師範生,站直別趴下!

不管承認不承認、願意不願意,師範生就業的“秋天”早就悄然而至,並且還隨着時間的推移,仍有進一步加深“寒意”的趨勢。

10月14日的《中國青年報》公佈了這樣一組數字:目前全國每年有60多萬名師範生畢業,但基礎教育領域對師資的需求卻只有25萬,僅30%的師範院校畢業生進入基礎教育領域從教。

報道還説,除了供大於求外,教師工作的巨大吸引力,還引來了一大批實力強勁的競爭者——優秀綜合性大學的本科生、碩士生甚至博士生,中小學校每年招收的教師中有四分之一來自綜合性大學。與這些優秀綜合性大學的學生相比,師範生的先天優勢正在縮小。

這是大面上的“宏觀數據”。如果還想再瞭解一些有代表性的“點”,我們不妨看看山東省教育部門發佈的2014屆師範類畢業生就業情況:2014年,該省教師招聘錄用也少了3000多人,導致師範生就業率降了1.2%。在畢業生中,近七成學生轉了行,沒有從事教育領域的工作。其基本情況和就業比例跟全國的數字大體一致。

不管承認不承認、願意不願意,師範生就業的“秋天”早就悄然而至,並且還隨着時間的推移,仍有進一步加深“寒意”的趨勢。

師範生就業為何難了?

小標題中的措辭是“難了”,而並非“師範生就業為何難”,是因為曾幾何時,師範生就業不僅不難,簡直可以説是“香餑餑”,畢業後不費多大力氣就能順利走上教師崗位。當時,師範生的優勢是顯而易見的。文革之後,我國的教育事業百廢待興,對教師的需求量十分巨大,師範生當然就“皇帝女兒不愁嫁”。另外,師範生畢業時可以“自動”獲得一張教師資格證,走上講台就成了順理成章的事情。而其他院校的畢業生和社會人員,則不具備這方面的便利條件,就業競爭不能説完全沒有,起碼算不上激烈。

可是,隨着時代的發展,社會環境有了翻天覆地的變化,教育領域也概莫能外。一方面,大學擴招,師範生的“生產線”不斷擴張,師範生的規模隨之膨脹,從飽和到過剩;另一方面,社會對師範生的需求卻在萎縮,招聘人數隨之減少。還是以山東省的數字為例,該省2013年義務教育階段學生人數減少了11 .81萬人,而義務教育階段學校減少470所,相當於平均每天減少1所義務教育階段中小學,這直接導致全省教師招錄數量的下降——2014年年教師招聘考試共計招錄16129人,與2013年相比減少了3481人。這一增一減,將師範生推向了非常尷尬的境地。

哪怕是教師資格證這一點點優勢,改革後也不復存在。師範生畢業後,與普通綜合性大學學生一樣,只有通過教師資格證考試才能拿證。調查數據也顯示,每年新入職的中小學教師中,有四分之一來自非師範類院校的綜合性大學。教育部中小學校長培訓中心通過對校長的調查也發現,不少中小學更願意招收高水平綜合性大學的畢業生。競爭空前激烈,師範生就業又怎能不難?

師範生何去何從?

從統計數字看,有七成師範生從事教師職業無望後,黯然選擇了離去,改行從事了其他工作。這雖然是現實的考量,卻還是讓人感到幾分心酸。改行,意味着大學裏的幾年的努力幾乎白費,學到的知識沒有了用武之地,還需要在完全陌生的領域裏從零開始。這不僅對師範生個人而言是一種無奈,更是對教育資源和人力資源的極大浪費。

如果不想看到大批師範生離開的身影,就應該為他們想想出路。有一個現象值得師範生們關注:雖然師範生就業難度較大,但更高學歷的人才卻依然搶手。上海一所市級示範中學分管人事的副校長告訴中國青年報記者,該校如今招聘的教師一般都具有研究生及以上學歷。上海很多稍好一些的小學,也對師資提出了更高的要求,“都喜歡碩士、博士。”而目前,全國1068萬名中小學教師裏,只有13萬具有碩士及以上學位,佔比僅為1.22%,也難怪碩士以上學位者會大受歡迎了。

繼續學習深造、獲取更具含金量的文憑,或許可以成為師範生們可以選擇的一條“曲線就業”的可行路徑。據媒體報道,在美國、英國、日本等發達國家,教師培養早已上升到研究生層面。特別是日本,早在20世紀80年代,就開始根據不同學歷頒發不同的教師資格證書,分為初級證書、標準證書和專修證書,要求獲得專修證書的教師必須是碩士研究生畢業。我國教育部教師工作司負責人也透露:“今後師範類教育將進入調整階段,控制規模,提升人才培養層次,這是未來主要的目標之一。”這説明,我國也正在走上這條“教育升級”之路。

師範生就業是個系統工程

面對師範生就業的嚴峻形勢,教育領域的改變和應對其實早已開始。華東師範大學不久前宣佈成立教師教育學院,今年起將逐步縮減師範類本科招生,師資培養將統一納入教師教育學院的研究生教學。

對師範生而言,其實還有兩個選擇,一是“上山下鄉”,農村的廣闊天地大有可為;二是進入民辦學校和民辦教育培訓機構。公辦學校招聘教師受到名額限制,但隨着的民辦學校和民辦教育培訓機構的快速發展和擴張,對師範生的需求量是不斷增長的。

不過,不少師範生寧可選擇改行,也不願意到農村去、到民辦學校去。這倒並不完全是因為他們觀念有問題、看不起農村和民辦學校,而是有着非常現實的原因。跟城市相比,農村不管是經濟條件還是生活條件,都差着一大截;而跟公立學校相比,民辦學校在職稱、福利等方面,常常也有差距。師範生就業是個系統工程,只有提高待遇、一視同仁,縮小城市和農村、公辦和民辦之間的差異,才能對師範生就業起到分流的作用。

據悉,中國每年將拿出103億資金支持農村教育、提高鄉村教師的待遇。師範生,站直別趴下!相信有了國家層面的大投入、有了全社會的共同關心和關注,師範生必能在不久的將來迎來就業的春天。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編輯:張潼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