想象中無比美好的西方真的適合移民嗎

        不久前,在上海某知名大學談中國崛起與中國話語,一位年輕教師站了起來,不緊不慢地提了一個問題。他是這樣問的:「張老師,聽完您的講座,給人感覺好像中國人生活得都很幸福,但為什麼還有這麼多中國人要求移民,您能不能勸他們不要移民,留在中國?」下面不少人笑了,大概感到這是一個刁鑽的問題。不過我也笑了,我告訴他:「您可問對人了,因為我認識的海外移民朋友太多了。」我說:「我非但不會勸人不要移民,我還要鼓勵他們移民呢,因為對於移民海外的國人,我有一個粗粗的估計:一出國,就愛國,這個比例至少有70%,那些在國內罵得越多的人,出去後往往轉變得越快,因為他們把國外想象得太好了,他們對歐美的印象是電影和廣告上看來的,和真實的西方差距太大了,結果出去後失望者眾多。」我告訴這位提問者:「一出國,就愛國,效果比黨的教育還要好。

        我順便告訴他:「如果你想移民美國,我給你支個招吧,我對紐約還算熟悉,你要從上海去紐約,不妨從浦東機場或者虹橋機場起飛,到紐瓦克機場降落,你可以先感受一下,什麼叫做從第一世界的機場到第三世界的機場。如果你有膽量,我建議你還可以嚐試一下在紐瓦克住一夜,看看晚上敢不敢出去散散步。」我還告訴他一條額外的信息:紐瓦克有個醫學院,一位曾經在那裏學習過的朋友告訴我,這個學院最發達的科目是槍傷科,因為那個地方時有火並。

        我們一些公共知識分子把美國吹得天花亂墜,忽悠中國老百姓。但只要對美國真實狀況稍微了解一點的人都知道,美國是一個由「三個世界」組成的國家。如果你不幸地墜入美國的第三世界,那你的命運恐怕比在許多非洲國家好不了多少:吸毒、搶劫、街頭火並等可能與你須臾不離,你的最大感受恐怕是失望和恐懼。如果你通過自己的刻苦努力,像不少中國留學生那樣,進入了美國的普通中產階級,但從過去20來年的情況看,情形也不妙,你不妨問一下自己:這些年來,你的實際收入增加了嗎?你擁有的資產增值了嗎?你對自己未來的退休生活有信心嗎?恐怕給否定回答的將不是少數,說不定你還會像許多美國人一樣,質疑「美國夢」風光不再的原因,甚至同情「占領華爾街」運動。當然,如果你通過自己的努力,闖進了美國的第一世界,我也祝賀你,不過這種成功的概率比你在中國成功的概率可能要低很多。

        其實,過去30來年,世界已經發生了巨變:假如你生活在中國,你的財富可能已經增加三五倍了;假如你移民去了美國,你的收入可能走了下坡路,你的財富也可能因為趕上了金融危機而縮水四分之一,今天要衣錦還鄉都不容易了。錯過了中國迅速崛起的偉大時代和機遇,又趕上了西方的金融危機、債務危機和經濟危機,至今都是許多海外華人的心頭之痛,真是「三十年河東,三十年河西」呀!

        這一切的背後是一個簡單的事實:中國在以人類歴史上從未有過的勢頭和規模崛起,多數人的財富在迅速增長,當然這個過程也帶來了許多問題,而美國確實在走下坡路,過去的 20來年裏,多數人的財富沒有增加,而是減少。美國是否可能扭轉其總體的頹勢,很大程度上取決於美國是否能夠推動實質性的改革。世界在巨變,中國進步快,美國退步也快,一進一退,雙方的差距就縮小了,不少領域雙方的情況已開始逆轉。中國積貧積弱的局面已經一去不複返,人民的生活水平獲得了空前的提高,中國正在越來越多的領域趕上,甚至超越西方。

        我在西方生活了20多年,去過無數次美國,走訪了所有西方國家。長期以來,在國人的印象中,西方成了「發達國家」的同義詞,但我在西方國家走得越多,我就越感到西方國家內部差異巨大,「發達國家不發達」的情況比比皆是,發達國家內部的「第三世界化」已是司空見慣的現象。在《中國震撼》一書中,我曾引用過美國《紐約時報》專欄作家托馬斯·弗裏德曼 2008年訪問上海、北京、大連後的感歎:「相比之下,紐約更像第三世界」,這種感受是真實的。美國所有的大城市內部都有龐大的第三世界街區,外人一般不敢涉足。法國大中城市的城郊接合部、馬賽市的大片城區、意大利從那不勒斯開始的南部多數地方等等,都給人一種第三世界的感覺。最近幾年,美國自然災害比往年多,由於基礎設施嚴重失修,許多地方出現「逢災必停電」的狀況,成百上千萬戶的居民深受其害。美國前能源部長比爾·理查德森(Bill Richardson)驚呼「美國的電力係統還停留在第三世界國家的水平,近十年來鮮有進步,各地電網各自為政導致了效率低下、抗災能力差」,他說「中國是美國學習的榜樣」,希望美國能像中國一樣大規模地投資改造自己的各種基礎設施。

        西方世界的「第三世界化」還表現在其他方面:法國 2003年一場熱浪襲來就導致 1萬多老人非正常死亡;每個新年之夜法國都有上千輛汽車被無業人員燒毀;首都巴黎的治安也每況愈下,這些年當地華人甚至說:「巴黎只有兩種華人:一種是已經被搶過的,一種是將要被搶的」; 2005年卡特裏娜颶風襲擊美國南部,美國政府的救災毫無章法,新奧爾良市頃刻成了犯罪和死亡之都;意大利南部最大城市那不勒斯多年來垃圾滿城,臭氣熏天,政客們連如何處理城市垃圾都達不成共識。意大利一位前領導人曾親口對我說:「我向中國總理建議過,由中國公司出資來收購意大利航空公司和羅馬機場,讓中國人來管。」我自己也對希臘學者說過,希臘政府的治理水準確實不高,如果從中國派個團隊,可以治理得更好。

        今天國內一些人還天天在貶低自己的國家,開口閉口西方如何,對於真正了解西方的人,着實有點貽笑大方。其實西方也好,中國也好,都有自己的長處和短處。今天的中國人對西方既不要仰視,也不要俯視,而是要平視,唯有平視才能把自己和對方都看得比較清楚、比較準確,才不會被別人隨便忽悠。

        國內流傳了一種說法:西方是「好山好水好寂寞」,中國是「好髒好亂好熱鬧」,其實這只說對了一半,因為多數中國人的確害怕寂寞,喜歡熱鬧,所以即使有「好山好水」,時間長了也寂寞難耐。但這個說法只是看到了西方「好山好水」的一面,沒有看到西方「好髒好亂」的一面。我講的西方內部的「第三世界化」,其主要特征就是髒、亂、差,還要加上吸毒泛濫與各種犯罪情況頻發。同樣,中國確實有「好髒好亂」的一面,但中國壯麗秀美的大好河山還在,「好山好水」的地方也非常之多。盡管中國也像西方歴史上一樣,為自己的工業化付出了沉重的環境代價,但中國模式總體上的糾錯能力比西方模式強。相信在不久的將來,中國有可能引領世界的新能源革命,最終實現「天人合一」的可持續發展。現在,中國的發展已由過去解決溫飽的「雪中送炭」階段進入了全面實現小康的「錦上添花」階段。通過不斷努力,中國「好髒好亂好熱鬧」一定會轉變為「好山好水好精彩」,古人說的由「亂」到「治」也包含了這層道理。

        還是回到移民的話題吧。隨着中國的崛起,移民問題將越來越去政治化,變成錢鍾書所說的「圍城」現象,即「城裏的人想出去,城外的人想進來」,換一種方式生活早已是全球化後的一種普遍現象,不必做過多的政治解讀。此外,中國是世界人口最多的國家,任何一個謠言都可能忽悠一大批不明真相的人,一個「去伊拉克可以發財」的謠言,大概可以讓 10萬人上當,一個「去阿富汗可以發財」的謠言,大概可以再忽悠 10萬人。這些年,中國「公知」編撰的美麗動聽的美國故事早已到了登峰造極的地步,難怪很多移民美國的國人竟然以為美國擁有「優厚的社會福利」,對美國的資金監管、稅收、遺產繼承等均毫不知情,直到移民美國後才恍然大悟,但悔之晚矣。

        中國人口基數大,移民的比例迄今為止仍然非常之小。以我自己的觀察,即使今天由於種種原因而移民歐美的所謂中產階層人士,絕大多數都把自己的根留在國內,包括自己的企業和資產等,因為他們也了解至少今後的二三十年內,中國仍將是世界上機會最多的國家。每年流入中國的資金也遠遠超過流出的資金,我們的外匯儲備已經從 2009年的2萬億美元一躍到2014年6月的3.99萬億美元,遠遠領先世界外匯儲備第二大國日本的1.28萬億美元(中國外匯儲備的32%)。 「留學人員回國已成潮流。2012年當年留學回國人員已達27.29萬人,同比增長46.56%,占當年出國留學人數的70%左右,形成了」史上最大的回國潮「。2013年,回國的留學人員再創歴史新高,達到35.35萬人,比2012年又增加了29.53%,也就是8.06萬人,相比之下,當年的出國留學人數僅增長3.58%。專家預測,未來五年,中國將迎來回國人數比出國人數多的歴史拐點,中國將從世界最大的人才流出國,轉變為世界最主要的人才回流國。有些人擔心貪官移民,其實我們也不用過分擔心。隨着中國進一步的崛起和國際影響力的增加,貪官遲早要被通緝遣返回來,賴昌星都被遣返了,其他貪官還能持續在逃多久?

        從中長期的戰略視角來看,適度規模的移民其實對中國的利遠遠大於弊。世界上最具有移民傾向的肯定不是中國人,而可能是盎格魯 –撒克遜人,也就是英、美的主要族群,過去三個世紀中他們移民到了全世界,按人口比例,他們一定是移民最勤的族群。但回頭一看,效果不錯,英國的影響力隨其移民和語言也擴散到全世界,使英國至今享受着遠超其國力的國際影響力。一些老喜歡把中國移民問題政治化的人,不妨思考一下另外一個問題:台灣地區已經」民主化「20多年了,台灣的人口是2300萬,比上海還少,但一般估計,至少有150萬台灣同胞在大陸工作、生活或學習,如果一定要從意識形態解釋的話,這不就是」用腳投票「嗎?

        我們還可以比較一下中國大陸過去 30多年如此大規模的留學生現象。根據中國教育部的統計,改革開放30年來,到2013年為止,留學生人數加在一起共305.86萬人,其中72.83%學成後回國發展。假設中國移民的人數能達到留學生一樣的人數,那也才300來萬人,即使再增加兩倍,也就是900多萬,少於我們一個蘇州市的人口。這些人以後回來也好,長期待在海外也好,保留中國籍也好,加入外國籍也好,對中國都是非常好的事情。中國的利益已經覆蓋全球。如果有一批人願意克服重重困難,在海外安營紮寨,並最終加入到推動中外關係的事業中來,海內外華人一起推動整個中華民族在世界範圍內的崛起,這才是真正蔚為壯觀的前景。

        我在《中國觸動》一書中曾提及,有媒體問我,你是不是認為中國已經比歐美好了,我說,我沒有說過歐美比中國好,也沒有說過中國比歐美好,因為這樣的比較太籠統、太簡單。如果你看重的是官方匯率計算出來的人均GDP,那麼非洲的赤道幾內亞都比中國好,但它首都一半居民連自來水都沒有。如果你像大部分國人一樣,認為只有擁有房產才有幸福感,那麼中國比瑞士要好得多,瑞士住房自有率只有中國的一半。如果你喜歡社會治安好的地方,那中國比美國好無數倍。如果你喜歡吃西餐,那麼法國更好。如果僅從有品質的生活角度來說,一個有一定財富積累的中國人生活在上海或者海南應該比生活在紐約或倫敦自在和舒服得多。對於一個仍在奮鬥的年輕人,中國能夠提供的發展機遇也遠遠多於西方。

        突然一想,國內極端自由派的最後一張王牌,不就是他們想象中的無比美好的西方世界嗎?當這張王牌也失靈的時候,他們還剩下什麼東西來幫着美國忽悠中國呢?而這種王牌的日益失靈已是一個趨勢。中國崛起的廣度和力度及其所提供的大量發展機遇,整個人類歴史上都從未見過,一個人能夠親歴、參與和見證這個充滿奇跡的時代當屬真正的幸運者。如有人要放棄這種幸運而移民,把自己國內的位子讓給別人,還極有可能培養出更多的愛國熱誠,那豈不是太好了嗎?(作者張維為是複旦大學特聘教授,春秋發展戰略研究院研究員,本篇節選自作者的《中國超越》一書)

責任編輯:祝區萍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