亞裔父母的“名校崇拜情結”成為壓垮子女的重負

與其他族裔相比,亞裔父母有着近似瘋狂的名校崇拜情結。一旦孩子跨入名校大門,他們的父母便“功成名就”,餘生從此被名校的光環籠罩。而在父母執着的“名校崇拜情結”重壓下,一些子女不堪重負,甚至被壓垮。


與其他族裔相比,亞裔父母有着近似瘋狂的名校崇拜情結。如今在以中國、印度和韓國為代表的亞洲國家裏,本國的名校已經不能滿足那裏的富豪和中產階級,哈佛、斯坦福,常春藤,牛津、劍橋,這些“閃着金光”的歐美名校成了他們追逐的目標。很多孩子從降生的那天起就被父母推入一場長跑比賽,而比賽的終點就是這些名校。一旦孩子跨入名校大門,他們的父母便“功成名就”,餘生從此被名校的光環籠罩。

但是,對於很多家庭的孩子來説,這是一場父母為主導的“成年人”的遊戲,孩子在其中是被動,甚至被迫的。在父母執着的“名校崇拜情結”重壓下,一些子女不堪重負,甚至被壓垮。下面兩條最近在美國發生的新聞就印證了這一點。

 被哈佛、斯坦福聯合錄取?韓裔女生編織謊言成“國際醜聞”                  

本月初,韓國各大媒體報道了一位“天才少女”的傳奇故事,這位在美國上高中的韓裔女孩Sara Kim因着各種耀眼的成績被眾多美國名校錄取,並獲得哈佛和斯坦福這兩個頂尖名校全額獎學金,最神奇的是,哈佛和斯坦福為了爭奪她,竟然放下身段,達成協議,同意她在兩所大學各讀兩年。這條新聞如同一朵奇葩,在一個瘋狂崇拜美國名校的國度裏迅速地怒放開,接受着無數人的讚賞,甚至膜拜。

這個新聞很快跨過太平洋,傳到Sara就讀的高中附近的韓國人社區,應了那句老話兒,“揭短怕老鄉”,在一片質疑聲中,終於有韓國媒體醒過神來,覺得有點不對勁。於是在一番難度並不高的調查核實後,真相大白,奇葩凋零。

所有的一切都是Sara自己編造的!包括滿分的SAT成績、高中年度優秀畢業生、4.60的GPA成績(實際上她所在高中最高成績是4.57)、還有Sara炫耀的臉書(Facebook)創始人扎克伯格打給她的鼓勵她上哈佛的電話,最讓人大跌眼鏡的是為了證明自己的謊言,Sara還向媒體提供了“自制”的哈佛和斯坦福的錄取通知書。當有人開始質疑的時候,Sara又假借哈佛一位數學教授之名給自己高中幾乎所有的同屆同學發了一封力挺她的電子郵件,筆者(遠方)的女兒看了那封郵件後説:“這不可能是一個大學教授寫的,倒像是一個生氣的高中生的口吻。”正如人們常説的,一旦説出第一個謊言,接着就要製造出一百個謊言來圓它,而謊言越多,被戳破的機率越大。

最後,Sara的父親承認“到現在為止,唯一真實的事情是Sara確實是上了托馬斯傑斐遜高中”,這位父親不得不在韓國媒體上為製造了這個國際醜聞而道歉,他説為所有的錯誤負責,並説自己之前完全不知道這些都是女兒編造出來的,他還認為女兒是患了“説謊狂症”。

很多美國媒體在報道這個新聞時特別介紹了Sara所在的托馬斯傑斐遜高中。這所位於弗吉尼亞州的全美明星高中,儘管是公立學校,但卻是要通過考試才能進入的,競爭非常激烈。在這個學校裏,只被一所常春藤大學錄取都不足以令學生和家長自豪,正如學校的學生服務主管布蘭登所説:“我們祝賀那些橫掃八個常春藤大學的學生,那是所有學生的標杆,這裏的學生誰也不甘人下。這樣的氛圍給他們帶來的是緊張和焦慮。”這個學校下個學年的新生中以韓、印、中為主的亞裔將佔到70%,可以預見,競爭將愈加白熱化。華盛頓郵報認為Sara煞費苦心炮製謊言的原因,是來自學校、家長和同學的鋪天蓋地的壓力和青少年對自身成功不切實際的期望。

除了學校的資訊,遠方又通過網路查詢,在眾多的資訊中梳理出Sara的家庭背景。Sara的父親是韓國一家全球在線遊戲公司的高級主管,母親陪着上托馬斯傑斐遜高中的女兒住在北弗吉尼亞州的韓裔社區。在那個社區裏有大量這樣的韓裔家庭,父親在韓國賺錢,母親陪着兒女,目的就是上這所明星高中,或者附近的私立學校。我們可以描畫出Sara的成長軌跡,在韓國出生長大,被父母一路推進美國明星高中的她,足夠聰明,可是又不足以達到父母預設的目標。她深知父母要的是什麼,所以投其所好編造出被哈佛斯坦福同時錄取的驚天謊言欺騙父母。哪知道她的父親虛榮心爆棚,迫不及待地把這“特大喜訊”加上女兒的“輝煌成績”爆料給媒體,在有人質疑的時候這位父親居然要與人家對簿公堂,於是,Sara只好陪着父母繼續編制“神話”,直到墜入醜聞的深淵。

在這件事中讓人費解的是Sara的父母,他們有足夠的經濟實力把女兒送進在韓國令人羨慕的美國高中,卻對女兒缺乏應有的關愛和了解,以至於輕易被謊言欺騙。更留下笑柄的是韓國媒體,在國際化資訊發達的今天,居然缺乏足夠的常識,為謊言推波助瀾。其實這些折射出的是一個民族對名校的狂熱和虛榮心。

如果説上面這則新聞是一出鬧劇和醜聞,那麼下面要説的則是一起令人唏噓的悲劇。

 名校畢業生不堪投行壓力輕生 其父撰文反思教育失誤                  

4月16日,著名投行高盛舊金山支行印度裔分析師Sarvshreshth Gupta在連續工作至少兩天兩夜後跳樓自殺死去。一個月後,他的父親Sunil Gupta在華爾街綠洲網站(Wall Street Oasis)發表了《永生之子》(A Son Never Dies)悼念兒子。通過這篇文章我們可以看到這位令人羨慕的躋身世界頂級投行的年輕人的成長、掙扎和走向死亡的足跡。

Sarvshreshth1992年出生在印度,他的父親當時供職於一家頂級報社,在這樣一個有房有車的中產階級家庭裏,他備受寵愛,也揹負着父母的全部希望。他一如父母所願那樣成長着:聰明好學,嘗試各種運動,在首都最好的公立學校上學,併成為學校裏屈指可數的學生領袖。後來還作為學校辯論隊的一員參加全國和世界範圍辯論比賽,成為學校老師矚目的焦點。最終在高中畢業的時候他被美國常春藤名校賓夕法尼亞大學久負盛名的沃頓商學院錄取。

讓兒子進入常春藤是父親夢寐以求的心願,如今夢想成真,父親感到自己因此達到了人生成功和喜悦的巔峯。整個家族為之慶祝,父親沉醉在“光宗耀祖,光耀門楣”的快樂中。四年過去,Sarvshreshth是精英大學的畢業生,有着令人豔羨的工作,因為他已經拿到了高不可攀的高盛三藩地區投行部的offer,用父親的話説,“還能有比這更極致的快樂與成功嗎?”

然而造化弄人,就在今年四月,在工作不到一年的時候,這個在別人眼裏優秀成功前途無量的年輕人,卻從自己居住的公寓樓上縱身一躍,為生命畫上句號。據悉,他是在連續工作兩天兩夜後,帶着難以承受的疲勞和焦慮自殺的。

他的自殺對於他的父母無疑是毀滅性的打擊,他父親的信裏,對他出生的喜悦、對他成長的自豪溢於言表,對他倉促離去的痛苦更是催人淚下。可是在這封信裏也透露了這一悲劇形成的一些端倪。

在兒子中學時代學業突出的同時,父親意識到“儘管他聰明太多,善於沉思,做事耐心,但卻沒有我身上的那種活躍,我那種與人攀談的能力,我那種自信(有時快要達到自負的邊緣)和我那種與陌生人交流的能力。我觀察到了這些差異並決定不去理會這些,讓自己相信他的那些長處對於在生活中獲得成功是更重要的。那時候,我忽視了他性格中最重要的一面,以致最終給我帶來了今日的無盡痛苦,折磨我的餘生。”

上了大學,兒子的個性與周遭的環境發生了更大的摩擦。“在那裏他遇到了幾個我沒有給他準備過的挑戰。而這些他所沒有的品質,開始給這年輕的男子漢帶來精神上的痛苦。他缺乏與人攀談、跟人交友、閒聊隨扯、化小為大的自信。他太單純了,靦腆而羞澀,而且用通俗的話來説,他不是那種商海沉浮的精明人。可是他從不和我談起這些事兒。他常常向他母親抱怨:‘媽媽,我沒法跟其他學生融到一起去。’”

當兒子“光榮地成為高盛的一員”時,世界頂級投行的光環給父親帶來榮耀,卻給兒子帶來不適、疲勞、痛苦,直至最後的悲劇。從一月中旬起,他開始抱怨:“這工作不適合我,太多活兒要幹,時間又太少。我真想回家。”而父親“正如也許所有父母都會那樣反應,我們開導他繼續下去,因為這種艱難時期在高壓的工作環境中是難免的。”他鼓勵兒子“雄心勃勃,加油接着幹吧。”

三月下旬兒子的承受達到極限,他沒有徵求父親的意見就遞交了辭職信,並表示要回印度,找回青春,吃家裏的飯,去健身,幫助管理爸爸開辦的學校。這一切與父親心中望子成龍的要求相差太遠,也會讓父親一直享受的光輝褪色,所以父親非常失望。之後高盛希望他重新考慮辭職一事時,迫於父親的壓力,Sarvshreshth又回到公司繼續緊張疲勞、無休止加班的工作。

4月16日加州時間凌晨2點40分,他給父親打電話説:“活兒太多了。我已經兩天兩夜沒閤眼,明早還有一個客户會議,我得完成一次展示,副總已經不高興了,而我正在辦公室裏一個人加班。”儘管父母一再關心勸慰,可是最終沒有攔住兒子走向死亡的腳步,一個多小時以後,他,自殺了。

Sarvshreshth的父親以飽含深情的文字表達了真摯的父愛,也坦率地剖析了自身的問題。他忽略了兒子性格中的特質,一味把他朝自己認為成功的方向上去推。在兒子脆弱需要幫助的時候,他卻盲目地讓兒子去堅持,不肯接受他認為的“失敗”。面對兒子英年早逝的悲劇,這位“望子成龍”的父親對自己的過錯追悔莫及。

 遠方感言

這兩條新聞的主角雖然是韓國裔和印度裔,可是從中可以看到我們華人家庭和社會的影子。國內家長和學生對歐美名校的熱情一年高過一年。前一段讀到一篇文章,説一位媽媽帶着12歲的女兒來到北京一家有名的培訓機構求學,這位媽媽直言不諱地對老師説:“我的目標是讓我女兒進哈佛。”可以説口氣中透出的堅定執著絕不輸於韓國虎媽印度虎爸。現在越來越多的家庭傾舉家之力把孩子推向美國大學,可是父母對美國教育的瞭解又少得可憐,言必哈佛耶魯斯坦福常春藤,卻不知那裏還有眾多各具特色的大學提供着優質的教育。

據説在一些有名氣的高中裏,如果沒有被美國排名二十以內的大學錄取,學生和家長都會覺得不好意思。而一些更有實力的家庭,已經開始步韓國人後塵:爸爸在國內賺錢,媽媽陪着孩子在美國讀高中,甚至初中。每年歐美大學放榜之際,那些拿到名校通知書的學生們便成了各路媒體熱炒的對象,那些以“哈佛女孩”、“常春藤捷徑”為名來抓眼球的書籍受到追捧,很多家長甚至以此為“教科書”把“別人家孩子”成功的“祕籍”生搬硬套在自家孩子身上。

世風如此,無關對錯,不過走在同一條路上的人們也會達到不同的終點。遠方希望被裹挾於潮流之中的父母們依然保持清醒的頭腦。社會和父母定義的“好的”學校不見得是適合孩子個性特長和理想的“對的”學校,父母心中定義的成功的人生不見得是能給孩子帶來幸福的人生。

孩子努力和奮鬥是在奔向自己的理想,而不是為了成就父母的夢想、成全家族的門面。金錢和時間的投入並不能代替以尊重和理解為主的父母之愛,沒有尊重和理解,越強烈的父母之愛越會變成沉重的負擔壓在子女的身上。這樣的愛會讓孩子不堪重負,輕者人格扭曲,重者身心俱毀。

願韓裔女孩的醜聞和印度裔男孩的悲劇不在我們華人孩子的身上發生,而能夠制止這一切的是站在孩子背後的有智慧的父母。

(本文部分內容參考胡禛翻譯的《永生之子》)

本期主筆

遠方
旅居美國十幾年的華人教師,現在當地高中教授漢語,長期關注教育及文化問題。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