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線教育的冰與火:火在燒但遠未到格局形成的時刻

  毫無疑問,在線教育的賽道上越來越喧鬧了。根據艾瑞諮詢的最新數據,截至今年9月20日,在線教育領域公開的融資次數達到147筆,累計涉及資金75億元人民幣,已經超過2016年全年的120筆。

  有了資本加持,在線教育亢奮地講起了新故事,打出人工智能概念(AI)的教育品牌越來越多。

  火在燒?還是虛火在燒?我們訪問了在線教育的從業者們,出乎意料的是,聽到了更多理性的聲音。客觀上的事實是,“燒錢”仍是主旋律,盈利一直是難題。但在資本越來越謹慎的同時,從業者們既雄心勃勃勃又理性剋制,教育是個慢功夫,需要反覆沉澱打磨。

  火熱的在線教育,還遠沒有到格局形成的時刻。

  英語流利説創始人王翌:

  2017年將成為“AI+教育元年”

  從5年前誕生的一款工具化產品到2017年付費用户達到60萬,一開始投身教育便決定“不做容易的事”的英語流利説創始人王翌發現,賽道上打起人工智能概念(AI)的教育品牌越來越多了。

  “很多已經在賽道里面的公司,甚至很多跟AI八竿子打不着的公司,需要臉上貼個AI的標籤,不然不時髦,不好給資本講故事。”王翌表示,AI是一個很有用的工具,但AI不是説招兩個學人工智能的Phd(博士)就可以搞定,它背後的東西是需要創新的。

  王翌表示,2017年將成為“AI+教育元年”。AI已經成為快速提高學習效率,減輕人工負擔的重要方式。英語流利説基於自主研發的語音識別、口語自動測評和自適應學習技術,打造了人工智能英語教師。

  就在前不久,英語流利説宣布成立顧問團,美國工程院院士、普林斯頓大學教授李凱,認知神經科學家、耶魯大學心理學教授Nicholas Turk-Browne以及教育學家、斯坦福大學教育研究生院院長Dan Schwartz加盟。王翌表示,人工智能在教育領域已從基礎技術進入實際應用領域。

  如何從一款免費的工具類產品變成獲得持續收入,找到穩定商業模式的公司?王翌表示,教育行業的公司大致可以分兩類,一類是還沒出生就有商業模式,比如有很多(公司)就是賣課;還有一類就是像流利説這樣的公司,它是以互聯網工具的形式切入,先獲得了一些流量和數據。在這個過程中,來探索自己的商業模式。

  “教育行業的付費模式將從課程收費轉變到結果收費。”王翌認為,隨着AI時代的到來,教育將從過去的課堂化、在線化進入到智能化的第三階段。將有一種新的生產力來驅動教育行業,過去傳統培訓機構的三大成本:招生成本、老師成本和場地租金的成本將通過AI的大規模應用得以緩解。

    北京晨報記者 韓元佳

  VIPKID聯合創始人陳媛:

  “人工智能不會替代老師”

  “坐在電腦前刷了半天,還是沒約上David老師的課。”來自媽媽們的“抱怨”從側面印證了VIPKID的躥紅速度。而在VIPKID聯合創始人陳媛眼中,這一輪的英語熱潮恰恰來自移動互聯網的飛速發展、全球頂級教育資源的高效連接以及中國家庭的消費升級和對低齡國際化教育的旺盛需求。陳媛分析在未來的3-5年,少兒英語的互聯網滲透率將達到30%-40%。

  根據艾瑞諮詢發佈的《2016年中國少兒英語學習報告》,有31.3%的家長在孩子英語學習上年花費為5000元至10000元,年花費在15000元至20000元的家長佔比12.3%。

  為什麼家長和孩子願意花費一年幾萬元去學習英語?隨着AI與教育的深度結合,未來的學習費用會下降嗎?

  陳媛表示,VIPKID的用户不僅僅侷限在國內一二線城市,現在已遍佈全球35個國家和地區。隨着教育全球化的到來和國際化人才觀的養成,中國家長會越來越關注孩子的早期英語學習,未來會有更多的中國家長選擇在線英語學習。

  “人工智能與教育結合的本質是提升孩子英語學習效率,人工智能讓線上教育變得更好,更具有互動性。”陳媛表示,比如老師在教學生“plane”這個單詞的時候,交互式學習場景可以根據老師的發音實時呈現出一架飛機。但人工智能再強大,也永遠不可能擁有教育中老師的關愛與創造力。

  “在人工智能時代,老師的價值將會更加凸顯:人工智能將承擔人類更多的重複性、機械性的工作任務,而創造力將成為人類不可替代的核心競爭力。因此,培養孩子獨立人格和自我成長意識就顯得越發重要,未來教育必定將突破對分數和基礎知識的考核,更加註重對思考力、表達力和創造力的培養,而這恰恰是老師在教育中最核心的價值體現。” 陳媛表示。

  北京晨報記者 韓元佳

  WePlay聯合創始人殷星昱:

  音樂教育市場也需要一個新東方

  年會舞台上一曲鋼琴演奏《菊花台》,左右手配合流暢,情緒飽滿,音符有力,台下喝彩的大多數人或許想不到,這有可能只是戴着耳機坐在電鋼琴前練習兩節的速效成果。

  北大讀書、美國芝加哥大學畢業的WePlay聯合創始人殷星昱原本在美國最大的互聯網停車預訂平台擔任銷售市場部負責人。作為公司唯一的中國人,在職期間保證了銷售額以每月50%的速度增長,但準備回國休假的她提出申請後,美國老闆便惆悵地預料到:“你回到中國就不會再回來了。”

  “中國的市場太大了,我的心也野了。”殷星昱告訴北京晨報記者,在美國處理融資事宜的時候,她和創始人Sheila遇到了徐小平老師。徐小平對她們的商業理念很肯定,覺得團隊非常互補,建議她們回國創業。

  剛回國那會兒,殷星昱她們瞄準的是“都市白領下班後的休閒空間”,她發現音樂類課程格外受歡迎。這讓3歲就坐在琴凳前學琴的殷星昱決心做點什麼。殷星昱表示,她們走的是用户倒逼產品的路線。“學過琴的人都知道自己一路走來遇到了那些坑。”

  在正式開業之前,團隊花了很長的時間打磨適合成年人的教材。殷星昱表示,成年人學琴的目的性很強,有的是興趣驅動的技能性需求,有的是場景驅動的表演性需求。所以她們設計了不同的產品線。一種經過8-12個月的系統學習,達到業餘4-6級的水平,收費5988元;一種通過2個月、21次的學習,短時間內快速掌握幾首流行或複雜的曲目,收費1988元。一年多,WePlay在北京已經擁有5家空間,平均每家空間擁有40個琴位,幾千名學生,配備全職老師和課程顧問,年流水數千萬元。

  北京晨報記者 韓元佳

  茉莉英語創業者瞿婷婷:

  只做小而精,而非盲目跟風

  很多線上英語老師的經歷可能都和瞿婷婷相同——先是在線下教育機構當英語老師,隨後接觸到在線教育,覺得很新鮮,又比線下教育更高效便捷,於是當上線上英語老師。

  不同的是,瞿婷婷更進了一步,在積累了豐富的互聯網教學經驗和眾多的粉絲學生之後,憑着對在線英語教育的專業經驗和無限憧憬,2015年她選擇走上創業之路,創辦了自己的在線英語教育品牌——茉莉英語。

  “在線教育在國內成長了十來年,產品更新迭代,模式層出不窮,我認為這個賽道潛力無窮大。”瞿婷婷非常看好在線教育的前景,但她的思路與目前市場上很火熱的大品牌不同,“只做小而精,只為研發最適合中國孩子雙語理解的課程和教學法。”

  瞿婷婷説,創業過程中有過實力投資人拿着沉甸甸的資金想找她合作,也有很多同行給她策劃很多建議和發展思路,但她依然堅持自己的路線。

  “作為教育者來説,這個行業需要回歸理性,不能按照互聯網的思維,一味求快、求勐。什麼課程產品才是適合中國孩子的,能產生實際效果的,也就是客户真正所需求的東西,而不是盲目跟風。”瞿婷婷認為,實際效果最重要,而非營銷手段推動。

  目前國內在線英語教育市場以一對一教學和外教為趨勢,因為小班課需要教研成本和人力成本比一對一大得多,一些在線英語教育大品牌也才在近一年開始開發小班課,而茉莉英語則一直堅持小班課程。瞿婷婷對於自己如今的成績還比較滿意,零廣告推廣,零資本運營,只靠口碑,茉莉英語已經在全國,特別是北京、上海等一線城市吸引了眾多忠實學員粉絲,包括少兒學員和成人學員,做到了90%以上的報名率和續費率。

  北京晨報記者 王莉

責任編輯:張韋韋 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