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留學生混跡英國大學社交圈四點規律

近日,劍橋大學生舉辦“美臀大賽”,各學部學生紛紛發佈裸照,驚呆中外媒體。在風氣開放,行為大膽的英國校園,此類事情並不新鮮。而如此迥異於中國的校園文化,留學生是否能夠適應?

  有位來英國做博士後的朋友,説自己來了快三個星期了,沒出過自己住的那個小鎮。我説,出國都這樣,從大牢房到單身監獄。

  經過長期觀察,我稱一些留學生為“擁抱世界的失落年輕人”。很多留學生剛來英國的時候,決定不吃中餐,不怎麼和中國學生來往,他們要融入到當地圈子裏,這讓他們有了一種日韓港台學生的氣場。他們儘量和外國學生住在一起,夜裏去酒吧,只説英語,去吃不同國家的菜,努力談論自己看過但未必知道的事情。這樣的熱情持續了半年到一年時間,他們當中的很多人,會迴歸到中國學生圈子,別人才發現原來某人的真名不叫Joshua,而叫李長明,或者他變成了自己一個人,新的圈子總覺得不習慣,舊圈子又有點回不去了,那就乾脆,一個人待着吧。


留英美女博士參加學校社交活動的圖片走紅網路

  這樣的年輕人,不僅僅中國圈子裏有,其他族裔的圈子裏也會有,我碰到過抱怨英國種種難以忍受的波蘭人,法國人,德國人,烏克蘭人,阿拉伯人……雖然抱怨,他們卻又不願意回到自己同胞的圈子裏去。

  總結多年經驗,我認為到英國留學交朋友,需要諳熟四個規律,首先就是年紀。

  年齡往往決定交往的程度和深度

  按照年齡分,本科生和研究生是個坎。本科或者高中就在英國讀書的,你會發現瞭解英國相對容易,等你的人生觀基本上定型了,過了二十三四歲出來,你發現要融入一個新環境,要經歷“再世為人”的過程,你過去的經驗和想法,會讓自己習慣性地至少採取兩種方式看世界。

  比如,一般來説,中國學生團體性比較強,按照一個學生的説法就是,我缺課,中國的同學還會給我拿份講義回來,而要是向法國同學借張紙,他還會嘰歪半天。這時候你的“世界觀分裂症”電光火石般地,揭露一個念頭:法蘭西和巴黎不再美麗和浪漫了。在一個看重義氣的年齡段裏,你會更加喜歡和熱情仗義朋友來往。相比之下,年紀大一些的留學生,比如説研究生,似乎更加擅長和其他國家的學生交往,也比較能接納一個暖男和奇葩並存的朋友圈。

  圈子是很關鍵的

  首先,國籍就是個圈子,英國每個大學都有按國籍來分的同學會,這一點上中國學生搞同學會倒不必自認為封閉,這是“普世價值”。中國學生可能困惑的是,自己需要多少英國本地朋友,這個問題也需要放寬心,英國大學以國際化聞名,所以你碰到的國際學生概率有可能高過本國學生。

  此外,參加的社團俱樂部,也是很關鍵的。如果對海外大學社團不熟悉的話,可以參照國內大學社團名單,基本差不多,或者直接到大學學生會要一份資料。如果想要入黨團外圍組織,在英國大學也很簡單,基本上每個主要政黨在英國大學都會設立自己的學生組織,你可以任意加入,問題是作為一個沒有投票權的學生,你所能參與的結果將是:除了當免費義工,被英國不同政治風格所打動之外,會發現全世界搞學生政治的,都應該放到一起,因為他們太有共同語言,或者某些基因是跨種族的。

  如果説階級也是一個圈子的話,你會很快發現,英國大學本身是分階級的:有些大學就是“貴族”的,或是精英的,或者是為培養合格打工者準備的。而在同一所學校裏,你也很快地發現不同圈子。2014年有部英國電影The Riot Club,中文翻譯成《喧囂貴族》,另一種翻譯叫《騷亂俱樂部》更能點破題目的題眼riot。這部電影講述的是英國大學裏一個上層子弟俱樂部的種種行徑,原型就是牛津大學的布靈頓俱樂部(Bullingdon Club)。目前這個俱樂部有三位成員活躍在英國領導層:首相卡梅倫,財政大臣奧斯本和倫敦市長鮑里斯。在一個階級意識濃重,實際階級尚存的社會裏,其實叛逆就是一種特權。


劍橋大學“美臀大賽”參賽圖片 來自SWNS網站

劍橋大學“美臀大賽”參賽圖片 來自SWNS網站

  入鄉隨俗,習慣學校風氣

  叛逆或者胡鬧,可以結合英國大學交往習慣來談談。最近劍橋大學學生組織了學生美臀大賽,學生紛紛把自己的裸照發給組委會,這種個性,大概英國也只有若干所大學可以承受。試想假如英格蘭北部某印巴族裔為主的大學,發起類似活動,基本上會遭到英國教育界和家長的迎頭痛擊,如果牛津劍橋學生這樣做,那就會被視為精英的惡作劇。

  除了這些很具有社會象徵意義的叛逆或者特定儀式,比如牛津劍橋兩校的划艇比賽,英國大學裏面交往談不上特別多的限制,起碼對於普通學生來説是這樣。大學生活,本來花父母錢過三年被寵愛的生活,使得讀大學更像是中產階級子女走向社會前的狂歡,所以不要在意他們在社交媒體上發的夜店裸照,性伴侶數量的全國調查或期末考試恐懼之死的抱怨,這一切都很正常。這也是筆者注意到國內一度廣傳某名人在牛津大學的照片,稱之為不雅或者紈絝,實在是對英國大學社交生活的低估。

 “好學生”難做,趁留學找到自己

  最後,你也許想在英國做一箇中國意義上的“好學生”,我覺得這個非常困難。也許,你只要在英國大學做一箇中國意義上的普通學生,就足以告慰父母。但是,假如這麼做了,也許你的英國大學生活,就是一場巨大的浪費,這浪費了你去探索自己生活可能性的機會。你不知道自己可以變成什麼樣子,只有試過之後,你才會找到自己,這大概才是出國留學的真正意義。

  撰文/特約作者 曾飈

  【本文系大公網教育頻道獨家稿件,轉載請註明出處及作者,嚴禁改編或改寫】

  作者簡介:曾飈,英倫在線智庫總編,長期關注英國教育和移民問題。

      訂閲更多優質留學文章,請關注大公網旗下微信號:Mr海上漂(mr_high_)

欄目介紹
不奢望改變教育界,但這是我們最真實的表達。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趙宣
  • 撰稿:曾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