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出國實習被拉入網路詐騙團伙 培訓3天開始行騙

\

嫌疑人接受審訊

  11月10日,海淀警方在公安部的統一部署下,從柬埔寨押回90名涉嫌網路電信詐騙的犯罪嫌疑人。這個網路詐騙團伙在境外開設賭博網站,以郵件和QQ的形式招攬顧客,一旦投注者中獎金額超過5000元以上,便會被網站拉黑,獎金無法返還。

  目前初步統計,該團伙累計詐騙涉及數千人,涉案金額在千萬元以上。昨日下午,北京青年報記者在海淀看守所,採訪了辦案民警和相關嫌疑人,為讀者還原這起網路電信詐騙案件背後的故事。

  境外網路電信詐騙

  90名嫌犯被押回北京

  11月10日上午9時,四架從印度尼西亞雅加達、柬埔寨金邊起飛的中國民航包機分別在北京首都、上海浦東、杭州蕭山和廣州白雲機場降落,254名大陸犯罪嫌疑人被中國警方押解回國。

  北京警方此次押解回京的90人中,除了9名女性外,其他81名均為男性。這批嫌犯的年齡偏小,最小的只有16歲。經警方初步審查,這批嫌犯的整體文化水平不高,以初中及高中文化為主。他們大多在國內被網路平台或中介假借“高薪工作包吃住包接送”為名騙到柬埔寨,隨後加入犯罪團伙從事電信詐騙。

  該團伙分工明確,分為推廣詐騙網站小組、客户服務小組、負責衣食住行小組等。團伙主要隱藏在娛樂城等處實施犯罪,團伙老闆則很少露面。團伙管理嚴格,被騙到柬埔寨的新人一下飛機,護照就被拿走了。團伙成員被禁止相互交流及對外聯繫、禁止私自外出、禁止在工作電腦登錄任何個人賬號、禁止個人手機接入工作網路WiFi等。

  海淀分局預審的大隊六中隊劉大豐警官告訴北青報記者,這批網路犯罪活動嫌疑人主要以網路賭博為主,仿冒國內一些彩票官方網站,吸引投注愛好者。

  柬埔寨的一處大酒店是該團伙的主要辦公地點,嫌疑人大多是以“勞務輸出”的形式被“招聘”至柬埔寨,辦理旅遊簽證,到機場後便被收走護照,之後帶到駐地開始進行“培訓”。

  短暫培訓後,嫌疑人便開始每天按照網上搜索的關鍵字,專門進入涉及博彩、賭博、彩票、賭球等賭博內容的QQ羣,或者羣發郵件,在QQ羣和郵件內發佈資訊,招攬賭客點擊進入其提供的所謂博彩網站的鏈接,進行充值並參與賭博。

  劉大豐表示,該組織承諾“業務員”保底工資是5000元,如果有賭客按照其發送的鏈接點擊進入網站,併成功充值,“業務員”便可按照業績進行提成。

  按照目前嫌疑人的供述,目前四個涉案網站每天共有上千人在線,一天的流水至少10萬元。

  但是與其他的正規境外博彩網站相比,這些仿冒的網站最大特點是,後台可控,輸贏都在老闆的控制下,且賭客贏錢只要超過5000元,就會被後台拉黑,贏的錢也根本無法取出。

  大四學生暑假實習

  被堂哥拉入詐騙團伙

  今年9月8日,23歲的大四學生小杰終於實現了自己出國的願望。自從大學女友出國兩人分手後,他在朋友圈中發消息,立誓也要出國。

  隨着畢業臨近,他開始為實習的事情發愁,直到一個遠方堂哥到小杰家裏吃飯,他懸着的心不僅落地了,而且堂哥還告訴他,這次實習可以出國,去柬埔寨金邊一個娛樂城裏實習。

  小杰説,堂哥當時告訴他去娛樂城賭場工作,去之前他的心裏也有些犯嘀咕。“上網查了查,才發現在柬埔寨賭博不是違法的事情,於是我才去的。”小杰説,9月8日一大早,他自己花了3000多元買了機票飛抵金邊機場。在堂哥的囑咐下,一下飛機他便和接機的工作人員接上頭,一同前往柬埔寨的三人坐上一輛汽車,接頭的人便立即把他們的護照收走了。

  “當時説是給我們辦工作簽證,但直到最後被警察帶回來,我才再次看到了自己的護照。”小杰説。

  培訓三天開始行騙

  開始工作拉了一週肚子

  小汽車載着三人來到一個賓館,安排他們住了下來,一張牀上要睡兩人,行政部門的主管過來給他們發放了拖鞋、牙刷等日常用品。

  因為自己的堂哥是“公司”裏的主要負責人,所以小杰剛剛到來就頗受照顧。剛剛到公司來,他便開始了“盤口培訓”。也就是教他學習足球彩票怎麼玩,作為一個NBA籃球的資深球迷,小杰對足彩的接觸這才剛剛開始。從什麼是大小球、讓球,到如何簽單、盤點他學習了三天的時間。

  在培訓的這段時間裏,公司裏的老員工還帶他們參觀了娛樂城的賭場。在賭場的大廳裏他看到了賭城資質和在線賭博的證書,還有娛樂城華裔老闆黃某的照片,老員工告訴他,老闆黃某就是他們公司的老總。其實,公司只是租用了娛樂城三層、四層的場地,和這家娛樂城沒有任何隸屬關係。

  小杰説,剛剛到柬埔寨的第一個星期,自己吃飯也都不是很習慣。當地人吃飯比較油膩,這讓習慣了清淡飲食的他拉了一週的肚子。在幾乎虛脱的狀態中,他開始做賭博網站的推廣工作。公司給了他專門的QQ號,讓他用這個QQ號到網站上去投注,然後再在足彩、彩票等相關貼吧裏發佈投注中獎的截圖,一旦有人評論和諮詢,他便會將對方介紹到公司的網站上進行賭博。

  小杰所在的部門主要負責推廣,員工的工資也是根據拉來的客户賺取提成。員工通過發大量羣發郵件或者搜索有關博彩的QQ羣發佈消息,介紹客户前來賭博。只要客户連續三次在網站投注超過1000塊錢,便能賺取260餘元的提成。

  工作半月成主管

  被抓獲後相互串供

  小杰所在的部門都是初中或者高中畢業的員工,大學學歷的他成為員工中文憑最高的人,再加上和堂哥的關係,到柬埔寨不到半個月的時間,他便成了部門主管,協助堂哥開始了管理工作。

  小杰説,沒來柬埔寨之前開始他以為自己在娛樂城要負責酒店管理的工作,這讓學工商管理的他還曾感到一絲興奮。最終他卻發現自己負責管理所在部門“推廣員”,每天的工作就是負責和員工“談心”,遇到業績提成不好、工作受挫的員工,小杰便會和他們溝通,鼓勵他們好好工作。

  工作了一個多月,11月初的一天,還在睡覺的他突然聽到當地警察敲門的聲音,説是要查驗他們的工作證。小杰一屋子人剛剛開門,就被警察給控制了。小杰説,其實在工作期間,他就開始懷疑起自己的工作不像是正常的合法工作。每次員工外出都要提前報備,還得有其他員工的陪同,才能出去。每週他們只在週二放假一天,放假期間外出遊玩也是公司統一組織。

  就在當地警察安排大家回到賓館取自己的物品準備回國時,堂哥再次出現在小杰的宿舍。他告訴小杰,回國後不管誰問,一定要説賭博網站是娛樂城開設的,老闆是娛樂城老闆。

  之後在移民局等待回國期間,員工之間又再次相互傳話,強調回國後要統一口徑的地方。就連在被帶上大巴車準備乘車到機場回國的途中,小杰發現,員工們一個一個地回頭,像是擊鼓傳花一般再次強調了此事。

  回國後在海淀看守所裏,預審民警進行了三輪審訊工作,結果每輪審訊都發現前後90名嫌疑人的説法存在巨大漏洞,這才發現了他們串供的行為。

責任編輯:張潼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