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特別教育創始人陳鋒談 “問題學生”

  感謝社會各界對特別教育的關注和支持,是你們的認可激發了我堅定做好對“問題學生”進行‘特別教育’的信心和決心;因為這更加推動我用堅忍的心,以堅忍不拔的意志做好對“問題學生”的特別教育工作,去探求對“問題學生”進行‘特別教育’的本質與真偽,尋求雄辯事實。

  關於“問題學生”,早在2008年《特別的孩子,特別的教育》這篇文章一開頭,我就明確描述:“如今我國出現了這樣的一些孩子,他們:網吧夜不歸,酒吧舞廳喚不回,渾渾噩噩過,學業全荒廢……現今有些孩子吃要高檔、穿要名牌、玩要現代……這樣一些孩子看起來很特別,他們有特別的個性,特別的表現,而且表現最明顯的是在學校不愛學習,在家裏惹爸媽生氣,在社會上尋釁滋事等。這樣的孩子自尊心都很強,很愛面子,也不喜歡別人批評,你説他,他就跟你急甚至發火,更有甚者就私自或者結伴離家出走,要麼就説不想活了。”在接受各大媒體採訪中,我也反覆作過一些基本表述和介紹。從我由“問題學生”而創辦‘特別教育’學校以來,歷經12個年頭,“問題學生”已經成為我意識中不可磨滅的一個印記,我暗下決心要用大愛改寫這個印記,用堅忍的心精心雕琢這顆印記。因此,探求通過‘特別教育’改變“問題學生”,就成為我整個人生職業生涯中一條通向天邊的路。

  \

  陳鋒校長和中國科學院院士、教育家楊叔子交流中

  談起“問題學生”,在概念表述的語境上應該有一個明確界定。他們“在學校不愛學習,在家裏惹爸媽生氣,在社會尋釁滋事”,這應該表明,同一對象在三個生活環境中具有各自不同的特徵,即在家庭生活環境裏,父母眼光透視下是“問題孩子”;在學校學習環境中,老師眼光透視下是“問題學生”;在社會活動環境下,大眾眼光透視下是“問題少年”,廣義上而習慣稱其為“問題學生”。這樣對“問題學生”表達的界定,目的只有一個,探尋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的可行性與科學性,進一步的直接要求“問題學生”,在接受‘特別教育’過程中逐步樹立“對父母有愛有孝心,對老師有尊重,對他人有禮貌”的人生價值觀,培養良好的思想道德品質。

  社會的演進與發展進步,總會留下歲月和時光沖刷的深深痕跡。儘管這種痕跡在人類社會發展長河裏任何一個時代都客觀存在,但我們這個時代,尤其中國跨入改革開放的一個全新的時代,這個痕跡就十分凸顯,也倍受關注與輿論。簡略探尋“問題學生”的出現原由,自然就與我們這個時代緊密貼合在一起了。總體上説,社會價值取向指導下個體價值觀受到的影響;中國優良傳統在個體傳承發揚過程中的態勢;多元文化尤其東西方文化交匯碰撞在個體的反映。這一些因素集中體現在對人影響的教育學意義上。我們應該在理論上完全明白和理解:一個人生命歷程的教育學意義、即人的健康和全面發展是一個連續與非連續的辯證過程。如果忽視或者過錯性的背離了這一點,教育科學的發展或許會走一些彎路。

  具體談,“問題學生”的出現,一定不是孤立事件,他總是關聯着其它一些因素。我們還是從三個環境層面來加以認識。(一)家庭方面。家庭對孩子的不當教育,已經不是小概率事件,也是不爭的事實。一個素質低下的母親,家庭一定是不幸福的。這話説得有點絕對,但對我們的思考一定會有幫助。生養和教育自己的孩子,是偉大母親的天職,兩方面缺一不可。至於目前,家庭教育怎樣教、用什麼教就更是一個突出問題了。(二)學校方面。學校看得見的是校園,看不見的是價值觀,是思想和精神。學校教育不是用看得見的校園,而是用反映社會主義核心價值觀的具體科學文化知識教育培養每一個學生。然而,學校教育實際過程中存在着教育思想不端正,教育措施不力,教育方法不得當等,有可能直接導致“問題學生”出現。目前比較明顯的不足有三點:(1)管教不管導;(2)教知不教德;(3)重優不重劣。(三)社會方面。社會就像個巨大超市,任何人進入這個超市,都會被琳琅滿目的商品誘發心中的需求慾望。理性的成年人知道約束自己,未成年人即青少年人約束自己的力量,客觀上要弱許多。加上其它一些負面影響,部分青少年學生極有可能出現違背社會公理和準則的行為。最後一個,學生個體主觀方面。本來處在成長髮展階段的青少年,認知能力與判斷、選擇水平就很低,加上缺乏外在的正確引導,他們的“意義障礙”會更加明顯,從而導致語言和行為的不良。“問題學生”產生的一個深層次原因就在這點上,但這一點又是動態的,不是一成不變的。因為他們在成長,他們在長大,成長長大中,他們時刻在變化。

  青少年是祖國的未來,是國家興旺發達,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準人才。因此,及時選擇對“問題學生”的教育策略,加強其教育即刻不容緩,又不是應急之策,需要常態化,制度化。

  面對“問題學生”,激發了我的人生熱情與責任,去做一種特別教育的事業,針對“問題學生”,要突破傳統和常規的教育模式,探求一種全新的教育方法。於是我找到了‘特別教育’,從一開始我就沒有後悔過,甚至是一路勇敢走來,我已經收穫了喜悦。

  教育本性在於教育目的。而任何類型的教育目的又都是以培養人為總目標。不錯,我們‘特別教育’理所當然的也是培養人。我們所培養的人就是“問題學生”的轉變。這樣學生的一些特徵,一是年齡在10——16歲之間的少年,是處在生命成長髮育的關鍵性階段;二是不在學習狀態,基本是具有程度不同的不良心理、不良行為、不良品質的學生。在進一步思考研究“問題學生”特徵的過程中,我頭腦裏逐漸映出幾個區別。由第一點引伸看出‘特別教育’,區別于生理殘障的“特殊教育學校”。這種教育的人(學生),生理上是有缺陷的,而“問題學生”生理是健康的;由第二點引伸看出‘特別教育’,區別于常規的、常態化的小學、中學普通學歷教育。這種教育的人(學生)無論生理、心理都是正常的,而“問題學生”有思想上的障礙,又有行為上不良。這樣分析就為我們確定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目的,奠定了一個理論與實踐相結合的認識基礎。

  \

  學生在行軍拉練途中

  首先,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其根本目的:依據我黨十八大提出的教育方針,提高“問題學生”的綜合素質,培養德智體美全面發展的社會主義人才。其次,‘特別教育’直接目的:矯正不良心理;轉變不良行為;轉化不良品質,簡稱“矯正;轉變;轉化”。這個直接目的同時表明的就是,通過‘特別教育’所要解決“問題學生”問題的內容、即(心理、行為、品質。)因此,這裏可以看出,我們實踐着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的思維邏輯。那麼進一步表明,目的一定,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的內容就十分清晰地展現出來,接下來就是細化“特別教育”內容和確定‘特別教育’策略與方法。

  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的基本內容:心理健康教育;思想道德教育;科學文化教育;基本生活技能訓練;基本行為養成訓練,簡稱:“三個教育”“兩個訓練”。除此基本內容外,平時不定期的結合黨和國家的重要事件還要開展專題講座,時政報告等。再看核心內容或重點內容:重點屬於思想道德教育的‘紅色教育’又稱‘革命傳統教育’,主要是傳承‘紅軍精神’教育,讓‘紅色基因’永不褪色。它主要包括從1911年辛亥革命到1921年中國共產黨的成立直至1949年新中國誕生,這一時期的重大革命事件等內容;除此,思想道德教育每週有2課時的常規教學,內容有理想信念教育;人生觀、價值觀教育;傳承中華優秀文化教育;普法教育和基本國情教育;“兩個訓練”的具體內容是,從日常生活起居到初入社會的人際交往等,訓練時間每天有5個課時的安排。心理健康教育,基本是參照教育部基礎教育司,統一編髮的“初高中學生心理健康教育大綱”的主要內容。

  教育內容往往決定我們確定教育方法和手段。‘特別教育’的方法和手段,從接受教育的對象方面來看,我們的要求是:知與行。這顯然同應試教育,對學生的要求背和記是有根本區別的。這樣的差異相應表現在具體教育方法上就完全是兩種畫面。

  “特別教育”呈現的畫面是“大課堂”“大感受”“大認知”。對“問題學生”的‘特別教育’,從一開始我們就不是讓學生成天坐在教室裏,甚至課間10分鐘都不讓學生出去;我們也不是天天按部就班上文化課(注意:不是不要文化課)。社會有多大,我們的課堂就有多大(大課堂),走向社會、走進大自然,尤其是“紅色景點”、具有紅色革命意義的遺址等地方,耳聞目睹了祖國的大好河山、人來人往,還有為建立新中國曾燃起過戰火硝煙的印跡的地方(大感受),繼而這些在和平環境下出生和長大的娃娃客觀上就有一個全新的認知過程(大認知)。

  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顯然要有一個特別能幹事情的教育團隊。12年來,在我的帶領和打造下,這個‘特別教育’團隊的每一個成員,包括後勤服務管理、安全保障,甚至汽車司機在內,個個懂得‘特別教育’,人人理解轉變“問題學生”的重大意義。因此,對“問題學生”實施‘特別教育’,我們的團隊已經形成穩定態勢,他們特別能吃苦、特別有擔當、也特別能戰鬥。

  所以,我做‘特別教育’工作的同時也嚴格要求我們的教員。我始終有一種信念:永遠跟黨走,矢志不渝。永遠講政治,不忘初心。沒有黨的領導,就不會有我陳鋒的事業。我常説一個教員要對學生的一生負責,對整個社會負責,就必須使自己的職業勞動具有良好的效益,使每個學生表現出品德優秀。所以,教員自身的思想、品德、心理等就決定其教育效果的程度了。我有一種思想:始終把‘特別教育’當成一番神聖的事業,而不只是一份謀生的職業。做事業就要修煉自身,修煉做人。做人不應該是簡簡單單的,需要從生活的細節上做起,唯有從生活中的小事做起,才可能成為一個接地氣,一個實實在在的人,才可能有將來晴朗的藍天;唯有這樣,才可能做到人見人愛,花見花開;唯有懂得怎樣做人,才能無憂無慮、優哉優哉地享受生活中的點點滴滴,你的事業才可能做成功。我有一套方法:首先我明確一個前提,“問題學生”並不是笨學生,他們個個聰明伶俐、生動活潑,對某一些事物有濃厚興趣,也敢於“突破”自己,因此做‘特別教育’具有很大風險。借用馬克思在分析商品交換的困境時説過的一段經典話,困難和解決困難的辦法是同時產生的(大意)。為把風險降到最低,我用四個字“盯、管、抓、查”來確保‘特別教育’的安全與成功。我有一個要求:經常要求自己也告誡我的團隊每一個人,“開動腦筋,敢於擔當,加強學習,力爭進步,在每一天某件小事成功中得到快樂,只有自己快樂了,才能使學生也得到快樂,最後才能體現到我們每一天的工作價值和人生價值。”由此,我特別強調“執行力”。我有一個原則:就是我們每一個教員要做到真心愛學生,始終把學生的健康和安全放在第一位。唯有科學和理性才能教人站起來,真愛就應該是科學的愛,理性的愛。“給學生一張笑臉,讓每一個學生從中感到温暖。”這是教員走進學生心靈世界的法寶。每一個教員應把愛心分給每一位學生,尤其我們對待“問題學生”,在自己的心中應當有每個學生的歡樂和困惑。”教員多用“愛”的甘露去滋潤和鼓勵每個學生,學生才會相信教員心甘情願地圍繞在教員身邊,最後得到改變。

  \

  陳鋒校長和學生親切座談

  總之,我堅信只有教員能力強,才能培養出優秀的學生,也就是我2008年提出的“教員強則學生強,教員敬業則學生進步”,這是我時刻提醒教員要牢記的。我常跟學生講你們是父母的孩子也是祖國的孩子“你們只有現在為祖國讀好書,將來才能為人民做好事”。我時刻告誡我的團隊,如果前進有困難我們一起去戰勝;如果前方是坦途我們一起大步前行,為轉變“問題學生”,我們腳踏實地、我們披荊斬棘、我們開心快樂。如今,我體會到:既然選擇了轉變“問題學生”的‘特別教育’這一崇高事業,我倍感珍惜;雖然很辛苦,可我們依然要錘鍊堅強;當每天跨進學校大門,面對一張張充滿期待的面孔,我依然要多一點理解;對複雜人生的思考,我要堅守正義;對人類社會發展的認識,要信仰真理;面對眼前的生活現實,要操持誠信;只有這樣才會成為一名合格的教員、校長。

  談完上述觀點和想法,我內心似乎更加敞亮。歷經12年特別教育的探索實踐,實踐證明中國“特別教育”正行走在路上,還沒有到觀止的時候,因此,我和我的團隊還需挽起袖子加油幹,努力學習習近平同志勵精圖治的偉大精神,繼續開拓‘特別教育’事業,雕琢“問題學生”的幼嫩心靈,讓更多“問題學生”的“問題”得到解決,讓更多的“問題學生”得到轉變重返學習課堂,讓更多有“問題學生”的家庭得到温馨露出燦爛的笑容,讓我們的社會更加和諧,為中華民族的偉大復興中國夢而努力工作!


掃一掃,關注大公網《晨讀香江》公眾號

責任編輯:徐孟楠 徐孟楠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