尋校記|多倫多大學密市分校 2萬人校園竟非常安靜


圖:多倫多大學密西沙加分校校園一景(李 夢 攝)

  加國入秋,楓葉尚未紅遍,我已迫不及待隨了朋友,去他教課的密西沙加校區小遊一日。

  上周五一早,我們在多倫多大學主校區一幢古舊灰石建築門前等穿梭巴士。不一會兒,不緊不慢走過來一位綁了一根桀驁、不羈的小辮子的阿嬸,左右耳垂上各懸着一隻銀色大耳環。朋友說她就是巴士司機了,特別酷,出發前一定要抽根煙。

  看起來爽酷的阿嬸開車倒是相當穩,一路上沒聽她按過喇叭,也不會動輒急剎車玩刺激。我們離開市中心,向西,上高速。路兩邊公寓和廠房漸漸稀少,樹木草叢一片片的,濃鬱飽滿,幾乎要闖進車窗裏。天是淡的藍,高,遠,真真是北方秋天獨有天色。朋友說,再等兩周,等葉子紅的紅黃的黃了,太陽一曬,這裏就好看了。可對於許久未親歷過北方秋景的我來說,眼前這悠悠漠漠的一片寧靜,已足夠我飽啖忘憂了。

  多倫多大學成立於一八二七年,到今天已有近兩百年歷史,是加拿大殖民地時期最早建立的高等學府。起初,學校只有一個校區,位於市中心靠近安大略湖的地方,包括一座禮堂﹙常用來舉行畢業典禮﹚、大草坪前一幢主建築University College﹙直譯為大學學院,不論外觀造型抑或內裏曲折環繞的走廊都莫名讓我想起《哈利.波特》中的霍格沃茨城堡﹚、學生宿舍和若幹圖書館﹙多大主校區的圖書館數量之多館藏之巨引人驚嘆,容我稍後另文詳細介紹﹚。後來,多市東邊士嘉堡區﹙Scarborough﹚和西邊密西沙加市﹙Missisauga﹚相繼成立分校,以各自所在地命名。密西沙加分校比士嘉堡分校小三歲,至今不過四十七年歷史。如今那座校園裏聚集了將近兩萬名學生和七百多位教職員,而整個密西沙加市的人口也不過七十萬左右。

  不過,若得閑在校園裏轉轉,你應該想像不出這座小巧安靜的園子居然容得下兩萬多人往來穿行。就我那日所見,校園裏空曠安靜,遠沒有主校區車流人流那麼擠擁。而且,這校園因為年輕,也少見主校區那樣動輒百多年歷史的灰石建築,大多是現代風格的玻璃牆體,從學生自修室到建築間走廊都盡可能依照自然採光原理設計,通透又環保。校園不大,有一座圖書館、一座教學和辦公的科技樓,一座有室內遊泳池、自修室和籃球館的學生中心,還有若幹學生宿舍、劇院和畫廊等左右散落在「圖書館─科技樓─學生中心」那條中軸線上。畫廊名叫黑木﹙Blackwood﹚,無端讓我想到香港藝術中心四樓那間名叫黑麥的餐廳。起初朋友帶我去嚐意大利麵和芝士蛋糕,後來常在那裏與受訪者聊天,哦,第一次見到內地民謠歌手萬曉利應該就在餐廳那扇落地窗旁邊。在我的灣仔食單上,黑麥是不得不去的「十大餐廳」之一,因為午後少人,因為落地大玻璃窗正對維港,而且二十幾蚊一塊的芝士蛋糕不論品相和味道,都物超所值。

校園裏一對加拿大鵝在安靜地覓食(李 夢 攝)

  說遠了,還是回來談談黑木。這是一間左右不過二百呎的畫廊,正在舉辦一場以「廢物利用」為主題的多媒體群展。展廳中的圓環形階梯式座椅、相片和視頻等都在向觀眾解釋「無用」和「有用」之間的微妙關聯。一男子用廢棄的木板造成一艘小艇在湖上漂遊;某教授用循環材質搭建的階梯式座椅,便利師生間溝通交流,幾乎就是中大新亞書院旁圓形廣場的微縮版。有人說當代藝術沒勁,從業者沒天分只知道玩弄概念。如果你所謂的「天分」是指大衛雕像或莫紮特《安魂曲》那種上帝賜予人類的「禮物」,我不得不贊同你,但從另一個角度看,概念「玩」得高妙,予人想像和思考的空間,不也是一種天分嗎?

  密西沙加這名字真美,像地中海上浮着的一座島,無塵,鮮艷柔嫩如嬰孩嘴唇。如其名,這校區也是潑辣的,不懂得遮掩,開心就一陣笑,不開心雲彩上來就嘩啦啦落一陣雨,不像三十多公裏外歷史悠久的主校區一樣,總愛把過度的悲喜塞進古舊石牆的縫隙中,逼着你一邊繞古羅馬式立柱轉,一邊像西塞羅﹙古羅馬教育家﹚那樣思考形而上。

  不知是因為氣溫差別還是彌散在園子裏的活潑鮮亮,密西沙加校區的深秋來得較晚些。主校區圖書館前的楓葉都紅了十多天了,這裏的樹和草都還是綠汪汪,扯住夏天的尾巴不肯放。再過一陣,等這園子一地紅黃時,我一定得拖着朋友再陪我去拍些風景。說不定到那時,巴士阿嬸的耳環又換了樣子。

  文/李夢

責任編輯:趙宣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