華人媽媽陪女兒經歴「不縮水」的德國性教育


德國性教育教材

  女兒十歲,上小學四年級,一天放學,她遞給我一封老師發給所有家長的信,我展開一看,上面寫着:「親愛的家長,下面幾個星期我們將在常識課上對學生進行性啟蒙教育。因為這個題目的敏感性,所以需要學校與家庭之間精誠合作。」

  為了讓家長更好地配合老師的工作,信裏還詳細地講述了該課程的內容與方法,最主要的題目有友誼與愛情、男孩與女孩的性差異、青春期的生理變化、衛生以及性交、懷孕和生育等。另外,信中還列舉了德國聯邦健康啟蒙中心所推薦的書籍與文獻,供學生與家長參考。

  我盡管早就知道德國性啟蒙教育開始得比較早,但是這麼早而且內容那麼全面卻是我沒有想到的。可是看看女兒的同班女生,有的已經比她高出一個頭,不僅如此,還開始出現青春期的苗頭,就又覺得這項舉措確實有着實際的意義。

  德國的父母在性啟蒙上比較開明,從孩子很小的時候起,就會通過蜜蜂與花兒的比喻回答孩子提出的問題,孩子進入的青春(前)期,有的家長就會直接或間接地給孩子講授性知識。我的女友碧爾吉特因為她女兒不願和她談及這個話題而感到苦惱,就拜托我仔細詢問我女兒上課的內容,好讓她心裏有數,我說沒問題,我一定會給你如實匯報。

  女兒上完第一次生理衛生課回家的時候,我小心翼翼地問她都學了些什麼,她說今天男生女生分開上課,講的是青春期身體上會發生的變化。我一聽,這和我在中國上初中時的生理衛生課比較相像,那個時候我們都十四、五歲了,上課的時候男女生分開,確切地說這個章節男生可以免修,考試也沒有相應的內容,所以就是女生也不會認真去聽。

  課上到第三天,女兒回來的時候表情就有些不自然了。直到我問起,她才說今天講的是性知識,然後就開始講述男女做愛時會先怎麼樣,後怎麼樣,然後怎麼樣……她一邊講一邊咯咯笑,好像是在說一件非常不可思議的怪事,我只是聽着,既不打斷她,也不加任何注腳或評論。比她小兩歲的兒子驚得張大了嘴,不明白人為什麼要做這麼「惡心」的事,女兒就一本正經地給他解釋,說這是為了生孩子,孩子是性生活的產物,這時候兒子的震驚越發地不可收拾:「媽媽,那麼你和爸爸也做過這種事嗎?」還沒等我回答,女兒就用一種老成的肯定口氣正兒八經地說:「那是當然了,他們做過兩次呢!」

  等孩子爸下班之後,我把這件事當成個笑話講給他聽,他大笑之後,忽然若有所思:「這時間可過得真快哈。她馬上就要到了我得買火槍的年齡了。」我知道他的意思,女兒還在繈褓中的時候,他就曾經把她托在手裏,犯愁地說:「等你大了,男孩子開始在咱家門口排隊了,那你爹我可怎麼保護你哩?」他暗自琢磨了一會兒,然後威脅道:「到那個時候啊,如果你敢夜不歸宿,我就會手拿高壓水管站在花園門口伺候你!」我記得自己當時哈哈大笑,說如果有個男孩子陪着她來怎麼辦,他騰地站了起來,說看有誰敢!我保不準買根火槍圍着花園巡邏!這些當然都是說着玩兒的,但是愛子之心,特別是對女孩子的保護之意,古今中外的父母是真的非常相似。

  當我又一次向碧爾吉特「匯報」情況的時候,說孩子們有一次要將自己想提的問題匿名寫到紙條上,然後投進老師給準備的大紙盒裏,老師看過之後一一作答。看到碧爾吉特欲言又止的樣子,我賣了一個關子,才接着說:「你知道你閨女寫的是什麼嗎?她自己告訴我女兒,說她寫的是『什麼是愛滋病?人怎麼會得愛滋病?』」碧爾吉特舒了口氣,我於是說,你女兒問出這樣的問題真不簡單,我女兒還懵懂着呢,她問此話怎講,我深吸一口氣,以便不在說話的時候笑出聲來,然後飛快地一氣說完:「她的問題是:大家都說青春期的時候人會有情感上的轉變,那麼我對馬的感情會改變嗎?」

  撰文/旅居德國的華人媽媽 林中洋

責任編輯:趙宣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