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業幫CEO侯建彬:做好在線教育需要找準“圓心”

  互聯網正以前所未有的速度席捲而來,各行各業莫能避之,這其中也包含了教育行業。然而對於教育行業來説,互聯網等技術究竟帶來了什麼?在線教育中教育與科技又是一種什麼關係?這些問題在搜狐科技官方出品的首檔直播辯論類視頻節目《座客》中似乎找到了答案。 

  “在線教育是教育先行還是科技先行?”,本期節目中作業幫創始人兼CEO侯建彬與中信建投首席分析師陳萌就該辯題進行了精彩激烈的討論。此次的辯論中,侯建彬毅然站在了“教育先行”的一邊,提出科技是教育的催化劑,陳萌則舉起了“科技先行”的旗幟,認為在線教育不同傳統教育應是科技為先。 

  在侯建彬與陳萌一來一回 “脣槍舌劍”的辯論中,在線教育到底是“教育先行”還是“科技先行”也逐漸明朗化。那麼,在線教育的發展道路上,“教育”與“科技”究竟誰才是真正意義上的“先行軍”呢? 

  無教育 不科技 

  其實,不管是脱離“教育”還是脱離“科技”單純談論在線教育都是一個偽命題。在線教育本身就是教育與科技的融合體。這個道理陳萌懂,侯建彬更懂。那他們為什麼要花費這麼多精力來爭論“在線教育是教育先行還是科技先行”這件事呢?理愈辯愈明,也正是這個道理,在線教育的本質、科技對教育的意義在這場辯論中逐漸“浮出水面”。 

  在侯建彬與陳萌的辯論中,有這樣一個精彩的環節。當陳萌提出: “沒有互聯網,怎麼做教育?”的疑問時,侯建彬給出的回答是:“如果沒有教育,互聯網和技術又能發揮什麼作用呢?” 這一問題確實發人深省。 

  “科技在在線教育發展的過程中更像是催化劑的角色,而教育才是主體。沒有催化劑,化學反應也能產生。只是速度會慢一點。催化劑只是提升效率,並不妨礙反應本身和主體。所以我們講在在線教育行業中,老師、學生、內容、教研教學間的關係應該是主體,互聯網、人工智能等技術是催化劑。技術的存在使反應更快,更高效。但是並不會改變主體作用。”侯建彬用一襲比喻形象展現了他對在線教育的獨到見解。 

  縱觀教育行業的發展也不難發現,科技歷來都在促進教育的發展。從PC時代到移動互聯網時代,再到今天的人工智能時代,在每個階段,互聯網都在不斷改變着教育教學。在PC時代,大量知識實現了在線化,使知識的傳播變得更加便捷;在近10年,移動互聯網帶來了泛在線化學習的革命,使用各種移動終端,手機、平板和各種各樣的智能硬件就可以實現隨時隨地和相應的學習服務。 

  然而,不管科技如何進步,在線教育以“教育”為核心的根本卻始終不會發生改變。 “教育”是圓規畫圓時立住不動的圓心,而“科技”則是圓規上那隻可以張開的腳。“教育”與“科技”合力畫出的圓才是“在線教育”最完整的樣子。圓心決定了圓的位置,腳的長短決定了最後畫出的圓大小,沒有誰更重要。但在畫圓時,需要先確定的必然是圓心的位置。因為圓心一旦錯了,畫出的圓再完美也不是“教育”的樣子了。 

  正如侯建彬所説,教育不僅是先行,還是技術的靈魂,在線教育中沒有教育的技術猶如無源之水。在線教育只是教育的一種形態,科技的發展塑造了這種形態的出現,但自始至終在線教育都是以教育為核心做出的延展。 

  科技和教育勢必呈現出一種雙向的關係,一方面移動互聯網、人工智能、直播、短視頻、VR等技術正加速在線教育的落地,另一方面在線教育對教學質量的需求越來越高,反向推動技術的發展。而打破技術拐點,為更多青少年帶來優質教育資源的,無疑是那些真正關注教育本質的企業。 

  教育行業需要“做重” 

  科技強調日新月異,但教育卻需要審慎前行。 

  教育本身其實是一件責任重大的事情。教育行業不同於其他行業,它的社會屬性和公益屬性非常強。教育改變的是一個人的生命軌跡,是一個家庭的成長經歷,這也使得教育行業容錯率非常的低。教育是經不起試錯的,孩子的教育更是沒有回頭路可走。對於在線教育企業來説,教育+科技這條路該如何走? 

  “教育的本質是幫助學生成為一個全面而有個性,適應未來社會發展的人。在線教育企業更是應該順應時代變化,利用人工智能、大數據等技術,解決個性化教學、優質教師稀缺等問題,讓教育實現‘因材施教’。”侯建彬坦言。 

  也正是基於“以人為本、教育先行”的理念,作業幫選擇了一條“做重”的道路,利用科技不斷打磨產品和內容,讓優質的教育真正觸手可及,落實普惠教育的思路和理念。 

  作業幫是一家典型的教育科技公司,目前作業幫提供的所有服務都需要大量技術的支撐,包括強大的OCR(圖片識別)技術、智能檢索技術以及人工智能等技術。同時,作業幫也更是一個教育公司,堅守教育本質。 

  如果沒有教育的靈魂,科技即使應用在教育領域,也無法傳遞教育的真諦。以圖片識別技術為例,其實這在很多領域都有應用,最常見的就是用於車牌識別。圖片識別技術可以識別車牌,那麼用來識別習題也是一樣的道理。但當圖片識別技術有了解題這個新的應用場景時,事情開始有了不同。 

  為了更快地給急於求解的孩子們提供解題思路,作業幫斥巨資加碼研發,將行業8到9秒的拍照搜題效率提升到了1秒,實現秒速反饋搜題答案給用户,精準、快速地幫助學生解決學習難點。同時為了加深學生對疑題的理解,拍照搜題後作業幫還會推薦相類似的習題給到學生,力求實現舉一反三。 

  “嫁接在教育之上的技術才有用武之地,猶如寶劍在高手手中才能發揮最大的價值,科技之於教育也是這個道理。我們正確利用科技,為孩子學習、為教育本身帶來了實際幫助和促進,也為我們贏得了口碑和市場份額,更重要的是獲得用户的信任。”侯建彬如是解釋作業幫大受用户歡迎的“祕籍”。 

  在作業幫,教學教研人員每天想的都是怎麼呈現更好的內容,怎麼實現更好的教學效果。也正是這近乎于變態的執着,使得作業幫打造了一批又一批教研課程中的精品。很多學校的老師也會通過作業幫進入其他教師的課堂,學習作業幫上老師們的教學方式,進而提升自己的教學水平。 

  “做重”的佈局方式也讓作業幫收穫了豐厚的回報。截至到2017年11月,作業幫平台累計用户數高達3億,月活躍超過6000萬。在近期獵豹全球智庫發佈的《獵豹大數據2018Q1排行榜》中,作業幫繼續蟬聯在線教育K12類app排行榜榜首,周活躍滲透率(周活躍滲透率=app的周活躍用户數/中國市場總周活躍用户數)高達4.1277%,用户活躍度逼近微博。“每三個上網的中小學生中就有兩個在使用作業幫”。

  

     

      

    責任編輯:齊賓遙 qiby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