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公網

教育頻道 > 考試輔導 > 高考 > 高考資訊 > 正文

熱聞

  • 圖片

今年高考棄考學生約有100萬 稱讀大學不如早掙錢

6月6日晚9點20分,終於可輕閑一會兒的顧春燕給自己的高中同學們群發了一條短信,祝她們高考順利。棄考退學後,顧春燕先是跟着表姐到深圳做化妝品促銷員,包吃住,一個月底薪大約1000元,提成大約六七百元。

  原題:他們的青春無高考

  6月6日晚9點20分,終於可輕閑一會兒的顧春燕給自己的高中同學們群發了一條短信,祝她們高考順利。如果不是在高三上學期時選擇放棄,顧春燕這天上午應該和高三(2)班的44名同學一起去考場「摸底」。

  如今,19歲的她正在福州一家賓館做前台,同時幫忙收拾房間。賓館的生意不錯,從上午7點半開始,她就開始給顧客辦理退房手續。此時,她的高中同學兼密友葉琪正起床梳洗,準備去看考場。到考場時,她給顧春燕發了一條短信:「我在看考場,有點慌,如果你在就好了。」

  直到午飯時,顧春燕才抽出空來回複:「放輕鬆點,明天記得把東西帶全,晚上早點睡。加油!」。

  像顧春燕這樣的棄考者並非少數。中央教育科學研究院研究員儲朝暉估計,今年全國高考棄考學生大約有100萬人。

  放棄的理由

  顧春燕在高三開始沒多久就離開了學校。她的同學已經習慣了每次開學都會發現有人離開。相比起高一、高二棄學的9名同學,顧春燕算是最後的堅持者。

  此後,高三整整一年沒有人離開。「畢竟堅持了3年,成績再不好,也想放手一搏。」顧春燕說。葉琪也曾有過動搖,但她的成績比顧好,「拚一拚能上個二本,我勸她一定留下來。」

  班主任鄭輝介紹道:「我們不像福建其他地方,學生棄考是為了出國讀書。我們這兒成績好的學生都去了一中、高級中學,家裏有錢的去了八中,剩下那些成績和家境都不如意的才來我們這裏。在公辦學校裏,我們的生源素質起點比較低,福建將三本和二本合並之後,他們想考個本科更難。」

  顧春燕就讀於福建省某鎮上的第九中學,高三只有兩個班級,100多名學生主要來自附近鄉鎮。在九中往屆參加高考的學生中,60%的學生未達到本科線。顧春燕的成績在班上屬於中遊,但是對於這樣一所鎮上的普通中學而言,中遊就意味着只能上專科、職高。因而,在這所匯集了大量城郊、農村來的「差學生」的學校裏流行着一句話,「不是我不上大學,而是大學看不上我。」

  過去10多年間,中國高等教育規模在不斷增大,但農村生源在重點大學所占比例卻逐年下降。北大的農村學生所占比例從三成降至一成,清華2010級農村生源,也僅占17%。不少農村學子放棄高考,他們向上的通道越來越窄。

  「事實上,隨着助學貸款和民間公益的完善,一個農村孩子能考上大學而讀不起書的現象越來越少。但由於農村基礎教育薄弱,農村孩子能夠突出重圍和城裏孩子競爭進入重點高中的機會不多。」鄭輝解釋。

  顧春燕的母親身體不好在家務農,父親在鎮上跑摩托車,家中還有一個上初中的弟弟。成績和家境是顧春燕決定放棄的兩大理由。此外,表哥2011年從二本院校畢業後,只找到了酒店服務生的工作,這讓顧覺得,讀大學也難有出息。

  2012年10月,剛上高三沒多久的她聽說表姐在深圳找到一份不錯的工作,下定決心輟學去深圳打拚。

  在九中,顧春燕的同學一般選擇高中畢業後外出打工,「來九中就是衝着一張高中文憑」。顧春燕說。

  不少學生自認為考不進名牌大學,讀高職或高專也不一定找得到理想的工作,還不如早打工,早掙錢;家長覺得哪怕上了重點高校,畢業找工作時也沒法和人「拚爹」;成績不太理想的學生家長則認為,如果考上一個一般的大學,可能還沒有打工掙錢多。不過,他們中大多數還是會中規中矩參加完高考,算是為高中劃上一個句號。

  在九中,真正將「棄考」付諸實踐的,加上顧春燕一共10人。在這所只有100多名高三應屆生的校園裏,不算是小數目。

  • 責任編輯:徐十

人參與 條評論

微博關注:

大公網

  • 打印

數碼頻道

更多
參與互動
關注方式:
打開微信朋友們掃一掃關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