當“男子漢”成為稀缺 拿什麼“拯救男孩”?

清朝皇族的教育理念是“寧可教子猛如狼,不可教子綿如羊”,我們也應該避免“綿如羊”、“肌無力”,讓男孩子威猛起來。

據報道,“男孩危機”是中國教育難題。為此,南京新城中學開啟“男孩教育”系列活動的第一講,關注男女比例失調和日益凸顯的“男孩問題”,針對男孩在初中階段身心發育和行為習慣的特點,研究並初步構建與之相適應的“男孩教育”模式,引導新城初中的男生逐步形成深邃的思想,擁有淵博的知識,修煉儒雅的氣質,培養果敢的精神、合作的態度和勇於擔當的意識。希望培養出頂天立地的男子漢。

其實,就是南京這所學校,不舉辦“拯救男孩”之類的教育論壇,我們也已感受到,當下的不良的教育文化和環境,就像是一個無形的籠子,把男孩捆綁其中,只能在有限的空間活動,而不能有絲毫的超越和犯規。就像是一條無形的鎖鏈,鎖住了與生俱來的粗獷、個性,他們不得不“戴着鐐銬跳舞”,其身心發展,人格發展,創造力發展,個性發展,受到極大抑制。

比如,當下,在課堂上善於質疑,敢於提問,挑戰權威的男孩子,少了,取而代之的安安靜靜、不敢亂動,不亂説話。在運動場上,善於奔跑,甚至“野蠻其體魄”的競技性體育項目,少了很多。桀驁不馴,敢説敢做,敢於擔當,風風火火,善於發言等男子漢豪情,萎縮很多。很多男孩兒越來越“面”,像麪糰一樣軟,像麪條一樣脆弱。讓這些孩子,和那些具有虎狼性格的國際人才相比,孩子就像聽話的“小綿羊”。所謂的競爭,真的很無力。所謂的發展,真的很讓人擔心。

清朝皇族的教育理念是“寧可教子猛如狼,不可教子綿如羊”,我們也應該避免“綿如羊”、“肌無力”,讓男孩子威猛起來。

要放大父教在當下教育中的構成和分量

教育學認為,母親給孩子帶來安全感,父親帶來價值感。孩子的成長,既需要母性的温柔體貼,也需要父性的威勐健壯。耶魯大學一項持續12年的研究表明:由男性帶大的孩子智商高,他們在學校裏的成績往往更好,將來走向社會也更容易成功。美國着名心理學家杜布森認為:“讓一個男孩和一個合適的男人在一起,這個男孩永遠不會走上邪路”。這就是父教的“不言而教”的薰陶影響。他無形中會將男性自身的力量、陽剛性格、桀驁不馴等男性性情,傳遞給男孩子,讓他們具有“雄性基因”。父教的重要作用,由此可見一斑。

遺憾的是,當下很多幼兒園和小學,男教師非常少,學生受到的多是柔性的影響,想不綿柔都難。再加上家庭文化,一向有“男主外,女主內”的傳統思維,很多父親對教育孩子不屑一顧,認為那是“女人才乾的活兒”。據中國青少年研究中心調查顯示,在被問到“心情不好時,誰最能理解、安慰你”時,僅有10。0%的少年兒童選擇了父親,排在第四位;在被問到“空閒時間,你和誰在一起的時間最長”時,僅有6.9%的少年兒童選擇了父親,排在第五位;在被問到“誰最尊重你,讓你感到很自信”時,僅有15.5%的少年兒童選擇了父親,排在第四位;在被問到“內心的祕密,你最願意告訴誰”時,僅有8.5%的少年兒童選擇了父親,排在第四位。對天津市9個區縣1054人的調查顯示:在一半以上的家庭存在子女教育父親“缺位”的情況,母親是子女教育的絕對主角。男孩子沒有體驗到,或者沒有能從靈魂深處認識到,男性應該具有的風風火火的青春個性和能量,怎麼不形成成長缺憾呢?

因此,學校的教師構成多一些“爸氣”,教育行政部門要通過編制的調整,多增加“男阿姨”、“男教師”的總量,滿足男孩子們的發展需求。父親在家庭中也應該擔當起教育責任,多去陪陪孩子,在孩子最孤獨的時候,也能送上最貼心的安慰,或者帶孩子參加一些對抗性、競爭性體育項。這樣的影響多了,男孩子的陽剛個性,才能得到淋漓盡致的發展。

多一些多元化、個性化教育評價

大千世界只有保持了多元多樣化,才能釋放出更多美麗,我們對孩子的評價,張揚了個性多元化,孩子的發展才能更充分。比如男孩子體內有高出女孩15倍之多的睾丸素,喜歡奔跑,活動能量大,評價體系,就不能一味用女孩子的“安靜”、“聽話”,當成最高標準,去束縛男孩子們。甚至將好奇、好動的男孩子,打入另冊,無情淘汰等等,“當一個男孩體內的每一根神經都催促他去跑去跳時,他卻必須坐得端端正正,把手背在後面,聽上8小時課,這是一種摧殘。”

遺憾的是,現在很多中小學,為了提升所謂的管理效果,班主任和學校評價,多將整齊劃一、規規矩矩,當做了最高標準,將“聽話”放到了第一位。男孩子好動、好奇的優點,在評價制度面前,成了致命的弱點,這些孩子不得不收斂起自我個性,學會馴服和聽話。久而久之,錯過了天性的舒展、最佳的人格發展階段,也就容易養成“男孩兒發展女性化”的不良態勢。

要讓多元化、個性化教育評價落到實處,建立針對男孩子的管理方式,允許他們“鬧一鬧”,允許他們張揚個性和活力,多一些轉化和爆發的機會,多一些耐心期待。正如華東師大教育科學學院教授、博士生導師張華所言,“男孩教育和女孩教育首先是兩種有差異的兒童文化”。“既然有差異,我們就不能簡單以女孩為標準多一些“因性施教”意識,來衡量男孩,或者反過來以男孩為標準來衡量女孩。”接納、正視這種差別意識,用新觀念推動新行為,男孩退化的現象才有望得到糾正。

本期主筆

雷泓霈

教育專家,出版家庭教育專著《讓孩子自動成長》。浙江衞視新聞深一度、河南電視台、遼寧電視台等媒體特約評論員、公共評論員。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