從幼兒集體裸照看學前教育

不管涉事老師是否存在惡意,她的做法都是存在問題的。其一,幼兒也有隱私,不經監護人同意就拍下孩子的裸照,顯然涉嫌侵權;其二,裸照不是單個孩子的,而是集體擺拍,難免讓人產生是否“故意折騰孩子取樂”的疑問;其三,將裸照發到網上進行廣泛傳播,更是極不負責的做法,對孩子及其家長造成了更大的傷害。

最近,河南洛陽偃師某幼兒園一組照片引起了家長的不滿,照片中十幾個沒穿衣服的男孩擺出很多造型。家長説老師不應該在家長不知情的情況下把照片發到網上,甚至指責老師變態。老師很委屈,説當時是講解性教育和做人的道理,沒有惡意。面對家長的質疑,老師和幼兒園負責人進行了道歉。

不管涉事老師是否存在惡意,她的做法都是存在問題的。其一,幼兒也有隱私,不經監護人同意就拍下不諳世事的孩子的裸照,顯然涉嫌侵權;其二,裸照不是單個孩子的,而是集體擺拍,難免讓人產生是否“故意折騰孩子取樂”的疑問;其三,將裸照發到網上進行廣泛傳播,更是極不負責的做法,對孩子及其家長造成了更大的傷害。至於老師所稱“講解性教育和做人的道理”,也有尋找藉口為自己開脱的嫌疑——性教育就要搞這種“裸體團體操”嗎?這樣做,恐怕起到的並非正面教育作用,反倒容易引發孩子不適,對其身心健康成長不利。

雖然涉事老師可能不存在體罰、打罵等直接的暴力行為,但她利用教師身份所做的事情,也給孩子造成了一定的傷害,如果從心理的角度看,傷害甚至比單純的體罰更大、更持久。因此,嚴格來説,也可將其歸入“虐童”之列,只不過她的方式方法比較另類罷了。此次事件再次暴露出當前學前教育中存在的諸多問題。

重視和反思傷害孩子的反常現象

熨斗燙臉、膠帶粘嘴、脱光衣服吹空調……近年來,各類傷害孩子的事件頻發,而幼兒園更是成了此類劣行的高發區。浙江顏豔紅虐童事件發生後,不少人都説:她不是第一個,也不會是最後一個。教師偶然犯錯不可怕,可怕的是她(他)暴虐成性,傷害孩子“上癮”;一個教師不太正常不可怕,可怕的是這種不太正常的教師的身影常常出現在不同的學校和幼兒園,有的還“組團”荼毒孩子。這理應引起全社會的高度重視。

傷害孩子的反常現象為何常有發生?有人認為,問題出在學校和上級教育部門的監管不力上;有人則認為教師的個人素質不高才是最直接的誘因;甚至有人將這種現象跟中國的教育體制聯繫起來。上述分析均不無道理。實際上,類似事件的發生也暴露出某些教師心理上的一些問題。比如因工作壓力過大或是感到社會對教師“不公平”,從而造成心理失衡甚至產生對社會和孩子的敵意?不要説我是危言聳聽,看看他們的所作所為就明白了。那些讓孩子脱光集體拍裸照之類匪夷所思的做法,是心理健康的人能想得出來的嗎?也難怪有家長指責涉事老師變態。我們在對老師的可怕“創意”擔憂的同時,也該為某些教師存在的“心理隱患”擔憂。除了對虐待兒童的現象進行譴責,是不是也該關心一下教師的生存狀況和心理狀況,對某些教師進行一些心理方面的輔導和援助呢?

近若干年來,全社會對虐童入刑的唿聲越來越高。虐童事件多發的社會現實,也折射出虐童入刑的必要性和緊迫性。刑法修正案(九)草案二審稿增加了跟虐童有關的條款,幼兒教師“虐童”情節惡劣的,或可處三年以下有期徒刑或者拘役。虐童入刑,才能更好地界定虐童行為的性質和程度,構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責,不構成犯罪的可根據實際情況採用行政處罰、治安處罰或批評教育等方式來進行處理。有法可依既是對孩子的保護,也是對教師的保護。

將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才是治本之道

縱觀近年來頻頻發生的幼兒教師虐童事件,我們可以發現其中不少都有幾個共同點:一是涉事教師沒有從業資格證,不具備從事幼兒教育的資格和素質;二是涉事幼兒園和學校事發後態度不端正,絞盡腦汁找藉口為自己開脱,即使迫於輿論壓力道歉、處理,往往也言不由衷、敷衍了事;三是地方教育管理部門失職失責、推諉扯皮,部分政府部門還試圖捂蓋子。發現了這些“共同規律”,虐童事件頻發的根源究竟在哪兒不言自明。

而如果繼續深究深挖就會發現,問題背後其實還有問題。我們知道,現在我國實行的是9年義務教育,只包括小學和初中階段,學前教育、高中教育並未納入其中。學前教育領域缺乏足夠的規範和監管,難免會出現這樣那樣的問題。公立幼兒園學位有限,私立幼兒園吸納了相當一部分孩子。幼兒教師特別是私立幼兒園的老師收入偏低,難以吸引高素質人才,面對招聘難部分幼兒園只好降低要求,直接導致幼兒教師隊伍良莠不齊。

學前教育未能納入義務教育,同時還會帶來一些教育公平方面的問題。廣東一所公辦幼兒園招生,規定外來人口擁有住房面積不少於80平方米。幼兒園和當地教育部門稱,此舉是“優先保障可以買得起80平方米住房的外來工需求”,並稱給了外來工公平的機會。他們的理由是:作為鎮屬幼兒園,本來首要任務是保障户籍人口就讀,幼兒園每年招生100人,光是户籍人口都滿足不了。試點新辦法後,才把報名的户籍人口和符合住房條件的外來人口,合在一起抽籤,大家機會均等。對這樣的所謂施捨式的“公平”,我們只能徒喚奈何。相對於個別幼兒教師的個人行為,這種體制性的弊端更應該及早破除。

讓孩子集體拍裸照、幼兒園“拼房招生”等事情經媒體報道後,涉事者或許會迫於輿論壓力做出一定的回應,但很顯然那些深層次的、體制性的問題依然無法得到解決。怎樣才能標本兼治,徹底解決當前學前教育領域存在的難題?我的建議是:其一,將學前教育納入義務教育範疇,用《義務教育法》來保護孩子的受教育權和合法權益;其二,打破户籍壁壘,將依附於户籍之上的教育不公剝離下來,促進教育資源的公平合理分配,給所有的孩子都提供更好的呵護和環境;其三,政府對學前教育加大投入,同時鼓勵民間資本投入,從整體上推進學前教育量質齊增。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編輯:張潼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