這所特別學校“特”在哪裏?

  在中國冠名特別學校的很多。

  可以説百花齊放,山東、江蘇、湖南、湖北都有,從2000年後,這個以矯正不良學生行為習慣為教學理念的學校如雨後春筍,迅速在教育界和社會引起了家長的強烈關注。

  更可以説良莠不齊,山東電擊治療網癮,湖南學生被老師毆打致死等極個別案例的出現,這些不同於常規學校的教育方式,往往又會陷入爭議的旋渦之中。

  但在湖北宜昌有一所特別學校,從辦學至今,歷時11年,先後入學4000多名學生,跟蹤調查顯示,孩子的轉化率超過了90%,受到了社會的一致認可。

  這所特別學校就是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這所學校為什麼能在多元化的教育結構中脱穎而出,它究竟“特”在哪裏?

  特別的校長:前瞻務實以校為家

  説一個校長決定了一所學校的發展,一點也不為過。

  陳鋒,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校長。中共黨員,中國特別教育創始人、中國民辦教育十大傑出人物,湖北五四青年獎章獲得者、湖北省青聯委員、宜昌市政協委員。

  隨着時代的發展和社會的變遷,青少年的教育問題也出現了多元化。陳鋒説,如何才能喚醒叛逆青少年暴戾乖張的外殼下最純真最柔軟的內心,變成真正陽光的孩子,如何讓一個個已經迷失方向的青少年重新插上夢想的翅膀,蜕變成新的自己?其實已經不在學習狀態的他們需要一種全新的教育、一種特別的教育。

  在這個背景下,陳鋒創建了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當時在教育界,這樣的學校並不多。特別教育這種針對“問題學生”而展開的教學,無論是辦學理念還是教育方法,都沒有現成的經驗可借鑑,一切還要在實踐中不斷的摸索和探討。

  在和陳鋒校長的交流中,我們最大的感受是務實。教育孩子是一個很藝術的工作,但落實到每一個孩子,陳鋒希望特別教育會給“問題學生”一個契機,一次機會,能在關鍵時刻給予他們關心和幫助,也許這份愛就可以改變學生的一生。

  陳鋒用自己的實際行動做到了以校為家,大年三十也是和孩子們在一起度過。陳鋒説,他最享受的時刻,就是晚餐後和孩子們坐着小板凳,在操場上聊天,晚霞映在孩子們的笑臉上,那一刻真的很美。

陳鋒校長和學生在一起親切交談

  “從事教員這項工作,需要無私奉獻,要具備藝術、技巧、愛心。這是個獻身的事業。”學生家長、著名作家徐世立先生在2012年人民文學出版社《一個孩子的戰爭》中這樣評價陳鋒的工作。

  特別的教育:紅軍精神寓教於行

  陳鋒沒有當過軍人,但對軍人有一種天生的崇拜。他的兒子十多歲了,陳鋒給他取的小名就叫“小八路”。

  2010年,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正式被中共中央黨校、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教育發展中心、全國紅軍小學建設工程理事會批准為“全國紅軍小學建設工程宜昌少年紅軍學校”。

  “宜昌少年紅軍學校在全國都很‘紅’,不僅因為校名,更在於我們開展的‘紅色教育’,即革命傳統教育。”陳鋒説。

  近年來,學校組織學生徒步走遍了大半個中國,革命聖地延安、西柏坡、井岡山、廬山、韶山等都留下了學校師生的身影,總行程約兩萬五千裏。“社會有多大,課堂就有多大”。

學生紅色遠足拉練到達井岡山

  陳鋒和他的團隊經過近十年的探索實踐,摸索出一套獨特“紅軍精神+行知思想”的雙輪驅動法,學校秉承著名教育家陶行知先生“生活即教育,社會即學校”、“千教萬教教人求真,千學萬學學做真人”的教育理念,幫助全國三十多個省及香港、台灣、澳門等四千多名“問題”少年改正了不良習慣,培養了自信,找到了方向,成為真正的“陽光”少年。

  學校實行小班制,每班學生人數在8-15人,配備2名教員,學生每日訓練學習時間為8小時,教員們與學生24小時在一起,同吃、同住、同訓練、同學習、同娛樂。各班教員會根據每名學生的具體情況制定不同的教育訓練計劃,教員既是老師也要充當學生的生活保姆、精神保姆和文化保姆。

教員親手為學生縫補衣服

  從事特別教育工作,要特別能吃苦特別能戰鬥特別能奉獻。學生能不能轉變好,陳鋒認為,關鍵在於教員,思想是核心。建校以來,陳鋒和他的團隊一直努力探索用紅軍精神來教育轉化問題學生。“學校的目標是用紅軍精神教育我們的學生,要學生牢記紅軍精神,做到艱苦樸素,自力更生,知難而進,勇於擔當。”

  特別的愛:愛是一切教育的基礎

  家長把孩子送到學校,就是選擇了對學校最大限度的信任。陳鋒把這種信任,理解為一種無限的責任。這種責任,永遠沒有終點。

  一位考上中國人民公安大學的學生在來信裏寫到:雖然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是一所學校,但是卻給了我很多家的感覺,尤其是學校的校長和教員讓我感受到了家的温暖和親人的關懷;曾經最喜歡最期待現在最難忘的就是校長您和我們一起聊天,開 “茶話會”; 我永遠記得我們的口號—“勞我筋骨,苦我心志,展我風采,立志成人”。

學生隊列訓練

  陳鋒認為,愛是一切教育的基礎和前提。只有把學生當做自己的孩子,教育者才會傾其所有,幫助孩子們進步,“醫者父母心”與此同理。

  學校有嚴格的校規校紀,嚴禁教員以任何形式體罰或變相體罰學生。每次新來的學生教員都要24小時的看護,晚上學生不睡覺,教員就陪着他們,和他們談心,觀察他們的一舉一動,校長每隔一個小時都會親自打電話確認學生的安全。每一個“問題少年”的成功轉變都需要一群人的不眠不休。

  中國科學院院士、我國著名教育家楊叔子先生對陳鋒校長説:“你做了一件大好事”,所謂:“問題學生”只有差異,沒有差生。我們必須要承認差異,承認個性,烏龜就是烏龜,為什麼要和兔子賽跑呢?楊叔子表示,陳鋒在“問題學生”教育的做法上,能緊緊抓住學生的心理,是科學的。 “幼兒養性,童蒙養正”,願西點陽光照亮少年心靈深處!

陳鋒校長與中科院院士、教育家楊叔子在一起

  特別的褒獎:滿懷熱忱不改本色

  學校已步入第十一個年頭,十一年的時間足夠讓一個孩子從小學走進大學,足夠讓無數個曾經不可一世的叛逆少年浪子回頭擁有自己新的人生。

  十年磨一劍,功夫不負有心人,學校得到了廣大家長的廣泛讚譽,在社會上引起了強烈反響。新華社、人民日報、中央電視台、香港鳳凰衞視、台灣TVBS電視台、湖南電視台、重慶電視台、湖北電視台、人民網、中青網等幾十家媒體先後對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進行了報道,有些媒體稱呼陳鋒為:“魔鬼教父”、“問題少年的剋星”等。

  學校2007年被評為“宜昌市最受歡迎的民辦教育品牌”,2009年被中國關心下一代工作委員會教育發展中心指定為“全國德育示範學校”,2011年6月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共青團中央中國青少年紅色網絡行動組委會、全國紅軍小學建設工程理事會在釣魚台國賓館授予學校 “全國紅軍小學愛心公益獎”, 2011年12月被中國教育報湖北記者站、湖北省學校文化研究會評為“湖北省學校文化建設示範學校”, 2013年被宜昌市教育局評為“宜昌市民辦教育先進單位”,2014年10月被中國延安精神研究會、全國紅軍小學建設工程理事會等單位評為“全國五星級紅軍學校”。

中共中央宣傳部副部長翟衞華為陳鋒校長頒

  “全國紅軍小學建設工程愛心公益獎”獎牌

  經過我校全體幹部職工近十年的不懈努力和探索,功夫不負有心人,學校近期得到了中央綜治辦及省市領導高度重視和充分肯定,並向全國推廣。

  2016年1月18日,湖北省委常委、常務副省長王曉東同志對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辦學成果給予高度讚揚。宜昌市委副書記、市長馬旭明同志在2016年1月18日向省委考核組匯報工作時談及宜昌全力維護社會和諧穩定方面時説: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的辦學成果得到中央綜治辦充分肯定並向全國推廣,為宜昌市的社會和諧穩定作出了貢獻。宜昌市委常委、市政法委第一副書記、市公安局長劉紅洲同志2015年12月16日作出批示:加強“問題學生”的特別教育,經驗很好,成效明顯,值得推廣。望繼續完善,不斷提升源頭預防的能力水平,更好地推進“平安宜昌建設”和“法治建設”。2016年1月19日,時任湖北省委副書記、政法委書記張昌爾同志批示:“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的辦學經驗很好,請綜治辦在全省推廣”。

  2016年3月23日,湖北省委常委、宜昌市委書記黃楚平同志對我校作出重要批示:西點陽光學校的經驗和做法得到中央、省各級領導的重視和肯定,省委張昌爾同志批示“宜昌的經驗很好請綜治辦在全國推廣”,請市委市政府分管領導聽取西點陽光學校專題匯報,總結經驗,研究解決學校發展面臨的困難和問題。

  回顧建校歷程,陳鋒校長感歎曾經“非常艱難”,他告知記者,學校正在規劃新校區建設,重新調整學校的發展目標。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國務院副總理李嵐清同志為我們的新校園題寫了校名“中國工農紅軍宜昌少年紅軍學校”。

  陳鋒校長説:中央、省、市領導對我校的肯定,為宜昌少年西點陽光學校今後的發展更加指明瞭方向,鼓舞了從事特別教育工作者的工作熱情,也將不斷的鞭策我們把特別教育事業越辦越好,努力把我校打造成為全國聞名的紅色教育品牌,讓我們的紅軍精神代代相傳,紅色基因永不褪色,讓更多的“網癮少年”、“學困生”、“問題學生”找到方向,重拾學習信心,重返學習課堂,使千萬家庭重拾幸福,露出燦爛的笑容。

責任編輯:李孟展 DN029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