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教育頻道 > 考試輔導 > 高考 > 高考資訊 > 正文

熱聞

  • 圖片

寒門子弟棄考現象令人擔憂

與沿海發達地區城市裏「護考熱」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廣袤的中國農村裏開始出現的棄考現象。誠然,異地高考和扶貧定向招生,以及部分重點高校聲稱將提高農村學生錄取比例,都是一些好消息。

  原標題:上品無寒門, 棄考誠堪憂

  陳永傑

  一年一度的高考來臨。大城市的高考之所以能讓大家感觸其存在,可能與「護考」有關——考場附近,家長們自發組織的靜音人場,地方政府則封路、禁鳴,甚至允許送考車輛闖紅燈。「護考熱」還催生出了中國特有的「高考經濟」:「高考保姆」、「高考房」、營養套餐、保健品等等,讓人眼花繚亂。

  讓一些學生靜心考試,整個社會可以暫停可能產生噪音的經濟活動,棄守必要的交通規則與社會秩序,甚至還因此誕生出一個季節性的龐大產業,這恐怕是每年6月最富中國特色的一件事了。

  然而,與沿海發達地區城市裏「護考熱」形成鮮明對比的,卻是廣袤的中國農村裏開始出現的棄考現象。《人民日報》和中國廣播網等媒體報道,最近幾年,農村地區有越來越多高中生選擇不參加高考,而是提早進入社會工作。原因不外乎三個方面:首先是未考先輸,就基礎教育而言,落後地區缺乏師資與設備,學生根本沒有可能與大城市裏的同齡人站在同一條起跑線上競爭;其次是成本太高,大學的學費,尤其是擴招後湧現的一些民辦高校的學費,完全超出了普通老百姓的負擔能力,助學措施又乏善足陳;最後是缺乏希望,嚴重的大學生失業現狀讓他們看不到教育如何可以改變命運,幾年下來連一份體面的工作都無法保證,倒是肯定會令家人背上一身債務。

  要向這些棄考學生說句「把眼光看遠一點」或者「教育的價值不能簡單地用眼前的工資水平來衡量」這類話是很容易的事。只是,這些話在當下,委實欠缺說服力。最讓人寒心的是,看着這些學生棄考的農村老師們,對此也表示理解。現實之骨感,從來遠較理想之豐滿來得真實。

  魏晉南北朝時期,門閥制度使得社會的重要職位均被世家氏族所占據,所謂「上品無寒門,下品無世族」,寒門學子幾乎無法有任何向上流動的機會,直至唐代推行科舉制,局面才得以扭轉。當代的高考,盡管本質有別於始於唐朝的科舉制度,但其不論門弟、以統一標準的考試來論斷人才的原則,倒並無相悖之處。

  只不過,在高考恢複後的這三十幾年裏,無論是其錄取制度還是高教資源的分配,都未能清晰地把這份教育最珍貴的公平原則完全表達出來。多渠道籌資讓中央財政卸去了教育融資的負擔,另一方面,加劇了地區間差異;高考從全國一張卷變成各地出題,掩蓋了省際錄取標準差異;高校從靠中央撥款到依賴地方融資,令部屬高校學位的分配無法與各省市的人口比例掛鉤。

  誠然,異地高考和扶貧定向招生,以及部分重點高校聲稱將提高農村學生錄取比例,都是一些好消息。但值得思考的是,政策方面的不公如何依靠這些錄取傾斜措施來彌補?在發達地區,不過幾天的「護考」也足以推動出一條產業鏈;在落後地區,為孩子授課的可能只是同時兼教不同的科目的代課老師,一些學生連試管都未碰過就得參加高考。在預見到畢業後將成為「蟻族」,命運難有改變之後,這些農村孩子中的一部分終於死心,擦一把眼淚,背起行囊加入農民工的行列。不妨想一想,當這些棄考的孩子抵達大城市,看到煞有介事的護考場面,他們將對這個時代作何感想?

  • 責任編輯:徐十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