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裔生不堪壓力自殺 還原美國高中教育真相

1月24日,美國加州戈恩高中一名華裔男生自殺身亡。一位教授回憶自己的高中生活時説:“都説成年人的世界殘酷,但想想我沒見過比高中生更殘忍的人羣了。”

戈恩高中是北加州灣區頂尖公立高中之一,這裏的畢業生很多進入斯坦福大學,但同時這所學校也以學生壓力巨大,自殺率高而聞名。從去年10月下旬到現在,不到三個月的時間裏,該校已有三名學生自殺。        

這名華裔男生的自殺在美國華人社區引起極大關注。人們從對自殺個案的討論漸漸擴展到對華人家長的教育模式、華裔高中生在學校面臨的種種問題的反思。


為紀念自殺身亡的學生,人們獻上鮮花 資料圖

筆者認為了解美國高中生面臨的問題對於華人家長,包括國內小留學生家長來説都極為重要。美國高中與老留學生一代經歷過的國內的高中,以及現在國內的高中都有很大的不同。

美國高中有四個年級,就是説在國內上初三的學生,在美國就得到高中去混了。而美國的高中的教學方式和大學很相似。學生沒有固定的班級,更沒有固定的教室。除了要求上的必修課外,學生們還有大量的選修課,一堂課上常常有來自不同年級的學生。如果一個學生一天有六堂課,那就意味着他要去六個不同老師的教室。老師們更多地關注學生在自己課上的表現,對某個學生的總體情況缺乏瞭解。儘管學校裏有學生顧問(counselor),可是學生顧問又不是任課老師,在一些大的公立學校裏一個學生顧問要負責好幾十人甚至上百人。

中美高中之間很多的差別是老師的管理和權威上。在中國,對學生事務的干涉是比美國老師要厲害得多的。學生早戀請家長,拉着學生語重心長的長談,這在美國絕對稀有。亞裔文化比較尊師重道,學生服從老師被認作理所應當的事情。而美國學生的服從意識則淡漠得多,所以老師對學生客客氣氣,極少介入學生的私人生活。

上述這些都表明美國高中這種鬆散的管理更趨於成人化,正面地説是尊重學生的個性,培養他們的獨立性。負面的結果是學生中存在的問題,特別是人際關係和社交方面的問題不能被及時發現、解決,或者説是很難找到解決的途徑。曾有一位美國教授在回憶自己的高中生活時説:“都説成年人的世界是殘酷的,但是想想我沒見過比高中生們更殘忍的人羣了。”

下面是筆者瞭解到的一些普遍性的問題,其中一些對華裔學生來説更嚴重、傷害更深。

 學業和升學壓力        

很多國內的家長為了讓孩子避免面對高考的過度疲勞競爭把孩子送到美國讀高中,希望孩子能在輕鬆的氛圍中順利進入好大學,這其實是一種錯覺。斯坦福大學教育學院的丹尼斯·波普教授就指出:“不要認為美國的學生生活在天堂中,如果你曾經這樣想過,那麼,現在改正過來。美國學生壓力也很大,他們除了搞好自己的學業,還要兼顧很多課餘活動,如果你在中學時沒有加入過什麼社團,也沒有什麼特長,沒有一所大學會錄取你的。”

現在特別是在美國東西兩岸華人聚居的地區,高中生的競爭更是白熱化。學生們計較與同學之間GPA成績到0.01的差距,很多人學十多門AP課以外,還要參加幾個社團,參加樂隊、運動隊,每週花幾個小時做義工、搞科研,這樣下來很多高中生的睡眠只有4、5個小時。像上面提到的戈恩高中,亞裔學生比例達到42%,被稱為是史坦福的“種子學校”,競爭的激烈程度可想而知。    

美國教師聯盟網上健康調查結果發現,壓力過大對個體身心健康極其有害,尤其是對於成長階段的高學生來説。內在心理上的變化通常包括暴怒、抑鬱、無休止的緊張和焦慮、對人缺少關注以及自殺傾向、青春期精神分裂症、選擇性緘默症傾向(部分學生為此而休學)等。研究者還發現,學生壓力過大還會導致一些無理由的攻擊行為。      


對於華裔學生來説,某些霸凌與種族歧視有關

 校園霸凌(bully)現象        

“霸凌(bully)”,在美國大多數時候是指在校學生中存在的欺負人的現象。在高中,直接動手的打架鬥毆並不多見,更多的是語言上和在人際關係中的表現。比如筆者認識一個白人女孩,她在高中長跑隊。高中有規定,運動員吸食大麻等毒品就要被開除,這個女孩把一個隊員吸大麻的事告訴了教練,那個學生被踢出長跑隊,而這個女孩則遭到“霸凌”,被孤立,不斷的諷刺嘲笑挖苦,女孩最終得了嚴重的抑鬱症,兩年時間,直到高中畢業還在看心理醫生。

對於亞裔學生來説,有些“霸凌”與種族歧視相關。在美國儘管在公共場合公開的種族歧視行為和言論是不被允許的,可是在高中生裏還是時有發生的。著名歌手王力宏提到過高中時在操場被同學説“Chinese, Japanese, dirty knees”(中國人,日本人,髒膝蓋)。還有些人會對着亞裔學生做鬼臉、故意用怪聲怪調模仿中文,吵架時甚至會説:“滾回中國(日本/韓國/越南等等)去!”去年12月,俄亥俄州的一個被領養的華人女生就因為受到同學言語、肢體及網路上的侮辱,其中部分是針對她的華裔身份進行攻擊,最後開槍自殺。      

一般來説,越是國際化多元化的地區這種帶有種族歧視色彩的霸凌現象越少。

 戀愛和失戀挫折        

筆者在美國高中課堂上曾問學生們誰有男/女朋友,近半數學生大大方方地把手舉起來,有的還特地告訴我情人節給戀人買了什麼禮物。我們不去討論高中生早戀的對錯與否,但是毋庸置疑的是,未成年人沒有足夠的理性控制自己的情感,更很少想到責任義務。高中女生懷孕墮胎現象屢見不鮮,失戀後無法調整面對的也不少。去年西雅圖市以北一所高中發生槍擊事件,1名失戀的男生在學校餐廳開槍報復女友和情敵,打死1人,打傷4人後自殺身亡。      

 榮譽方面的挫折感        

亞裔,特別是華裔學生很多在學業上(包括才藝和比賽)非常優秀突出,若是在國內高中,這樣的學生一定是受到老師好評、同學尊重的、學校重視的。可是在美國的很多高中這樣的學生常常被貼上書呆子的標籤。學校裏的風雲人物不是這些成績優異、多才多藝、拿獎拿到手軟的學生,而是那些身強體健的運動員和啦啦隊成員。比如在一些高中的走廊牆上,掛滿學校各個運動隊和歷年來得過獎的運動員的照片,讓人產生來到“體校”的錯覺,可是每年得到國家優秀高中畢業生獎的學生卻沒有享受這樣的待遇。在這樣的學校氛圍裏,有些拔尖學生甚至會故意拉低自己的成績以免被孤立。      

遠方提醒:除了上述幾方面外,還有一些問題,如同學朋友關係、師生關係、毒品問題、小留學生的孤獨感等等,如果出現問題,都會給孩子帶來困擾。無論是在美的華人家長,還是國內的小留學生家長,只有多瞭解美國高中的問題,才有可能換位思考,瞭解孩子的處境,對孩子進行有的放矢的溝通與幫助。與上好大學相比,孩子健康的身心更重要。如果只關心孩子的學業而忽略了心理情緒健康,無疑是本末倒置的。      

本期主筆

遠方

旅居美國十幾年的華人教師,現在當地高中教授漢語,長期關注教育及文化問題。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楊璐

  • 策劃:楊璐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