此慘重,媒體批評如此不依不饒,為何仍有人滅絕人倫、鋌而走險呢?——刑罰處罰仍不夠嚴厲,甚至説社會文化,還有一定的“麻木性認同”、“愚昧的寬容”。

強姦變嫖宿 受害兒童尊嚴被掠殺

按照《刑法》規定:“以暴力、脅迫或者其他手段強姦婦女的,處三年以上十年以下有期徒刑。姦淫不滿14週歲幼女的,以強姦論,從重處罰;強姦婦女、姦淫幼女,有情節惡劣、強姦多人、當眾強姦、輪姦、致人死亡等情形之一的,處十年以上有期徒刑、無期徒刑或者死刑。”

也就是説,對“教師性侵學生”犯罪分子的最高刑罰,一般就是10年。明明已對社會公序良俗,構成嚴重威脅,具有姦淫幼女、童女等殘忍情節,仍沒有因為“教師”、“幼女”、“童女”等特殊身份,進行法定的從重和從嚴,未受到“罪加一等”的處罰。法律未能將對未成年女性的保護,和成年女性區分開來,未能為未成年女性,設置特殊的“保護通道”。因為性侵學生被排除死刑的,很少。刑罰過輕。助長了犯罪分子的瘋狂動機。

刑法第360條第2款還有一個“嫖宿幼女罪”: 嫖宿不滿十四周歲的幼女的,處五年以上有期徒刑,並處罰金。“嫖宿幼女罪”成了單獨的刑法罪名。容易成為犯罪分子逃避嚴厲刑罰的掩體,“有權有錢有勢的人強姦幼女結束後,扔錢而將強姦的性質變更為嫖宿”,對當事女生構成了更為嚴重的不公和尊嚴掠殺。

再加上受害女性和家庭,為保全名聲,多不敢聲張,不願主動維權,甚至提出“私了”,助長了犯罪嫌疑人的罪惡動機、僥倖心態。讓“教師侵害女生”成了社會的痛,僅僅在 2013年的20天內,國內至少有8起校園內猥褻幼女案:5月8日,海南萬寧校長和房管局工作人員帶6名小學女生開房事;5月15日,安徽潛山校長12年性侵9位女童;5月18日,安徽舒城男教師猥褻7歲女生;5月20日,山東青島幼兒園保安猥褻兒童事件:5月21日,河南桐柏一位54歲小學教師性侵多名女生;5月21日,湖南嘉禾小學老師猥褻多名女生;5月22日,廣東雷州小學校長性侵2女生;5月27日,廣東深圳一名老師猥褻4名學生。未成年女性遭受性犯罪侵害的形勢非常嚴峻。

打擊“惡師” 實施化學閹割式的重罰

打擊“惡師”,除了提高女孩子們的自我防範意識、強化學校管理制度等,更應加大對犯罪嫌疑人的刑罰,比如修改相關的法律條款,強化對未成年女性的保護,特別強調“性保護意識”,將未成年人女性,和成人女性區分開,對“教師”侵犯“幼女”、“童女”等行為,進行重罰,或者終身監禁,或者讓其承擔“終其一生”的名譽損害,付出沉重的代價。甚至承受“死刑”的代價。有了“違法高成本”的嚴厲威懾,一次犯罪,終身承擔,其囂張氣焰就有望得到遏制。

不少國家對此類行為,多有“嚴罰”:美國許多州的法律明文規定,只要與14歲(有的州是1 6歲)以下的兒童或少年發生性關係,無論對方是否自願,一律按強姦罪處理。罪犯刑滿釋放後,相關犯罪記錄會在網際網路上公佈,伴隨其一生。根據美國最嚴厲的反生侵法——《梅根法》的規定,法院對性侵兒童者多判處較重的監禁刑,有的多達一百年。除了苛以重刑外,對性侵兒童者獲釋出獄後的監管也有明文規定,以此加強對兒童的保護,即性侵兒童者無論搬到美國任何地方,都必須先到當地警察局註冊備案,相關記錄將被公佈,減少性侵兒童再犯的可能。

韓國曾將兒童性犯罪的最高刑期由15 年調至50 年。2011 年7 月,韓國首部針對嚴重性犯罪進行化學閹割的法案獲得通過。2013 年5 月21 日,韓國法務部首次對孌童癖慣犯樸某正式實施藥物閹割,為期3 年。

在新加坡,性侵害兒童不但要被判入獄,還可能受到“鞭刑”,用寬板藤條打,以打臀部為主。罪犯身上會留下一輩子都消不掉的疤痕。

“監禁多達一百年”,徹底杜絕了犯罪分子繼續作案的可能性。“化學閹割”、“臀部的鞭刑”就更是一種羞辱性懲罰了,形成巨大的社會壓力、輿論撻伐,讓犯罪分子產生精神上的威懾感、終生負疚感。

如果我們的懲罰,也提升到了這種嚴厲程度,“教師性侵學生”等不良現象,也許就有望得到糾正。

本期主筆

雷泓霈

教育專家,出版家庭教育專著《讓孩子自動成長》。浙江衞視新聞深一度、河南電視台、遼寧電視台等媒體特約評論員、公共評論員。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