教育孩子應少一些“你不能”

  表弟是過敏體質,從小,舅舅舅媽對他的食物管理甚嚴,這不能吃,那不能碰。結果,他以“貪吃”而聞名,每每被父母耳提面命“不準再吃”。就算如此,他卻總能覷個機會,閃電般地彈出“魔爪”,兔起鶻落之間,一塊肥肉便不翼而飛。雖然過後不免要挨一頓訓,可畢竟佳餚美饌落入腹中,表弟便心滿意足地笑了。

  我媽甚憐憫之,便邀請他單獨來家做客,還告訴他,除了過敏的食物,想吃什麼吃什麼。我以為既無父母阻攔,他可以真正“飽餐一頓”。可出乎意料的是,想象中的風捲殘雲並未出現,他反而停杯投箸,連連道:“飽了、飽了,吃不了了。”仔細一看,竟不及平時飯量的一半。

  怪哉!是“佳餚”難以下嚥?可平時比這還平淡的飯菜,表弟還會偷吃搶吃;是做客的矜持作祟?然而數十人的宴席,表弟依然會我行我素。難不成表弟並不貪吃?不可能的,我笑自己的愚。

  其實,我發現他飯量並沒有想象的那麼大,也沒有大家説的那麼貪吃。他只不過像彈簧一樣,在“你應該少吃”“你不能再吃”的“鎮壓”下,一次又一次地反覆彈起。

  是啊,不只是他,還有不少孩子,習慣彈開所有“你不能”、反抗所有“應當”與“應該”。

  由此聯想到暑假的安排。父母口中的暑假,應該讀書學習,不該荒廢、不該玩遊戲。結果呢,往往是習題集的下面壓着遊戲機。

  暑假應該怎麼過?不如對假期安排少一些“應該”與“不該”。讀書可以,遊戲也行,少了“應該”的侷限,讀書可以令人滿是遐想;少了“不該”二字的壓力,我們才能發現自己真實的飯量。真正讓你敞開了遊戲、嬉鬧,你才能在歡樂之後感受到貧乏。

  在日復一日的學習結束之後,請把暑假還給孩子,讓每個孩子有一個新鮮可感、興味盎然的暑假。別忘了,“應該”所觸及不到的,是所有自由的靈魂;而自由裏面的,是發自內心的信任——相信孩子會明白自己內心的追求。

責任編輯:莫英 莫英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