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考在進步 依然難掩血腥味    

高考前一天,女兒劉思,還是給父親發來短信,讓父親放心。然而,劉思還不知道,父親已經去世10天,自己正在按照父親的心願,迎接高考。高考——國之重器,因為它可以直接決定很多人的命運,是中國基礎教育唯一的“指揮棒”。可是,為了高考需要,我們已經尊嚴、親情、和諧、幸福和舒暢,都仍到一邊兒。        

據報道,“爸爸,你要注意身體,我會好好考試的。”6月6日晚7時55分,高考前一天,女兒劉思儘管沒聽到父親熟悉的聲音,還是給父親發來短信,讓父親放心。 6 月 7 日 中午,劉思母親李紅像平常一樣給女兒打了一個電話,詢問了一下女兒考試情況,説了一些鼓勵話語,就匆匆掛斷電話。電話一掛斷,李紅再也控制不住悲痛,淚水奪眶而出,在殯儀館放聲痛哭起來......此時,劉思還不知道,父親已經去世10天,自己正在按照父親的心願,迎接高考。

 “血腥味”的高考                  

高考——國之重器,因為它可以直接決定很多人的命運,是中國基礎教育唯一的“指揮棒”。凡是家有考生者,凡是想上國內名校的孩子,無不把它放到至高位置,頂禮膜拜。比如高考前的“拜樹神”、“拜孔子像”,讓這個平常的選拔性考試,多了一些宗教化氛圍。        

平等才有親切,平視才有內心的共鳴與幸福。將“高考”祭上“神壇”,教育應有的磁力、魅力、感染力,以及富有生活氣息的“夥伴性”,就會蕩然無存,而成為一種“教育強暴”、“精神強迫”,容易出現一些“扭曲的人”、“扭曲的事”。

比如,我們可以為了考試需要,將孩子都“捆”到教室裏,就像那個叫“毛坦廠中學”的“亞洲最大的高考工廠”,“這所地處大別山下的偏僻學校,除了學習似乎一無所有,就像生產流水線一般心無旁騖”、“每天16個小時,循環往復”,而孩子本身是好動、好奇、好玩,得到了“好成績”,我們卻抹殺、扼殺了孩子的天性、個性以及野性。很多孩子已經不會質疑,不願主動問問題了:逆來順受,死記硬背,被馴化成“聽話的教育木偶”,好嚇人啊!

以上是“時空上的鉗制”,還有“思想上的約束”。比如有一道語文填空試題,“雪化了”,可能變成什麼?標準答案是“變成水”。有學生回答説出了“詩意的答案”,“變成了春天”,卻被判錯!因為當下的考試和命題,太注重整齊劃一,而將孩子的發散性思維、個性,以及特立獨行的怪異思維、求變思維,都給封死了。在高考這個“大工廠”裏,“聽話”是最必要的訓誡,“中規中矩”是亙古不變的主題,大腦就容易成為“固化的水泥”、“封閉的肉球”。                

還有帶有血腥味的勵志標語:“提高一分,幹掉千人”, “累死你一個,幸福你一家”、“扛得住給我扛;扛不住,給我死扛”。            

為了高考需要,我們已經尊嚴、親情、和諧、幸福和舒暢,都扔到一邊兒。出現“男生高考前父親患肝癌去世,母親忍痛瞞消息”;“上饒廣豐:兄妹高考完才知父親已去世”;“高考結束她才知父親兩月前已離世”等殘忍做法,也就成了稀鬆平常。                

 莫讓孩子淪為孤獨的“高考狗”                      

愛因斯坦曾經把那些過分注重專業發展,而忽視“人”和興趣的發展者,稱為“專業狗”:“學生必須對美和良好的道德有深切的感受,否則僅有專業知識的學生更像是一條經過良好訓練的狗而已。”愛因斯坦的説法未免尖鋭,但是其所崇尚的教育理念卻是值得推崇的。        

同樣的,如果我們的孩子忽視了親情,因單一的學習而失去了快樂,導致沒有感受美和幸福的能力,那麼我們的孩子將淪為可悲的“高考狗”。這些年,內地孩子的心理髮展傾向不容樂觀,出現較多的憂鬱症、強迫症和焦慮化傾向,這些現象不得不部分地歸因於考試的壓力和激烈的競爭。                

作為過來人,我曾經在1990年、1991年、1992年,連續參加三次高考,至今在夢裏,仍會夢到高考試題不會做的“無助的恐懼”。高考,它的確深深地“傷了我的心”。留心周圍參加高考者,也多有這種經歷,十幾年或二十幾年後,還有此類噩夢。因為這種壓力已經沉澱到了潛意識,不好清除。因此,在準備高考的同時,家長和學校更應關注考生心理健康,去高考特殊化,讓學生迴歸正常生活的軌道。                

當然,今天的高考與過去相比,有了不小的進步,比如考試命題的社會化,評價制度的多元化等等。但高水平大學教育資源的稀缺使其競爭的激烈性和壓力性改觀不大。這個特點不能及時剝離,它在“擠壓”出所謂的學習興趣的同時,留下的也多有傷痕傷疤。我們《致青春》的記憶中,只有傷感和淚水,這樣的奮鬥和競爭,確實不能叫“精彩”。                

本期主筆

雷泓霈
教育專家,出版家庭教育專著《讓孩子自動成長》。浙江衞視新聞深一度、河南電視台、遼寧電視台等媒體特約評論員、公共評論員。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