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高判7年”能否根除“國考”作弊

不少媒體都特別提到了此次“國考”對作弊行為的打擊力度,有的更是將“2016年‘國考’最嚴:作弊最高判7年”當作了新聞大標題,引來了不少關注。

2016年“國考”即將開始。此次“國考”,120多箇中央機關及其直屬機構和參照公務員法管理的單位計劃招錄2.7萬餘人,比上年增加5000人。在對此進行報道時,不少媒體都特別提到了此次“國考”對作弊行為的打擊力度,有的更是將“2016年‘國考’最嚴:作弊最高判7年”當作了新聞大標題,引來了不少關注。

實際上,所謂“最嚴”,並非相關部門心血來潮、專門為此次“國考”出台了“專項措施”,而是法律已有規定。2015年8月29日第十二屆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第十六次會議通過的《中華人民共和國刑法》,已將包括公務員錄用考試在內的國家考試作弊行為列入刑事犯罪。換言之,不僅本次“國考”作弊將面臨前所未有的嚴厲打擊力度,今後的所有“國考”,都將無一例外延續這一力度。

“國考”作弊有條黑色產業鏈

正如有專家所言,“誠信報考一直是‘國考’的基調,但近年來各種作弊手段屢屢出現,而且越來越表現出組織化和手段的現代化。”就在2015年度“國考”之前,上海警方破獲了一起非法制售作弊器、密拍設備案件,發現了一個圖謀向“國考”考生提供高科技作弊工具的跨地域犯罪團伙,警方隨後在廣東深圳、山東臨沂、廣西貴港、湖北武漢、上海等地收網,抓獲11名犯罪嫌疑人。除了摧毀這一跨地域犯罪團伙,上海警方還搗毀了多個生產、銷售、維護相關器材的不法窩點,抓獲多名犯罪嫌疑人,繳獲大批非法器材,關閉了一批非法網站。

上述典型案例表明,“國考”作弊已形成黑色產業鏈,其中包括了非法器材的生產、運輸、銷售,作弊的組織和實施,以及通過小廣告、網站、新媒體等多種手段進行“宣傳推廣”等在內的諸多非法鏈條。他們分工明確、配合默契、手段專業、效率極高,因此危害性也極大。

有需求才會有市場,作弊產業之所以能夠形成“一條龍”服務體系,最根本的原因,肯定是作弊需求較為旺盛。從作弊產業鏈的規模和專業化程度,我們可以反推出“國考”當中作弊者數量之多、作弊行為之猖獗。

在這樣的現實背景下,以最嚴厲的手段打擊作弊、對作弊行為零容忍,就成為當務之急。近年來,作弊入刑的唿聲一直很高,不僅是考生和教育專家、法律專家在為之鼓與唿,全社會也逐步達成了共識。作弊入刑最終得以實現,可謂是眾望所歸。今年“國考”作弊入刑這一利器第一次“亮劍”,無疑令人充滿了期待。

“國考”作弊危害大

有考試的地方,就存在作弊的可能。而考試作弊並非現在才有,而是由來已久、“源遠流長”。早在科舉時代,作弊行為便層出不窮,作弊手法也千奇百怪。近年來不斷髮現的那個時代的各種“小抄”,其製作之精巧令人歎為觀止。

時代發展到今天,考試越來越多,中考、高考、英語等級考試、研究生考試、各種資格考試……可以説,現代人的生活當中,考試具有非常重要的地位,有時候甚至一次考試就能改變一個人的人生。特別是公務員考試,通過了,就等於捧上了“鐵飯碗”,有了穩定的工作和經濟收入。考試如此多嬌,怎能不引無數人競折腰。為了通過考試、獲得考試背後藴藏的諸多有形的、無形的利益,有些人自然而然就打起了作弊的歪主意。

雖然考試並非選拔人才的最佳機制,其存在的一些弊端和侷限性(比如高分低能、一考定終身等等),早為社會所公認。但不得不承認,在現有條件下,考試依然是一種相對公平和合理的次優選擇,並且在今後一段很長的時期內很難被其他方式所取代。考試作弊的危害性無疑非常大,不僅踐踏了社會公平、傷害了社會誠信,同時有違公平競爭原則,嚴重損害了其他正常考生的合法權益。而由此形成的傳導效應和連鎖反應,更是給國家和社會發展帶來了長期而持久的負面影響。

“作弊最高判7年”能根除作弊嗎

跟其他醜陋現象一樣,要想徹底根除,單靠輿論譴責和道德約束效果十分有限,必須拿出監督和嚴打的力度來,方能見到成效。

實際上,即使在過去的科舉時代,對舞弊案的處理也非常嚴厲。朝廷為維護科舉的公正與秩序,不惜以最嚴厲的雷霆手段打擊科舉舞弊者,甚至不惜大開殺戒,製造了一起起驚心動魄的科舉案。清代“戊午科場案”號稱“晚清第一案”,在此次科場舞弊案中,4人被處死,7人被革職,還有數十人遭降革處分,共計90餘人受到牽連。其中一品大員柏葰僅收了16兩銀子便被“斬立決”,成為科舉史上因舞弊被殺的品級最高的官員。

而對“國考”中的作弊現象,相關部門也早已引起重視,並且為此出台了很多措施,特別是在與作弊器材的“鬥法”當中,採取了不少“魔高一尺、道高一丈”的技術手段。但毋庸諱言的是,在相當長的一段時間內,對作弊的處罰力度卻有點偏弱,僅靠取消考試資格等處罰很難起到足夠的威懾作用。

“國考”的重要性自不必多説,為國選拔人才乃國之大事,絕不能有任何輕忽,更不容任何人以任何手段徇私舞弊。作弊入刑給解決這一問題提供了“終極武器”,唯有法律之劍,方能徹底斬斷作弊的黑色產業鏈。

不過,“作弊最高判7年”雖嚴,還要落實到位方能露出它的牙齒,讓那些試圖以身試法者感到憷然而驚,不敢越雷池半步。此前有專家提出,考試作弊是非常敏感的問題,也是執行過程中不太好界定的問題,因此法律規定中列舉的作弊情形應該更具體,儘量把主要作弊方式都列出來。我支持這種意見,規定更明確、更細緻,就能增加打擊作弊行為的精準性和效果。

本期主筆

  喬志峯

獨立評論人、雜文家。擔任鳳凰衞視、江蘇衞視、河南電視台等多家電視台和廣播電台的嘉賓、評論員。在全國首屆雜文大賽等賽事中獲獎,並有作品入選《2008中國最佳雜文》、《給理想一點時間》、《我與中國教育談談》等選集。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編輯:張潼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