澳洲留學:在悉尼大學法學院讀書的日子

  雖然在悉尼大學讀了整五年,但是感覺只是涉及到了它的皮毛。每一個學院,每一個專業的區別都很大。

  整體給我最深刻的感覺是:歴史。雖然相比牛劍,悉尼大學還算是年輕(1850建校),但是怎麼都是澳洲第一所大學。因為它最老,那傳統學科的優勢自然明顯(如醫學,法學),法學院下面細細講,醫學的話,基本上悉尼頂尖的公立醫院都是悉尼大學的教學醫院。

  而我最喜歡悉尼大學的一點就是它的古建築,這一點絕對霸氣超越悉尼其他所有大學。

  要說缺點,那也是歴史,包袱過重,改革艱難,你能想象2007年時,學校的電腦還在使用Win2000, 學生證是一張紙加塑封,網絡教學資源略等於無,交作業需要3.5英寸盤,蘋果機是彩色圓滾滾的iMac麼?不過在我畢業那年開始終於革新不少(在留學生身上收了不少錢吧)

  第二大缺點那應該是食堂,雖然聽說現在校園開放,進步了不少,但是我在校時學校幾個食堂的質量可以說是慘不忍睹。還好旁邊不遠就是悉尼的咖啡聖地之一Newtown, 其中的Campos更是多年被稱為神級的咖啡店。

  首先是法學院 (想讀商科的請往下拉)「Australian First Law School」 這個口號裏的「First」不光是指最早,也是指最好。說悉尼大學的法學院是澳洲第一,墨爾本大學的同學可能會有些不服氣,這裏我也就不爭辯了,第一第二分別不大。

  學生:

  至於法學院的學生,大概可以歸為精英中學,私立中學兩派。精英中學(相當於國內重點中學)一般是中產家庭出身,學習相當努力,各個都是學霸(我那年法學院高考分數線是 99.45/100),這群人畢業後做律師的很少,大多去了銀行。私立中學很多都有法律家庭背景,喜歡自己抱團,這些人大多成了政法界的中堅力量。

  校友的陣容強大,澳洲最高法院歴史上50位法官,23位是悉尼大學的,還有五位總理,十位司法部長,等等等等。

  校區:

  我在悉尼法學院的時候剛好遇到新法學院的修建,也就算是唯一一批經歴了法學院三個不同校區的學生。

  大一到大三因為雙學位的課程安排,是在悉尼大學老校區,沒什麼可圈可點。

  到了後來,有幸到了法學院的老校區,就坐落在新洲高院,律師協會旁邊,算是悉尼法律的心髒地帶,不過那棟樓空曠的Lobby,隨機更換的電梯按鈕,永遠數不清的樓層,一天給你四季的空調,讓人不斷想起MIB……

  大四的時候新的法學院修好,回到了主校區,新的樓倒是十分不錯,滿地的沙發,隨便睡,而且大多數建築都在地下,但是沒有了心髒地帶的優越感。聽說當時悉尼大學邀請法學院搬回主校區,給Dean說我給你大學裏面最好的地段,Dean的回答是,我們已經有了全洲最好的地段,幹嘛回去。

  課程:

  剛入學時影響最深刻的算是那當頭棒喝般的「法學基礎」。

  雖然是本科學位的第一門課,絕對是最難的一門。剛開學,買了課本,還另發了幾百頁的閱讀材料,算了算,平均每一節課閱讀量不少於50頁。

  第一個Assignment在第二周就要完成,還是自己去法院旁聽,寫記錄,那時一竅不通進了法院旁聽也是雲裏霧裏,還好運氣不錯遇到一個簡單的交通事故的案子,安全過關(美劇誤人啊!)。

  課程的安排也是最奇怪的,不光一周兩次Seminar(與其他學院不同,法學院的Seminar都是講師,教授級別的來教,不是Tutor教你寫作業),還有一節Lecture。不過Lecturer每周來的講師全部都是客座,有高院法官,有司法部長,總之就是法學院知名校友秀,每節課的主題更是各種各樣,直到最後兩周,才知道這些Lecture不是考試範圍!!!

  最後的Exam,本來以為take home exam很容易,結果一看,5000字論文!!

  到了第二學期,感覺班裏的人一下少了許多,許多……

  整個法學院最High應該是參加了Shanghai Winter School,是悉大法學院與華東政法的合作項目,在上海呆了兩個月學習中國法律係統。那基本上是每天三點下課,然後各種泡吧(開Party,法學院絕對很積極)。

  PS. 拉個仇恨,寫給那些想去其他法學院的,引用我們Law School Musical 裏面的一段台詞: 「Your Honour, I shall call our expert witness.」

  「What's his qualification?」

  「Mq University」

  「Not qualified!!」

責任編輯:趙宣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