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野蠻生長”的校外培訓如何管?排查與整改並行

  “野蠻生長”的校外培訓怎麼管

  正確引導使其服務於學生個性化成長

  “這段時間以來,我確實能感受到周圍上課外培訓班的學生少了,我認為學生和家長應該正確看待校外培訓機構的功能。”岑立平是廣州市執信中學英語科副科組長,同時,她也是一名高二學生的媽媽。對於種類繁多的校外培訓機構,她既是旁觀者,也是親歷者。

  目前,岑立平的孩子除了一項美術特長課外班就不再參加其他課程了。在岑立平所在的廣州市,有近26萬名學生參加校外學科類培訓。該市已摸排校外培訓機構6000余所、中小學校1200多所。僅這兩個月,全市就完成了3次排查整治行動,其中210所培訓機構限期整改,75所培訓機構被責令停業整改。

  排查與整改並行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正式打響了針對校外培訓機構的“硬仗”,試圖減輕困擾學生和家長多年的課外學習負擔。據悉,專項治理工作啟動後,目前全國31個省份及新疆生產建設兵團全部向社會公佈了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方案。

  在5月25日舉辦的教育部新聞發佈會上,教育部基礎教育司司長呂玉剛表示,各地堅持邊摸排邊整改,截至5月23日,已摸排校外培訓機構128418所,已整改培訓機構12251所。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實地走訪廣東省校外培訓機構治理情況發現,經過短短几個月的治理,校外培訓機構“野蠻生長”的情況有了很大改善。

  據廣州市教育局副局長林洽生介紹,廣州市經教育部門審批的校外教育培訓機構共有547所,經人社部門審批的198所,在工商部門註冊登記、面向中小學生進行學科培訓的超過5000所,還有一些無照無證的培訓機構。

  “不少校外培訓機構或多或少存在一些問題,主要是無證辦學或超範圍經營、消防及衞生等安全隱患突出、師資水平參差不齊、虛假及過度誇大宣傳誤導家長、培訓內容嚴重超綱等,干擾了正常教學秩序,加重學生課後負擔,影響學生健康成長。”林洽生説。

  林洽生表示,廣州市堅持疏堵結合,分類分步治理,與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同向發力,積極開展教育系統綜合治理。“市教育局集體約談30所知名民辦中學的校長,重申招生紀律和要求,明確禁止通過組織‘密考’或以校外培訓機構的測試成績選擇生源,切斷學校招生與校外培訓掛鈎聯繫”。

  校外培訓機構不能“一棒子打死”

  治理校外培訓機構並不意味着“一棒子打死”,校外培訓也並不都是“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的代名詞,正確引導校外培訓機構,可以讓他們真正服務於學生和家長,促進孩子個性化發展。

  針對困擾家長多年的“3點半”問題,廣州市建立了培訓機構與學校合作的“校內託管”,小學生放學後可以在學校裏參加豐富多彩的課後活動。

  在廣州市天河區華融小學,3點半放學的鈴聲響起後,不少學生還沒走,一些教室裏響起了歌聲、樂器聲,有的同學換上了練舞蹈的衣服,有的從揹包中拿出了宣紙和毛筆,有的拿着籃球跑向操場,豐富的校內託管活動拉開序幕。

  “設置合適的託管時間,是實施託管工作的重點。”廣州市天河區教育局局長曾東標表示,“很多家長下班後再來到學校,實際上5點半都是早的,因此我們延長在校託管時間到下午6點(部分學校或項目可彈性延遲到下午7點),這樣才能真正滿足大部分家長兼顧工作和接送的需求。”

  對於引入的培訓機構,天河區教育局也有嚴格的要求。曾東標表示:“我們要求,引入的第三方機構必須是經教育行政部門審批設立的近5年年審合格的培訓機構。服務質量、內容與承諾明顯不符的,年審有不良記錄的,綜合滿意度低於80%的,把學校託管服務分包轉包給其他機構的,將被立即終止參與第三方託管服務。”

  在廣州,不少培訓機構不進行“培優”“拔高”教學,而承擔着給學生“補差”的任務。不少學生和家長表示,一些薄弱的學科經過在校外培訓機構的補習,成績確實有了很大提高。這樣的補習成為校內學習的有效補充。

  在廣州市明師教育培訓學校,六年級女生劉培(化名)表示,自己從五年級開始就在上課外班補習數學。據劉培的媽媽介紹,女兒的數學成績一直不好,經過一年多的學習,從50多分提高到70多分,效果十分明顯。

  “這對她的學習成績、自信心方面提高挺多的,她也比較喜歡去。”劉培的媽媽告訴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廣州市明師教育培訓學校校長肖明良表示,治理行動開展以來,該機構撤掉了一些有誇大嫌疑的宣傳用語,突出了對學習方法的介紹和對學生的鼓勵,“我們的教學研發部組織老師嚴格審查義務教育階段的講義,要求不得有任何有違常規教學的東西”。

  讓學習重點回歸課堂

  如果將學習的過程比喻成吃飯,那麼學校裏的課堂教學就是“主餐”,豐富多樣的校外培訓則可稱作“零食”。然而,不少學生都有這樣的體驗:“主餐”吃不好、吃不飽,只能依靠課下的“零食”充飢,然而“零食”吃多了,不僅會影響“主餐”,還會造成獲取知識時的“營養不良”。

  因此,校外培訓治理的關鍵之一是提高學校的教學質量,讓學生在課堂上又好又快地掌握知識,才能形成一個不依賴課後培訓的良性循環。而這考驗着每一個教師的智慧。

  岑立平的方法是分層教學和分層作業。“以英語為例,同學們的水平比較容易拉開差距。我們採取分層教學的方法,比如有的同學愛好讀原版英文小説,就不用做閲讀作業。有的同學基礎比較薄弱,我們會針對教學大綱和教材合理調整難度,做一些校本教材。未來,我們的目標是考試也分層,學得快並不是重點,重點是學懂弄通,慢慢進步。”

  讓學習的重點回歸課堂,學生的學習效率提高了,還可以抽出時間做自己喜歡的事。

  “除了寫作業,我還有充分的時間可以自己支配,我組建了國學社,帶着對國學感興趣的同學一起閲讀經典,也學到很多課堂以外的知識。”廣州市執信中學高二學生劉亦洋説。

  呂玉剛表示,深化校外培訓機構治理工作依然任務艱鉅:一些校外培訓機構整改不夠積極,一些校外培訓行為轉為“地下”或化整為零,一些地方對在職教師私自補課行為查處不力,一些學生退出校外培訓後,課後服務還跟不上。

  5月28日,教育部在廣州召開全國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工作推進會,教育部副部長朱之文強調:“下一步,各地要進一步深入細緻推進摸排和整改,解決校外培訓機構變相產生的一些新問題,徹底堵上違規校外培訓機構死灰復燃的制度漏洞。要做好中小學生課後服務工作,各地要合理確定課後服務的時間和內容,通過政府購買服務、財政補貼、收取服務性收費或代收費等方式籌措經費,普遍開展課後服務工作。嚴禁違規舉辦面向中小學生的各類競賽。”

  中國青年報·中青在線記者 葉雨婷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