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國“直升機家長”的焦慮與困惑

美國年輕人中生活自立的佔大多數,整個社會沒有啃老的風氣。特別是大學生,貸款上學、校園打工是非常普遍的。但是,若説美國父母就此撒手不管了,就有些以偏概全,因為現在美國的“直升機家長”越來越多了。

在國內人們常常有這樣一種印象:美國人到了18歲就自立了,他們離開父母獨立生活,這種獨立包括精神和物質兩方面,就是説父母不再幹涉孩子的生活,同時孩子在經濟上也不再依賴父母。所以美國人靠貸款和打工上大學的“事蹟”常常被我們津津樂道。

不可否認,美國年輕人中生活自立的佔大多數,整個社會沒有啃老的風氣。特別是大學生,貸款上學、校園打工是非常普遍的。但是,若説美國父母就此撒手不管了,就有些以偏概全,因為現在美國的“直升機家長”越來越多了。

九十年代中期開始,美國社會對兒童安全和保護意識加強,同時孩子升學、就業等競爭較以往更加激烈,導致一些父母內心焦慮。這個時期出生的這一代人,他們的父母,特別是那些教育程度高經濟條件好的家長,恨不得生出三頭六臂替孩子包攬一切。因為這些家長像直升機一樣整天“盤旋”在孩子周圍,關注孩子一舉一動,隨時準備“降落”在孩子身邊提供指導或幫助,所以一個新名詞產生了:直升機家長(helicopter parent)。

“直升機家長”不僅對孩子從小到大呵護備至,即使孩子上了大學他們仍不肯放手。最近的兩則新聞讓“直升機家長”這個詞又成為人們熱議的話題。

兒行千里母擔憂

住在賓夕法尼亞州的一位母親,安.麥卡尼,因為剛剛上大學的兒子三個星期沒有給她打電話,上週三她在臉書(Facebook)上發了一段近五分鐘的視頻。在視頻中她以滑稽搞笑表情和語氣表達了對兒子的擔心和不滿:“你還記得我嗎?我是你的媽媽,我生了你。你是剖腹產生的,我身上留了一個大傷疤,那種痛苦像地獄一樣。你還記得是我給你了生命嗎?”這位母親接着提醒兒子:“在你兩歲前,你總是粘在我身上不肯下來。我是那個十八年裏給你做一日三餐的女人。我和你爸爸開車送你去參加各種活動,去學跆拳道。我們付支票送你上了12年的私立學校。”

她開玩笑説,也許兒子並沒有忘了媽媽,只是忘了怎麼用手機。她接着在視頻裏告訴兒子怎麼用手機,但她説:“我知道你天天用手機和女朋友聯繫的。”

最後這位媽媽説:“現在我知道你會給我們打電話的,尤其是在十一月我們得給你交下個學期學費之前。”

這段視頻迅速走紅,幾天後瀏覽量超過百萬,並被多家媒體報道。當然這位媽媽的目的也達到了,第二天她的兒子就給她打了電話。

有人質疑這位媽媽的做法會讓兒子尷尬,可是在NBC電視台的採訪中她幽默地迴應:“從我生出他那天並在身上留下妊娠紋起,我就有這樣折磨他的權力。”她説事實上兒子也曾發短信回覆他們,可是每次他們都得從一兩個詞的短信中猜測兒子過得好不好,她無奈地説:“希望大學能夠教會兒子寫完整的句子。”她還感慨道:“送孩子上大學是個喜憂參半的過程,做父母的不想讓孩子徹底把自己從他們的生活中抹去。”

其實這位媽媽的心情是可以理解的,兒行千里母擔憂,孩子上大學初次離巢,父母難免牽掛。網上多數人對這個三個星期不主動和父母交流的兒子也頗有微詞。不過這段視頻也引發了人們對“直升機”父母話題的討論。

看看專家怎麼説

青少年行為專家喬什.希普説,安的兒子這種無聲無息的靜默狀態其實是一件好事。 “這意味着他正成長為一個成年人。這些青少年第一次遠離父母,開始在大學裏在建立自己獨立的世界,他們處理各種日常事務,想出解決生活難題的方法,而不是依賴父母來解決他們的困惑。他們開始對自己負責任。這時該恭喜做父母的,因為你們已經培養出了一個成年人。“他還希望父母們理解孩子:”他們在大學裏一下子面臨很多從未遇到的事情,包括管理自己的日程安排、洗衣服、各種作業,還有社交生活、打工、課外活動等等,他們手忙腳亂地處理這一切,不得不分出輕重緩急,被他們放到最後的,如給父母打電話,其實是他們感覺最安全最不擔心的事情,因為他們知道父母的愛永遠無條件地在那裏。“相反,他認為那些在大學裏繼續被父母呵護的孩子,難以改變對家長的依賴,缺少責任感和自我管理意識。

事實上在孩子上大學後特別“粘”孩子的家長大多在孩子成長過程中對他們過度呵護,習慣於為孩子安排計劃一切,對孩子的生活大包大攬。所以當孩子一旦離開他們的視線,他們就會感到焦慮,想隨時瞭解孩子生活的細微末節。

加利福尼亞州社會學家勞拉·哈密爾頓的一份報告指出,父母在孩子大學教育上投入的金錢成本越高,孩子的考試分數越低。心理學的研究也發現,父母對孩子家庭作業和大學專業選擇的干預度越高,孩子對大學生活的滿意度越低。

那些已習慣在“直升機家長”的控制下生活的孩子,即使上了大學,還是無法獨自面對困難,獨立解決問題。他們不僅在選課選專業等問題是依從父母的意見,甚至在日常生活中也處處依賴父母。遠方聽説這樣一件事,一位住校的女大學生在發現寢室被盜後,沒有第一時間報警,而是先給父母打電話,父母驅車三個小時匆匆趕到(好在不太遠),檢查了房間後才報警。對孩子過度呵護的父母通常認為自己在做好事,但最終結果可能適得其反。正如亞利桑那大學教授、行為學專家克里斯·塞格林所説:“長遠來看,直升機父母削弱了孩子的處事能力,他們看似贏得了眼前的一場戰役,實際上卻輸掉了整場戰爭。”

很多讀者指出,孩子三個星期不給父母打電話是有些過分,不過這位母親表達的方式和內容會讓孩子感到這份愛的沉重,這也是為什麼很多青少年在離家上大學後有意疏遠父母,因為他們想擺脱過度的管束和“粘人”的關心,成為一個自由獨立的人。

家長和大學生子女如何保持一個適度的聯繫方式,青少年行為專家喬什.希普建議,如果家長實在感到坐立不安,就給孩子發個短信,説希望在電話裏聊上十分鐘。 “這樣等於把主動權交給了孩子,他們可以選擇自己方便的時間打電話,而且不擔心父母會説上一個小時。”他還提示:“如果希望孩子願意經常打電話,父母們在電話裏要多説正面鼓勵的話,不要凡事刨根問底,不要嘮叨不休。”

還有一些更厲害的“直升機家長”,他們不僅需要孩子電話裏的口頭報告,更要掌握孩子是不是按時去上每一堂課。八月份華盛頓郵報的一篇新聞報道,為滿足家長的這種需求,一款高科技的手機應用程序已經上市,它可以讓家長監控、同時提示孩子是不是按照課程表按時出現在教室裏。這款年費199美元的應用程序在秋季開學之際已經售出四千個。

為什麼這個應用程序會受歡迎?在美國的大學課堂出勤考核是作為成績的一部分。另外大學生如果翹課太多,自然考試要掛科,這樣就不能保證按時畢業。美國大學生平均四年畢業率不到60%。在學費年年上漲的形勢下,那些為子女付高額學費的家長們自然感到焦慮。而那款應用程序的廣告:“大學生只要去上課,就能獲得更高的成績。有了Class120(應用程序的名稱),就能保證你的孩子最終走出大學校門。”這正中了那些試圖控制孩子的家長們的下懷。

不過華盛頓郵報的文章對這種“新玩意”很不感冒,認為是個餿主意。上大學的一個主要目的是學習成為一個獨立有責任感的人。父母提醒孩子上課和按時完成作業是大學以前該做的事情。若父母因為了解孩子按時上課和得到了合格的成績就滿意了,這個標準無疑是定得太低了。

出勤率和成績是可以監督和看得見的,而孩子人格的成長,如是否自律,是否成熟懂得照顧他人,是否能夠承受失敗和挫折,都是無法用科技手段監測衡量的。


遠方觀點:無論做父母的在孩子18歲之前是“推”還是“放”,在孩子上大學之後,都要放手,因為這四年是孩子自我成長的黃金時期,家長不要剝奪了孩子成長的自由和權力。四年裏,孩子要學會獨立安排自己的生活和學習,獨立應對各種突發情況,獨立建立屬於自己的社交網路,獨立思考決定未來的人生道路。只有完成了這些“獨立”的任務,他們才能在走出大學時成為一個成熟有主見的成年人。

事實上,那些做父母的因為給孩子付了學費,就認為自己有權利計劃安排孩子在大學的學習生活並要求孩子服從的,基本上都達不到自己的目的。輕者親子關係變得緊張,孩子試圖逃離自己的掌控,重者令孩子失去了學習的興趣甚至對生活產生厭倦。

若父母對上大學的孩子還不肯放手,是否接下來要一輩子做“直升機”嗡嗡作響不離孩子的左右呢?

本期主筆

遠方
旅居美國十幾年的華人教師,現在當地高中教授漢語,長期關注教育及文化問題。







訂閲優質留學文章

請關注Mr海上漂(mr_high_)

大公教育出品

  • 監製:張韋韋

  • 策劃:張韋韋

  • 聯繫郵箱:edu@takung.c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