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民辦院校學費漲幅高達19% 背後是生源鋭減與學校數量擴張

  大公網1月11日訊(記者 張韋韋) 據香港特別區教育局網站近日發佈的消息,在1月10日香港特別行政區立法會會議上,有議員就自資專上院校開辦自資課程學費加幅超通脹,高達19%提出質詢。 

  144個課程學費增幅高於通脹,佔總課程32% 

  在香港,高等院校分為政資和自資兩種,與內地公辦院校和內地的民辦院校一樣,自資專上院校類似內地的民辦職業院校。在香港,上大學政府有很多補貼,但自資課程則是指自費的課程,不在政府的補貼範圍之內。 

  為給香港學生提供資助,減輕學生負擔,在去年香港特別區新一屆政府推出的36億元教育新資源中,提出提供三萬元免入息審查資助予修讀自資學位的香港學生,即“為修讀香港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提供的免入息審查資助計劃”。 

  “指定專業及界別課程資助計劃”是2014年《施政報告》公佈的一項新措施,由2015/16學年起資助每屆約1000名學生修讀選定範疇的指定全日制經本地評審自資學士學位課程。 

  目前,自資專上院校開辦自資課程主要有自資副學士學位課程、自資學士學位課程、自資銜接學士學位3類課程。 

  香港特區教育局要求參與“為修讀香港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提供的免入息審查資助計劃”和“指定專業及界別課程資助計劃”的院校提供學生完成整個課程所需繳付的學費供該局審閲,以監察合資格課程的學費每年的增幅。 

  按照規定,凡擬議學費加幅高於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的升幅超通脹學費,有關院校須向教育局提供充分理據,並獲教育局事先批准。 

  在質詢中,該議員問到,自資專上院校于2014/2015至2017/2018學年的任何一年或將計劃于下學年哪些自資課程收取超通脹學費? 

  香港特別行政區教育局局長楊潤雄在答覆中提到,過去四年,在兩項資助計劃下有144個課程提出學費增幅高於通脹,佔所有課程的32%。 

  其中,“為修讀香港自資學士學位課程學生提供的免入息審查資助計劃”由2017/2018學年起推行,共15間院校提供合共119個自資學士學位課程、248個自資銜接學士學位課程。其中,30個學士學位、82個銜接學士學位受資助課程在2018/2019學年與上一個學年比較的學費增幅在通脹之上。 

  “指定專業/界別課程資助計劃”由2015/2016學年起推行。在2015/2016學年,共5間院校提供合共13個受資助課程,其中5個受資助課程與上一個學年比較的學費增幅在通脹之上;在2016/2017學年,共6間院校提供合共15個受資助課程,其中2個受資助課程學費增幅在通脹之上;在2017/2018學年,共6間院校提供合共17個受資助課程,其中9個受資助課程學費增幅在通脹之上;在2018/2019學年,共6間院校提供合共37個受資助課程,其中16個受資助課程學費增幅在通脹之上。 

  從中不難發現,2017/2018學年至2018/2019學年,僅一年間受資助課程竟增加了20個,增幅在通脹之上的也增加了7個。 

  那麼,香港特區教育局在審批收取超通脹學費的申請時有何考慮?是否考慮學生的負擔能力和有關院校的財政盈餘? 

  楊潤雄表示,多數院校在釐訂自資課程的學費水平時,力求收支平衡,並採取審慎態度,考慮多個因素,包括預計報名人數、社會上是否有類似的課程,以及收生對象的負擔能力等。 

  “參與資助計劃的院校可以不超越綜合消費物價指數的升幅調整學費。如有例外情況,院校必須獲得教育局事先批准。”楊潤雄解釋,教育局在審批學費調整時會充分考慮各方面因素,包括增加的學費是否用於提升獲資助課程的教學質素,有關額外開支是否合理及用得其所等。我們會要求相關院校報告透過增加的學費而採取的措施的推行情況,確保調整學費的額外收入實際是用作支持相關項目。 

  生源鋭減與鼓勵民辦院校數量擴張成反比 

  在內地,民辦學校如果漲學費需要物價部門成本監審;招生指標則由教育行政部門統一規劃。 

  與香港自資專上院校一樣,生源和學費也是內地民辦院校賴以生存的生命線。儘管內地頻頻曝出民辦院校生源不足的新聞,但相較於香港,內地學生基數巨大。 

  近年來,隨着香港出生率偏低,導致適齡學生人數不斷下降,加上來自海外高等教育的競爭,為香港自資大專院校的經營帶來嚴峻的挑戰。在供過於求的情況下,不少香港自資大專院校都面對收生不足的情況,個別甚至面對經營困難的問題。 

  根據香港審計署早前對當地27所自資院校收生率的分析,2012/13至2014/15的三個學年,六所自資院校的收生率一直低於50%。 

  未來仍不樂觀。香港教育局預測,隨着香港地區中學畢業生人數逐年下降,香港地區非聯招自資院校招生人數的縮減趨勢將持續到2022/23學年。 

  與生源數量下降形成鮮明對比的是,自資大專院校規模也出現了勐增。去年10月,香港《大公報》就曾報道,在歷屆政府的推動下,香港的自資大專教育急促發展,現時香港已有30多間大專院校開辦全日制自資課程,包括副學士、高級文憑及學士學位課程。 

  去年3月,在《大公報》與教聯會合辦的教育沙龍上,有立法會議員提出,政府當年鼓勵開辦自資專上院校,現在面臨收生不足,作為推動者,政府不能坐視不理,任由他們自生自滅。 

  除了本次曝出自資專上院校開辦自資課程學費收取超通脹學費。迫於財政包括要繳還政府建校貸款等生存壓力,香港自資高校曾曝出違規招生的亂象。 

  據了解,2012年為香港高校的雙班年,十萬中學畢業生爭奪幾萬個大專學額,結果為求多重保險而漁翁撒網報讀,香港大學附屬學院等院校趁機殺訂而獲額外逾千萬元進帳。嶺大屬下社區學院和持續進修學院則以收生不設限、取消面試方式,令取錄人數由三千三百暴增至六千九百人,包括逾百成績未達標學生。《大公報》曾對此事進行過報道。 

  2015年,恆生管理學院、明愛專上學院、明德學院、東華學院、香港高等科技教育學院、能仁專上學院、港專學院和宏恩基督教學院8所香港自資高校就因為在內地違規招生被國家教育部“點名”,並明確要求上述院校不得開展招收內地學生的工作及相關宣傳活動。 

  當然,不僅香港,在生源大戰中,內地也會不時傳出民辦院校虛假招生、亂收費的負面新聞。 

  自資專上院校持有者對現有補貼政策頗有微詞。香港專業進修學校校長陳卓禧在《大公報》與教聯會合辦的教育沙龍上提出,現時教育政策是逆週期,當市場缺乏什麼,就要院校增加相關課程,其後又擔心市場飽和,又限制相關課程等。 

  談到政府支援自資院校,陳卓禧表示,“指定專業及界別課程資助計劃”是極少數針對自資院校的支援措施,“教育局對幼、小、中、大學均有一定的全額支援,惟沒有自資院校的份”。 

  對此,有議員建議,《施政報告》提出為自資院校特設“配對補助金計劃”,並不能解決長遠問題,政府應考慮開放予非本地生申請報讀等實際幫助自資專上院校的措施。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