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繁體

澳華人曝代寫門 為何論文代寫成中國特色

新聞背景:澳大利亞《悉尼先驅晨報》11月12日報道,在澳大利亞,多達1000名中國留學生曾通過MyMaster論文服務公司代寫作業。該網站一年收入超過$160,000。此事在海外媒體引起了軒然大波。不僅相關大學學術聲譽備受考驗,華人留學生的學術誠信同樣受到質疑。

\
澳洲論文代寫網站MyMaster公司的唯一董事 30歲的華裔Yingying Dou

      大公網教育頻道評論員 姜辛逸

      來自中國重慶的女商人Yingying Dou靠着在澳洲經營一家論文代寫公司,通過向中國留學生提供服務,成功地支撐起了自己的奢侈生活。她的新聞被曝光之後,澳洲以悉尼大學為首的各大高校表示憂心,認為這嚴重威脅了他們的學術聲譽。

      自2012年「國內論文代寫已形成產業鏈」的新聞報道之後,論文代寫再一次被提上了熱門話題榜,只不過這次的主場地是海外。

    「  中國人把造假藝術帶向全世界。」這句話有失偏頗,卻的的確確反應出了我們在世界眼中的部分形象。在LV包和盜版光盤之後,這股贗品之風徹底吹向了學術。

      在國內,武漢大學沈陽教授調查稱「2009年論文代寫行業產值已達約10億」,龐大的令人心驚的數字背後是學術的黑暗地帶。教授同時還是國內完成反剽竊軟件的第一人。在海外高校,防抄襲的相似軟件更是先進,例如被很多大學采用的Turnitin軟件。而被發現抄襲的懲罰也非常嚴重,有時候,僅僅是無意地忘記引用符號這一點,就有可能導致警告和重修。

      然而,防得了部分造假,防不了全篇假手於人。具有諷刺意味的是,不論是國內還是海外,代寫機構一般都打出了「檢測包通過」這樣的口號,這對於本意是學術監督的軟件開發者來說,無異於在臉上重重地扇了一巴掌。也許被檢測出抄襲多出百分之十的學生,至少還是自己辛苦複制粘貼的結果,而那些貌似完美的論文,也許什麼都不能代表。


該圖為澳媒統計各校學生在MyMater網站購買論文代寫服務所付金額

      那麼,造就中國人偏愛將論文「假手於人」這一切的原因,究竟是什麼呢?

      學術氛圍腐敗影響

      在Yingying Dou事件後,澳媒悉尼晨鋒報采訪了澳洲格拉談學會的高等教育項目主任Andrew Norton,他說道,有些國家學術腐敗橫行,他們的人民因此對待這件事情的態度,和我們不一樣。盡管這裏的「some countries」並沒有明確指定哪個國家,可是不妨礙我們進行自我反思。其實,不僅僅是論文代寫。中國學術界的造假醜聞早已層出不窮,比如廈大教授人工耳蝸造假等事件。在這種學術界的大氛圍下走出的學生,也難怪在面對論文的時候選擇「捷徑」了。

      這方面,不得不承認國外的學術環境相對更純潔,尤其是一些比較發達的國家。其學術成果管理嚴格,信息透明,相關制度規範十分完善,並且在造假之後,所付出的代價,也更為嚴重。例如,在學術期刊這一方面,在美國,嚴謹的期刊管理制度使像國內這一類非法小期刊很難立足。而對於抄襲造假,懲罰措施也相當嚴厲。例如在英國,大學對於抄襲學生,動輒重修或勸退。

      關於「抄襲」的意識缺乏

      如果說學術的大環境使我們習慣地「Being Smart」, 那麼相關能力的不足也許是另一個論文代寫猖狂的原因。這裏,不得不提一句國外對於「引用」的嚴格定義。在一些大學裏,留學生通常在開學時會接受專門有關「抄襲」的教育。老師會明確的告訴你,什麼情況算作抄襲。值得注意的是,即使引用也要非常的小心。例如如果你不打算用引號直接引用,而打算間接引用,那麼就需要對文章內容進行改寫。在這個過程中,單純地調換語句詞語位置,和換掉一兩個單詞是遠遠不行的。在之後的軟件檢測中,這一行為會被列為抄襲。

      對於這方面,當地學生往往比我們適應的更好,這與他們從小受到的培養不無關係。在美國,從小學開始,讀書筆記就是一項非常普遍的家庭作業。學生在完成此任務的時候,就被灌輸要嚴格區分他人觀點和自己觀點的意識。在進入中學教育之後,他們已經習慣使用「Reference」,在完成的作業後備注參考的文獻。而反思國內在這一階段,從小學到中學,在作文寫作方面,老師會鼓勵學生把看過的優美詞句背下來,好在相關考試中使用。這樣一路走來升入大學,在開始學術研究的時候,比起從小將自我和他人理念區分明確的國外學生,中國學生更容易把使用「他山之石」視為理所應當。

      學術訓練的缺失

      盡管現在中國素質化教育已經開始推行,但是傳統的單方灌輸式的教育影響仍然根深蒂固。在英美等國的小學裏,學生往往被鼓勵用觀察,實驗等手段去探究應該學會的知識,比如植物的生長,或者昆蟲的變態過程,而不單純只是靠聽課完成知識的汲取。類似的教育方式的不同影響了我們,具體體現在主動性的研究上。論文,作為一種需要主觀探索的課題作業,相比我們已經適應的「你來提問我來答」式的測驗類作業,讓許多學生覺得無處下手。

      此外,論文寫作並非一個一蹴而就的過程,相關訓練如選題方法,研究手段,方法論等必不可少。然而,國內高校中,這方面的教育並不普及。例如,本科生最終要上交一篇畢業論文作為完成學業的結束標志。事實上,可能在畢業論文之前,不少學生從沒寫過一篇正規的論文,對於如何開展研究更是摸不清頭腦。中國留學生在出國之前,比起已經適應論文寫作模式的外國同學,這方面的知識同樣欠缺。意識的缺失,能力的不足,各方面原因綜合起來,也許能理解「猖狂」的論文代寫服務背後的學生們的無奈。

      準備工作的不完善

      這一點在留學生身上體現得尤其明顯。留學海外,不僅僅是一句「東洋鍍銀,西洋鍍金」之類的空話,很多學生夢想着國外的精彩生活,卻忘記了做好關於留學的準備。很多學生僅僅靠着中介包裝的簡歴,和所謂考試技巧得到的語言成績,申請去了國外的大學。尤其是後者,有學者指出,部分大學為了學費收入接收這類「功能性文盲」學生,並且對此引發的學術問題視而不見。而有些國家政府對語言要求過低,完全不考慮這樣的標準是否能保證學生有着順利完成學業的能力。

      事實的確如此,即使是達到相關英文水平考試標準的留學生,在剛出國門的階段,語言能力也是不少人面臨的一大難關。論文創作,尤其是本科高年級和研究生等階段,需要闡明和解釋的題目並不是一般的日常生活語言就可以覆蓋的。完成這些需要使用更高級的專業詞匯,學術詞匯,以及精確的表達方式和語法。可以說,動輒上千字的學術論文的寫作難度和雅思或托福考試中的作文相比,完全不可同日而語。不少認為自己英文水平還不錯的留學生,一開始都被老師批評「表達不準確」。如果不能盡快適應,則會面臨巨大的壓力和畢業危機。至於一些本身條件不夠好的學生,在自己學習興趣不足的情況下,在需要完成相關論文的時候,則必然更沒有足夠的能力。這種情況下,選擇論文代寫,就成了他們的解決方式。

      讀書功利論甚囂塵上

      隨着經濟的發達,關於讀書,人們的功利性和目的性越來越強。比如對於讀研,許多人,包括筆者身邊的一些同學,對於其目的直言不諱,為了在工作中學歴可以加分,或者,僅僅是想逃避工作,研究生可以幫他們在象牙塔中,再待一段時間。而研究二字,越來越少地被提起。事實上,進入高等教育階段,主發性的學習應該覆蓋整個階段,也是我們的最終目的。沉迷專研事實上是一件非常愉快的事情。在知識的大海中發現問題,決心找出答案,制作研究計劃,和導師進行討論,具體實施研究,不斷調整,最終解決問題,得出答案,這時候,說是暢快淋漓也不為過。這意味着,在高等教育階段,自身終於從學的承受一方,變成了發問者與主導者。

      作為一名學生,如果真的打算選擇論文代寫,那麼不妨問問自己,為什麼念大學,或者,為什麼要出國?

      高等教育,這是學生生涯的更進一步,不是文憑二字就能輕巧代替的。而所謂完成論文,也不是一個簡單的作業或者發表所能覆蓋它的價值的。一份論文,包含着思維和理念的碰撞,研究與調查的審視,一切都在表明,學生在這一階段,究竟靠着閱讀,思考,調研,計算,得出了什麼。其所該做的,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更進一步,而不僅僅是一句輕描淡寫的「五千字,月底交」。

      【本文係大公教育獨家稿件,轉載須注明出處及作者,嚴禁改編或改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