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媽媽:德國中學是如何讓孩子認知世界的

  剛上德國中學的女兒可以自己選擇的課程不多,一個是要在法語、拉丁語和西班牙語之間選擇一門語言作為自己的第二外語,還有就是要在宗教和德育課之中挑選一門作為道德課程。她在二外的選擇上沒有疑慮,立刻選了西班牙語;在選不選宗教的問題上卻費了些腦筋,最後還是決定選擇比較中性的德育課。

  德國中學的德育課教什麼

  我以為這德育課無外乎是講講做人的道理與準則,以及與他人相處或是在社會生活中所要遵循的規則等等,但是翻翻她的講義,發現裏面的內容並不是簡單的教條,而是先從人文與自然的區別與關係講起,步步展開。其中有一節的內容是這樣的:

  「人與動物的區別在哪裏?從好幾百年前,人們就開始思索這個問題。哲學家雷內.德卡斯特斯認為,動物都是沒有感情和理智的機器,因為動物都不會說話,但是現代人知道,動物不僅可以擁有智慧,而且有些動物,譬如鯨魚,甚至擁有自己的語言;哲學家托馬斯.納戈爾認為,人類永遠也無法獲知人與動物的區別到底在哪裏,因為人不知道動物真實的生存狀態,但是他認為動物是有意識的……澳洲哲學家彼得.辛格爾不同意納戈爾的觀點,他認為,至少我們今天知道人與動物的共同點在哪裏:即動物也能和人一樣感覺到疼痛,而且動物也有自己的興趣甚至最喜歡吃的食物,他認為,所有有能力感受到喜悅或是痛苦的生物都有生存的權利,這種權利不取決於智商的高低。人也有聰明和不聰明的,但是他們應該擁有同等的權利。」

  全文在羅列了這些哲學家們的各種說法之後就結束了,沒有總結性的句子,也沒有明確的答案。作為成年人,我可以讀出字面下的意思,那就是引導孩子愛護動物、尊重生命,但是卻不去說破,而是讓孩子們以這些哲學思想為出發點在課堂上進行討論。課後的作業中有一道題是:「人與動物的區別在哪裏?論述你的觀點。」

  課後媽媽與女兒的對話

  我問女兒,你怎麼回答這個問題?她想了想說:「人可以有選擇,動物卻得任人宰割;人有兩條腿,動物是四條腿……」我忍不住笑了,說:「雞也是兩條腿啊,魚還沒有腿呢!」她一聽,有些尷尬地反問我道:「那你說區別在哪裏呢?」

  被她一問,我也愣了一下,這個問題還真是不容易。我清了清喉嚨,冠冕堂皇地回答她:「我覺得這區別在於理智的擁有,人能夠在必要的時候克制自己的慾望,不去做不應該做的事;但是動物的反應多來自本能……」話未說完,我自己先氣短起來,不僅是因為這個論點好像不是我自己的,更多的是我對這個論點本身的疑問:誰說人都是有理智的?誰敢說動物就沒有理智?但是這個不是現在我和女兒討論的重點,我對她說:「這個問題沒有最終的定論,隨着人對自然包括動物的認識的增多,會不斷有新的觀點出現。你現在要做的是按照你的了解與認識得出你的看法,並且說出為什麼。」

  我很欣賞德國學校裏的這種激發學生思考的治學方式。在很多問題上,譬如人與動物的區別,其實並沒有現成的答案,為了得到更好的解答,人們必須去不斷地探索。如果將一家之言當作定論或是真理去讓學生死記硬背,不僅會禁錮了這些年輕的頭腦,而且,長遠地看,這會阻擋人類發展與認知的腳步。

  當然,還有一點也是不可或缺的,那就是論證。女兒的題裏也要求了「論述你的觀點」。她顯然還不太明白這裏面的意思,我試着用淺顯的語言給她解釋:「這就是說,你要有自己的看法,並且說出你為什麼會這麼看。譬如A說番茄是綠的,B說是藍色的,那麼你怎麼看呢?你可以說番茄是紅色的,但是你不能聲稱番茄是紅色的,你得證明它是紅的,你也可以同意A的說法或是反對B的說法,但你得說出為什麼。」

  女兒有些似懂非懂,點了點頭就拿着書本上樓去了。等她下來給我看作業的時候,我看到她打了一個表格,三個橫格裏寫着她認為的人與動物的三大區別,一是人做事會經過思考,而動物不會;第三條是她的「腿論」,不過這次她寫了「很多動物是四條腿」,而不是「所有動物」。

  第二條是她自己原本的意見,也就是人可以有選擇,而動物卻身不由己。作為論據她寫了「很多動物生來就是被買賣和宰殺的,譬如豬,牠們根本沒有選擇。」我當然知道,她的論點和論據裏有很多不堪一擊的地方,但是這些都不是最重要的,要緊的是,她努力地思索過了,也試着論證自己的觀點。盡管女兒的論證還非常地幼稚,可是她明白了,她可以有自己的看法,只要她能夠有理有據地證明它。

  撰文/旅居德國的華人媽媽 林中洋

責任編輯:趙宣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