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教育應多些張伯苓精神

張伯苓先生的教育思想有諸多地方可圈可點,單是這種“清廉自守不愛財”,就有巨大的教育效應、教育影響力。

據報道,1919年,由嚴修、張伯苓秉承教育救國理念創辦的綜合性大學南開大學正式在天津正式成立。日前,南開大學迎來了她第96個生辰。

南開校慶,不凡多學學張伯苓的“不愛錢夠用就行”。他一生從國內外給南開募集的款項數以千萬計,而且多屬個人行為,他提留若干入私囊,別人不會知道,也不會過問;但他絕不肯、也不屑於這樣做,而是分文不差地收入南開的賬户。很多人就是由於敬佩他辦學的毅力和純潔高尚的品德而慷慨解囊的。張伯苓去北京辦事,永遠坐三等車廂,每次都住在一家一天一元錢,管吃管住的小店。 張伯苓性喜安靜,但不刻意追求居住的舒適與安逸,當時他的名氣已經很大,可是仍然居住在西南角平民區的簡陋住宅裏。一次,張學良將軍慕名來訪,汽車在土路上跑了幾趟也沒找到“校長公寓”。事後張學良驚歎説:“偌大大學校長居此陋室,非為始料,令人敬佩!”1951年 張伯苓在天津病逝,留在他身上的,只有幾元準備乘電車的零用錢。

張伯苓先生的教育思想有諸多地方可圈可點,單是這種“清廉自守不愛財”,就有巨大的教育效應、教育影響力。

“不愛錢的教育家”,本身就是一本厚重的道德教材,幫助青少年立德修身,完成精神上的直立行走。錢是價值的體現,學校辦學當然也需要錢;錢更是身外之物,愛錢可以,不能因為追求金錢,而忘了最起碼的教育品格、社會人格。更不能陷入功名利祿的陷阱,在學生身上使勁揩油,扔掉了教育公益情懷,應該做出的必然的教育擔當。

張伯苓在社會上積極募捐辦學資金,卻不愛錢,將更多的愛,從金錢方面,轉移到國家和教育方面,比如在抗戰中亮出“中國不亡,有我”的愛國口號,鼓勵青少年在惡劣環境下,努力學習,絃歌不輟。讓崇德、愛國,在南開得到了深厚的落實,“我們所以能負此時譽,決不是因為我們校舍比別人大,或是學生比別人多,實際還是靠我們所產之果子和品質精良,因為諸君出校後在社會各方面,都能穩定從事,人格上、學問上又能奮鬥向上”。

學生更願意胸懷國家,清廉自守,淡泊名利,勇於擔當。據中科院院士、南開大學教授申泮文統計,南開大學和南開中學畢業生中,不僅有共和國總理等國家領導人,還有名作家、名醫生、名大學校長,僅兩院院士就超過百人。南開學生走到大街上,不穿校服,僅憑姿態、儀容與神氣,公眾就能認出來。很多名人卻願意把孩子送進南開學校。私立南開大學,因為張伯苓而成為了國內一流名校,這是非常巨大的教育成就。

“不愛錢的教育家”,更能讓教育,擺脱僵硬的技術化層面,登堂入室到藝術化層面,創造出深厚的教育效果。教育是“造人”工程,只有讓教育釋放出美偉強力,才能讓青少年得到真正的成才。這種無形的薰陶和影響,也才是教育的真諦所在:沒有技巧,沒有言語,行不言之教。就像張伯苓,有機會為自己謀求利潤回報,卻堅守清白;可以得到相應的報酬,卻仍然分文不取。不簡單分文不取,而且,還非常“摳門”,將更多的錢,用到辦學上,用到困難學生身上,形成了巨大的教育感染。

他説出的話,在學生看來就是“真理”,願意在精神上追隨張校長,成為張伯苓式的君子品格。張校長沒有強迫學生,卻將這種偉大的信仰和靈魂,沉澱到了孩子的記憶深處。人們離開南開,仍然懷念南開精神。正源於這種精神“被征服”。

愛因斯坦説,“當一個人忘掉了他在學校所接受的每一樣東西。那麼剩下來的才是教育”。張伯苓留給學生的,就是這種厚重的“剩下來的教育”,值得敬仰。

校長應該多學學張伯苓

還是會想到當下的教育,不少高中的升學率倒是提高到了90%以上,不少所謂的名校已經成了萬人學校,可最讓人期待的“不愛錢的教育家”,真的不好找了。很多學校陷入了“功利化的崇拜”中,於是我們見到了“扣發學生畢業證逼迫學生還款”的新聞,見到了“高校學費標準不斷提高,致貧困生不斷增多”的新聞。還有教育亂收費,比如桌椅費、午餐費等等。

還有校長貪污腐敗。就説深圳吧,2014年一年多來,深圳先後有7名中小學校長因受賄落馬。大到一棟樓,小到一斤肉,從工程招投標到校服採購,從教學招生到學校建設……這些都能成為他們收受賄賂的工具。如龍崗區南灣學校校長李化春和龍崗區平安裏學校校長王某,分別因受賄21萬元和3.5萬元,被判有期徒刑10年和3年;寶安區鬆崗第二小學校長黃某,因受賄4.5萬元被判有期徒刑2年3個月,緩刑3年。學校成了“學店”,學生成了賺取教育利潤的棋子,校長成了坑蒙拐騙者,學生和社會看在眼裏,心有憤怒和不滿,怎麼能給孩子帶來,純潔的人格、超凡的道德呢?

當下有個名詞叫“精緻的利己主義者”,當教育者口口聲聲把賺取金錢,甚至是詐騙欺騙,都當作教育常態,金錢至上,金錢萬能。我們所培養出來的學生,也肯定是善於投機者。現在連很多小學生,都刻意討好老師,甚至給老師送價值不菲的禮品,自私、功利、庸俗,誰説與教育的不良引導,沒有關係呢?

優質的教育品,不僅在於堆積華麗的高樓大廈、一流的教育設施和環境,更在於教育者,品行的獨立。教育要率先成為正直獨立的人,教育精神始終把對學生的無私奉獻和愛,放在第一位,杜絕功利和投機,杜絕矯揉造作、內心虛偽,這也才是真正的優質教育品。

請讓我們把學習張伯苓精神,放在首位。就是學校要謀求教育發展資金,收取學費等,也請讓教育品質,純粹一點;讓教育靈魂,乾淨一點,再幹淨一點。讓我們對學生的愛,真一點,不要裝。正如有人所言,“如果中國的人民都能辦南開這樣一個學校,中國的教育還怕不發達嗎”如此,我們的教育影響力,教育質量,才能得到真正的提高。

本期主筆

雷泓霈

教育專家,出版家庭教育專著《讓孩子自動成長》。浙江衞視新聞深一度、河南電視台、遼寧電視台等媒體特約評論員、公共評論員。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