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書傳承人走進大學課堂 解讀神祕文化密碼

  \

  江永女書傳承人蒲麗娟

      大公網3月24日訊(記者姚進 湖南報道)日前,江永女書傳承人蒲麗娟帶着古代女性生命中最温暖的慰藉——女書,來到湖南師範大學開講,讓大學生感受女書文化的獨特魅力。中國語文現代化學會副會長、語言學博導彭澤潤教授主持這次講座,並且進行了專業講解和點評。

      文字與吟唱聲情並茂

      通過現場演示書寫女書,蒲麗娟向聽眾介紹了女書的特點、起源、被發現的過程、書寫的要求、歷史價值和精髓。她説,女書文字雖然只有500多個,但它卻表音不表意,一個音可以代表很多個字。女書書寫時要從上到下、從左往右,還要斜着寫,寫出清秀的感覺。當地人稱之“長腳蚊”,其實它比蚊子漂亮多了,雖然只有點、豎、斜、弧四種筆畫,但女書纖細娟秀,如風吹柳絲,其曼妙動人的構造像一位削肩細腰又端莊典雅的古代仕女。

      “清早起來步遙遙,手拿梳子在梳頭。”演講中,蒲麗娟唱了一首《梳頭歌》。 歌聲時而高亢,時而温婉,充滿着神祕色彩。她介紹,女書文字的形體是長菱形,筆畫只有點、豎、斜線和弧線4種。這種造型奇特的文字,非常秀氣。女書記錄的方言歌謠,用湖南江永當地方言吟誦和吟唱。吟唱更加聲情並茂,意味無窮。

      蒲麗娟是女書傳承人,自幼在其母親(女書傳人何靜華)的影響下,按照原生態的女書傳承方式,全面掌握了傳統女書的讀、寫、唱,及刺繡、織錦等女紅技能,並能用女書進行文學創作。2005年以來,蒲麗娟創作有《麗娟勸母》等10餘篇女書作品,其中創作的《消除對婦女歧視宣言》被聯合國教科文組織收藏。她書寫的女書文字筆劃纖細秀麗,美感突出,有較強的藝術欣賞價值和收藏價值。

      傳承女書重在傳承美德

      蒲麗娟認為,傳承女書不僅是要會讀、會寫女字,更重要的是要傳承女書文化中女性的美德。她介紹,女書又稱女字,是專給女性使用的文字,也是世界上唯一的女性文字。它對漢字的結構有着潛移默化的影響,同時又是漢字的另一種表達形式,讓世人對中國文化的了解和認識,又多了一個新的窗口。

      目前,用女書記載的故事也有很多,如《梁山伯與祝英台》《太平天國》等。女書的精髓是家風教育,主要是母親對女兒的教育,母親做女紅時,把女兒叫到身邊,對女兒唱女書歌,教育女兒要守規矩、尊老愛幼等。蒲麗娟憑着自己對女書的執着熱愛和不懈追求,讓女書習俗的傳承工作有了更深入的發展,獲得了國內外專家的一致好評。她表示,自己不僅要宣傳好女書,還要守護好女,讓女書文化傳承代代相傳。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