移民加拿大少年求學記:每天學到深夜12點

  天空一片陰沉,寒風夾雜雪粒,吹打在玻璃門窗上,發出嗶嗶的聲響。我有點抱怨內子,這樣的壞天氣,怎麼可答應朱太來我們家,坐巴士走路很麻煩。要不,咱們開車去接。內子說,早去電話了,朱太說,這是來加拿大第一個冬天,一定要學會適應,叫我們不必擔心。好不容易盼到門鈴響。打開門,不單見到朱太,還有她女兒,令我們喜出望外。女兒小朱脫去雪褸,臉被寒風吹得紅撲撲,亮麗的眼睛洋溢着少女的純真稚氣。內子把她們請到客廳,我趕緊沖一壺熱茶。朱太說,她那位在抵着多倫多時曾去接機的好朋友病了,趁自己今天輪休去探訪。朋友家離我們不遠,順便把幾本書拿來還給我們。剛好女兒今天早下課一起來,免得又一頭埋在課本中。

  朱太一家移民差不多半年了。丈夫幸運找到適合自己的金融工作,而她自己,只能從國內的寫字樓走向國外的超級市場。她外表溫文,但品性倔強,看得開,放得下。那次全家三人來我們後園玩,曾調侃丈夫,我當收銀員,每天過手的錢幣比你還多呢。唯一令她展露愁眉的是女兒的學業。女兒十四歲,在國內讀中學時各門功課都很優秀,可是在這裏學校插班,英語程度比同學相差一大截,學習非常吃力。小朱是個懂事的女孩子,據朱太說,她每晚溫習功課,發奮學英文,拚讀寫反覆練習,不到深夜十二點不肯睡覺。父母看在眼裏,痛在心上。

  近年來,隨着中國大陸及港台移民快速增長,像小朱這樣跟父母一同遠赴他鄉的少年也不少。對一般新移民而言,十幾歲是一個尷尬年齡段,因為早過了從小學一年級開始學習的機會,一下子進中學或小學高班,英語不好是道難關。課堂上老師講的聽不懂,課後和同學交流有困難,不單影響學業,也嚴重打擊自尊自信。這些少年人,被稱為一點五代,既不是來這裏拚搏謀生的第一代,也並非土生土長不存在語言障礙的移民第二代,屬於特殊的一群。他(她)們在學校讀書,必須比別人付出更多時間精力,而且心態也要調整適應。

  不過,當這些華裔「一點五代」憑着堅強意志和辛勤努力突破語言這隻攔路虎後,他(她)們的成績往往突飛猛進,位列班級前茅。這幾年,多倫多和周邊地區教育局前三名高中畢業生中,都有華裔一點五代,並順利進入加美兩國名牌大學。

  另外,由於一點五代在移民前,已在本土接受中華文化薰陶,有較好中文講寫能力。中英雙語的優勢,令他(她)們大學畢業後在競爭激烈的職場中更易突圍而出。全球漢語熱,中國被譽為二十一世紀經濟發展火車頭,大公司在聘用與中國打交道人才時,往往會先把眼光投向有這樣背景的人,希望他(她)們成為加中交流橋樑。就是在加國社會,由於華人人口不斷增加,消費力令商家垂涎,能說中英雙語者在某些領域求職時也增添有利條件,如金融、地產和零售行業。當然,一點五代要有所成就,一定要先付出加倍努力,因為英語始終是加拿大官方語言,倘英語欠佳,中文再好也難以發揮大的效應。先苦後樂,有苦才有樂,可說是一點五代的特質。

  小朱目前正面臨艱難的考驗。我問她,現在功課趕得上嗎?她有點羞澀回答,正在追趕。我說,辛苦了。她不加思索道,媽媽更辛苦。聽到這裏,朱太的眼裏流露出一絲寬慰的微笑。臨走時,朱太再三婉拒我們開車送行的好意。我在防風玻璃門內目送母女倆在風雪中遠去的身影。小朱挽着媽媽的臂彎,頭斜靠着她的肩膀,步履跟大人一樣,是那樣堅實……

責任編輯:趙宣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