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留學生代購 看起來很美

日益增長的電子商務規模,和逐漸擴大的留學生羣體,二者相結合起來,孕育出了留學生代購這一特殊行業。

\
留學生做代購,表面看佔了天時地利人和的優勢

      大公網教育頻道評論員 姜辛逸

      “只要動動手,很輕鬆賺個差價。”暢暢(化名)是一名在港已經一年的研究生,她用這句話描述別人眼中對代購的印象。

      本科在國內修讀新聞學的她,研究生階段選擇了申請香港。由於家境並不是十分富裕,在業餘時間,她選擇了做代購這項職業,“為自己賺點零花錢”。

      2013年度,中國出國留學人員總數為41.39萬人,留學回國人員總數為35.35萬人,分別比上年增長3.58%和29.53%。而據商務部數據,2014年上半年,我國電子商務交易額約為5.66萬億元,同比增長30.1%。網路零售市場交易規模約1.1萬億元,同比增長33.4%。

      日益增長的電子商務規模,和逐漸擴大的留學生羣體,二者相結合起來,孕育出了留學生代購這一特殊行業。

      表面看來,留學生代購佔有”天時“:部分商品尤其是電子產品常在國外首發;”地利“:一些國家消費税低,商品折扣大,或者擁有當地特色;“人和“:國內親戚朋友同學等為基礎擴展的客户羣,三者聯合,盈利似乎唾手可得。搜索相關新聞,”留學生當職業代購月賺萬元“之類的消息屢見不鮮,不少海外黨躍躍欲試,然而,事實上,留學生代購生意真的如此好做麼?

      起步容易擴大難

      留學生的首位客户,一般都是”熟人“。事實上,不少留學生的生意,都是從朋友的“幫忙要求”開始的。名牌包,電子產品,奶粉,或是因為國外的折扣低,或是因為本土沒有進口,不少人對這些海外貨有所需求,於是,留學生代購應運而生。他們或用電商網站,或用微信微博,在網際網路日漸盛行的今天,多種多樣的網路平台為代購產業提供了宣傳和交易渠道。

      然而,入行門檻低,並不意味着容易做。大部分從事代購的留學生,在出國之前,都是普通學生。換句話説,其影響力和知名度都不高。而想要做好代購生意,除了熟人客户外,新鮮的客流是必不可少的。要打開新的市場,就需要增加知名度,吸引客流量,而這一步,並不像想象中那樣容易有起色。

      “起步真得很難,”談起自己的網店,身在香港的暢暢歎了口氣,“我有一個同學也在做代購,但是她算是那種,校園紅人吧,人很美,微博什麼的粉絲有一千五吧,因此,同樣做代購,她宣傳起來,比我省勁多了。”

      正如暢暢所説,並非所有人都是那麼幸運,大多數留學生都只是普通人,在自身交際圈外,並沒有足夠的影響力,如此一來,在他們的代購生意需要更進一步時,宣傳就成為了一大難題。

      除了知名度外,各色網路平台上“皇冠”“認證”等諸多旨在保障買主交易安全,取信客户的措施並不少見,而留學生代購的網路店鋪,在剛起步時,無論是信用度還是在商品評價,都不會擁有足夠的反饋。這在贏得客户的信任度上,大大打了折扣。

      “成交量是0,誰會信你?”直到研究生畢業,暢暢的生意,依舊不温不火,“基本靠熟人口碑,朋友的朋友想要這邊東西,然後託我買一下這樣子。”

      正因為如此,比起自己開店這種”一口氣吃個胖子“的模式。有些人選擇了更“聰明”的道路。有些留學生和已經成熟的網店合作,在他們的訂單下去購買相應商品,掙少量的辛苦錢。但是,這一項選擇風險同樣不小。很多網店會要求代購者墊資購買商品,而一旦對方反悔,貨物滯留,資金損失難以避免。甚至,還有留學生和自稱代購者合租,結果個人物品被盜的事件發生。

      距離遠,利益和障礙並存

      之所以我們需要代購,最主要的原因,就是距離。異國他鄉,“你有的東西,我沒有”。而距離為留學生代購帶來利益的同時,也造成了一大障礙。那就是,東西是買了,如何帶回國?

      自己帶是個聽上去成本很高的方法,但是在留學國距中國較近的代購者身上常有發生,比如新加坡或者馬來西亞的留學生。他們有些會選擇多次回國,親自以行李的方式,將貨品帶到國內。這一方法一般能夠順利避開海關税帶來的一大花費。不過,除了機票價格需要納入考慮之外,行李的重量限制也是一大難題,如果貨品太多導致超重,那麼成本必然增加。

      無法經常回國的代購留學生,一部分選擇在國內找尋合作對象,以朋友或者親戚為主。操作方法為,代購留學生先把貨品寄給自己的合作伙伴,然後,身在國內的合夥人將商品根據訂單發給國內買家。這種方式可以儘可能地降低物流成本。與這種”拼郵“的方式不同,另外一部分留學生代購者選擇直郵,也就是直接從海外將貨品寄給國內買家。在這種情況下,買家通常更信任貨物的品牌真實度和商品質量,但是相對應的是,這一方法通常花費更高。

      “我常在想,別人是怎麼盈利的。”Gabby目前是一名英國留學生,説起自己的代購生涯,她説道,“寄回國的物流費用高,好多時候,加上物流費和國內購買專櫃價格差不多,根本沒辦法盈利。”

      長距離帶來的不僅僅是物流的費用問題,很多時候,代購的貨品,掙扎在法律的灰色地帶。比如選擇將貨品以行李方式帶回國的代購者,面對的則是我國海關關於在外購買貨品價值超過五千元需要申報的規定。寄送貨品也一樣面對關税問題。許多留學生代購者,尤其是選擇直郵方式的賣家,都聲稱一旦”運氣不好被海關抽查到”,買主需自理税款,滯納金等一系列費用。

\
假貨、官網及全球購商家,都是做代購留學生的競爭對手

      競爭日益激烈

      許多留學生代購者都發現,自己的定價“太高”。“我以五折買的當地品牌,居然還不是某寶最低價。”Gabby説道。

      網路上,許多品牌都出現假冒品或仿品,這些商品以“代購”的名義售賣,價格低廉。然而事實上,往往真實的海外代購黨,並沒有“這麼大的折扣”。鑑於很大一部分客户都是出於價格問題放棄國內專櫃,選擇國外代購,這種情況下,以價格為賣點的造假商家對於留學生的代購生意衝擊是巨大的。

      “有朋友在網上買了號稱是代購的包,但是後來收到發現不太對勁。”如今在美國第二年的港雅説道。因為美國的名牌包價格低,她的網店主要負責代購幾個品牌的皮包,“不過賣這個的店主,從包裝袋到小票一律仿造地像模像樣,恨不得比我這種去實體店裏買的還全。”

      如果説假“同類”帶來的是價格上的打擊,那麼真“同類”,則是以品牌保障勝出。目前,隨着全球化日益推進,許多知名品牌推出了全球郵寄活動,用户可通過官網直接訂貨,寄往中國。國民文化水平日益增高,一些追求特定品牌的買主,選擇英文官網完成交易的機會日益增多。

      另外,一些打出“全球購”旗號的中介商家,同樣是留學生代購行業的競爭對手。無論是國內還是國外,目前都有這樣的網站出現。他們資金雄厚,服務完善,信任度也較高,通過採取和國外廠家或公司合作的模式,向全球購買者寄送產品。雖然本質上同樣是“代購”,但是無論是成本,還是宣傳上,都大大優於留學生“小農經濟“式的經營。

      學業受影響無可避免

      宣傳,貨源,物流,競爭,諸多問題的壓力下,代購很辛苦。是很多從事這一行的留學生的心聲。

      無論是和朋友合作還是個人經營,出門進貨和打理店鋪是留學生代購不可避免的負擔。前者,儘管留學生已經在國外這個大環境裏,但是這並不意味着,他們購買相應產品就十分方便。如果所在學校比較偏僻,那麼進貨這件事,通常意味着需要在交通上消費一定的時間和金錢。Gabby説,為了更好地盈利,她會選擇定期去打折村“淘貨”。“坐火車跑來跑去,提着很重的東西,簡直要累死。”打折產品通常並不是時刻都有的,所以她會選擇去不同的Outlet,“有些距離很遠”。

      除了花費在交通上的時間,從事代購的留學生表示,客服,包裝,發貨,這些同樣需要大量空閒時間保證。舉例來講,鑑於一般值得被代購的商品價格都不低,因此,購買方通常要仔細詢問,要求看實物圖片等等。再加上一些討價還價的買主。因此,選擇自己經營店鋪的留學生,勢必要消耗很多時間在客服上。“手機 不離手,”港雅經常為此鬱悶,“不停回答別人問題,頭都大了。”

      而眾所周知,留學生的學習通常並不十分輕鬆,有時説是緊張也不為過。值得一提的是,一些留學生“課少”,這並不意味着,他們剩下的時間就完全是空閒。事實上,課程少的專業通常要求學生做更多的主動研究,從上課前的書單閲讀準備,到小組合作項目討論實施,再到自身的作業和研究等等。課程少不意味着業餘時間多。如果留學生除了上課之外,不再花費時間閲讀學習,那麼,所受的教育效果將必然打折扣。

      “有幾次忙着發貨,十二點多了才發現Reading沒讀。”美國的港雅説道。而上網搜索,也不難發現一些中國留學生忙於代購生意,最後不得不輟學的新聞事件發生。

      收益無法保證

      花費大量時間,佔用不菲資金,辛辛苦苦跑內跑外,留學生代購,收益真得就如想象中那樣豐厚麼?

      “不見得。”暢暢説道,“只有很火的店鋪收入才好。”Gabby也表示,收入並不比一些兼職的同學要好。“同學端盤子兩個小時,摺合人民幣幾百塊,就能賺回我一單生意的盈利。”

      Gabby告訴記者,她的店鋪裏,商品價格的浮動經常遭遇客户的質問,“為什麼這次這麼貴?”事實是,因為她選擇的品牌打折並不定期,因此有時候,以原價購買的商品只好提價。

      除了折扣不定之外,匯率浮動也是代購商品無法保證價格統一的原因。無論是英鎊還是美元,即使再穩定,總會有一定浮動存在。匯率的變更會使留學生代購的收入浮動,並且該情況無法避免。

     另外,針對部分商品的限購措施,消費税的上升,再加上時而因為物流遲緩,貨物損傷等問題帶來的交易取消或賠償,多種因素都可能降低本來就不夠豐厚的代購收入。

      港雅是三人中店鋪生意最好的,但是隻有她知道,遇見的問題,花費的精力,甚至消費的資金,合起來跟做其他掙錢的同學比,頗有種“不值得”的味道。她同樣表示,“親戚朋友一直讓幫忙,做了很多白工。”

      “畢業找工作時就不幹了。”她説。

      這種想法並不是個案。事實上,代購行業要想取得豐厚的收入,需要高知名度和一定的客户羣,而留學生通常從出國的那一刻才開始起步。而等到他們發展出一定市場的時候,往往畢業日期逼近。此時,對於留在國外工作的學生來講,進入社會之後日益繁忙的生活,使得他們從事代購這項”兼職“的時間越來越少。最終,大部分人不得不選擇放棄。畢竟,如果希望留在國外,當地的工作才能為留學生帶來簽證等一系列的支持。而選擇回國的學生,則直接失去了從事這行的基礎。

      無論是出於樂趣,還是寄希望於收入,海外留學生代購如今已經越來越多地出現在人們視野當中。大量人從事這一行業,“掘金”變得更難,也更需要資本。對於一般的留學生代購者來講,雖説代購的確帶給他們一些收入,但是這買賣似乎並不合算,且難度也在加大。品牌直銷,代理網站,來自諸多更有實力的中介和商家本身的衝擊,導致自身經營粗放,規模小的留學生代購產業,越來越“拼不過”。

      港雅説,隨着年級增長,她的學業越來越忙,已經“打算慢慢關掉一些商品條目”。出國的本來目的是為了深造,不能“輕重不分”。

      “快畢業了,一整年的時間,課餘我都在做這些。”Gabby覺得有些鬱悶,“回想起來,沒有時間參加Party,也沒有像別人一樣假期出去旅遊。看着別人的多彩生活,覺得如果再給我一次機會,我不會這麼做。”

      【本文系大公教育獨家稿件,轉載須註明出處及作者,嚴禁改編或改寫】

 

欄目介紹
不奢望改變教育界,但這是我們最真實的表達。
製作團隊
  • 監製:安永峯
  • 策劃:
  • 撰稿:姜辛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