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點冷評:致“3.15”,假課文你們打不打?

  文|徐孟楠

  近日,一篇小學課文《愛迪生救媽媽》引起了熱議。據《都市快報》3月7日報道,杭州市外語實驗小學的校長張敏被一個偶然發現“驚呆了”——看到人教版二年級語文課本里有篇名為《愛迪生救媽媽》的文章。他説這是八年前,杭州多位語文老師曾質疑過的一篇文章,幾位老師當時甚至得出結論:“這可能是篇假課文。”

\

  這裏幫助那些沒看過課文或者記憶已經淡薄的朋友回憶一下,《愛迪生救媽媽》主要説的事愛迪生在7歲的時候想出鏡子聚光的方法幫助母親順利進行闌尾炎手術的事情。其故事真實性就是老師們首先關注的焦點,世界第一例闌尾炎手術在1886年,而愛迪生7歲那年是1854年整整早了32年,總不會是穿越了吧?所以這個課文之中所講的故事定然是假的無疑。

  這篇“假課文”違背歷史事實,違背科學常理,也違背了做人要誠實的基本品德要求。儘管編著者的初衷或許是為了弘揚正能量,然而以虛假的方式、錯誤的內容來達到這一目的,就無疑是緣木求魚、南轅北轍了。

  其實教材上出現假課文,並不新鮮,早幾年就有《醜小鴨》、《斑羚飛渡》、《長城磚》等課文引起過爭議,裏面或是編著者更改原文導致原來文章的氣韻皆失,再或者就和這次的“愛迪生”一樣,根本就是子虛烏有的故事。幸運的是,近幾年這類課文少了不少,但是少了並不等於沒有,這篇“愛迪生”不就仍頑強地在書中的夾縫中留了下來嗎?

\

  《羚羊飛渡》插畫

\

  《長城磚》節選

  這是一件需要重視的事。對於教材而言,總歸是為了實現某一階段學生教育目標的參照物,至少應該嚴肅一些,就算找不到其他課文來替代,至少也應該把“假課文”請出去,難道中國從古至今那麼多文人墨客的作品之中就找不到一篇能夠代替的嗎?恐怕不盡然吧!

  更何況這假課文的笑話還是鬧過又鬧的,這正是筆者所奇怪的地方:明明八年之前就已經被登記在案的“假課文”,怎麼又能堂而皇之出現在小學生的課本之中呢?其原因筆者猜想,大概就是一個字——懶。

  舊有的教材出現問題,下一步必然就是以新教材替換之,這個以舊換新的過程中,換什麼?怎麼舍?由誰來?這林林總總的問題對於實際操作的人來説都是麻煩事,與其一遍一遍請示領導,還不如待得風聲過去,保持原來。反正新聞的生命力是短的,以後的事情誰又知道呢?反正到時候可能就是別人來負責了。再説了,小學生的課文用得着那麼較真嗎?

  事實上,還真就需要,畢竟教材始終是教育的重要一部分。就讀小學的年齡大多在6-12歲,這個年齡段的孩子好奇心強,注意力卻不容易集中,對於學習的興趣不夠穩定,需要外界進行興趣的引導,教材正是起到這樣的作用。不管是低年級大幅插畫之中點綴上拼音的要點,還是高年級課本重視故事性的選段,都是一樣的,就是在枯燥的知識灌輸之外,吸引學生保持注意力,從而延續學習的動力。

\

  而一篇課文的真假為何被反覆強調,也正是因為在這個年齡段中,學生各方面都在成長,儘管如此,但是也已經逐漸有了是非對錯的觀念,甚至於這時候的對錯觀念在他們所處的教育環境中是至關重要的,就算是為了培養好孩子未來的三觀,對於教材也得嚴格把關。有人説,課本里的童話是假的,寓言故事很多也是假的,為什麼這些假故事可以接受,這則“愛迪生的故事”卻接受不了,筆者認為名人的故事不同於童話,是完全可以進行考證的,他對世界做了什麼有什麼貢獻?這樣的故事對於孩子以後認識世界了解世界是沒有矛盾的。我們總歸是在教育孩子去認識真的世界,而不是去要孩子認識一個謠言的世界吧。

  不是每一個學生都會喜歡上課本教材,這是完全可以理解的,世界上本來也沒有完美的教材,更何況中國的教育又那麼緊,學習的壓力又那般大,使得教材多半是成為壓榨時間的幫兇,但至少不要讓孩子是因為這種完全可以杜絕的事情來喪失學習的熱忱。

  “3·15打假大會”不妨也可以打打這種課文的假,假的課文可以説和那些毒奶粉有過之而無不及,毒奶粉毒害的是孩子身體,假課文害得則是孩子的心智發展,它也同樣不會受到人們歡迎,于學生而言,學習的時間是不應該被浪費在這種事情上的;對於老師而言,三尺講堂上應該是不屑於去講這種事情的;而對於家長而言,誰又希望自己的孩子是聽着假的名人傳記長大呢?

  中國數千年來,“誤人子弟”都是極大的罪過,作為教育兒童的教材,更不可不慎之又慎。這次“假課文”受到的關注比八年前更多,議論的聲音也更大,人教社3月21日發出説明,將進行爭議文章的全部替換,所有的舊版教材也將在9月換成新的。希望這次應該是真的可以和“假課文”説再見了。


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