招聘市場數據分析顯示:本科生求職能力比專業重要

  提高人才培養與勞動力市場需求的適應性,是當前我國高等教育改革的一項重要任務。那麼,勞動力市場需求具體包括什麼?僱主對應聘者有着怎樣的要求?本科畢業生應具備哪些能力素質?明確這些需求資訊,是高等教育供給側改革的基礎和前提。

  筆者採用網絡數據挖掘的方法,抓取了一家大型招聘網站2017年一天24小時之內近1.4萬條網絡招聘資訊,甄選出其中的任職要求文本,進行詞頻分析和量化編碼,從中提取了一系列提及率較高的畢業生特徵指標,比如就讀專業、工作經驗、專門技能、知識背景、人際溝通能力、團隊協作能力、組織協調能力、外語能力、語言表達能力、寫作能力等,試圖通過對這些指標的統計分析,呈現勞動力市場對本科畢業生能力素質的需求情況。

  業務能力比知識重要

  招聘資訊中任職要求的主要內容一般為崗位所需的能力素質,尤以專門技能方面的要求為重要內容。筆者通過統計分析發現,71.8%的崗位對畢業生提出了專門技能方面的要求。這些專門技能通常以掌握崗位業務所需的特定技能或勝任有關業務操作的面貌出現。樣本中僅有20.3%的崗位提出了知識背景方面的要求,即要求應聘者具有某方面的知識或理論。

  可見,相對於知識來説,僱主更為看重的是畢業生的業務能力。總體上,提出專門技能或知識方面要求的崗位佔到90.8%,並且描述這些要求的文本是崗位任職要求的主體內容。因此,具備特定的業務技能或知識,是大多數僱主對本科畢業生的基本要求。

  統計結果還表明,77.8%的崗位要求畢業生具有一定的工作經驗。這一方面是由於工作經驗在一定程度上可以預測畢業生的工作能力和績效;另一方面也説明當前我國僱主仍然比較看重應聘者的工作資歷,並且忽視對員工的培養。此外,有22.2%的崗位沒有對應聘者提出工作經驗方面的要求,即接受應屆畢業生應聘。在這部分樣本中,只有58.3%的崗位提出了專門技能方面的要求,説明此類崗位對專門技能的要求相對較低。

  僅六成崗位對專業有要求

  相比之下,僅有61.7%的崗位對本科畢業生的就讀專業提出了一定的要求,並且其中有7.5%的崗位是將特定的專業作為優先條件,有42.7%的崗位提出的要求是“×××相關專業”,比如“計算機相關專業”。如此來看,大多數僱主對本科畢業生的就讀專業並沒有非常嚴格的要求,甚至沒有提出要求。部分僱主則是以提出專門技能或知識背景方面要求的方式,來確保應聘者具備勝任崗位的基本資格條件。

  從不同職能類別崗位的差異情況來看,“計算機/互聯網/通信/電子”“生產/營運/採購/物流”“建築/房地產”“會計/金融/銀行/保險”等類別的崗位在專門技能方面提出要求的比例較為突出,分別達到89.5%、78.8%、76.1%、73.3%,它們對畢業生的就讀專業也提出了較多的要求,比例分別為61.1%、62.6%、63.3%、70.0%。

  而“諮詢/法律/教育/科研”“銷售/客服/技術支持”“生物/化學/製藥/醫理”等類別的崗位對專門技能提出要求的比例相對較低,分別為50.7%、56.8%、65.8%,並且“銷售/客服/技術支持”和“諮詢/法律/教育/科研”兩個類別的崗位對就讀專業提出要求的比例也是最低的,比例分別為56.5%、60.5%。上述比例的不同反映了不同類別崗位在專業化方面的差異。

  僱主普遍看重通用能力

  除專門技能,僱主在招聘資訊中還提出了通用性的能力素質方面的要求。提及率較高的有人際溝通能力(59.9%)、團隊協作能力(44.6%)、責任心(39.8%)、思維能力(36.9%)、組織協調能力(35.3%)、職業操守(26.5%)、語言表達能力(20.8%)、抗壓能力(20.2%)、外語能力(20.1%)、學習能力(19.2%)、獨立工作能力(17.0%)等。

  統計分析還發現,這些能力素質中,至少提及一項的樣本比例達到97.1%,這説明僱主要求畢業生具有的並不僅是崗位業務所需的專門技能,還包括一些通用能力或軟能力,對通用能力的要求甚至比專門技能更為普遍。

  通用能力的重要性提升問題在國際上已經受到廣泛關注,比如國際會計師聯合會曾指出,實務界對會計人員需求的能力項目呈增多趨勢,尤其是對人際和組織方面的技能以及職業價值觀的要求提高,而對會計操作層面的能力需求有所下降。

  不同崗位對通用能力的要求不同

  研究還發現,即便對於這些通用能力而言,其需求情況也與崗位的職能類別有關。

  具體來説,對人際溝通能力提出要求的比例較突出的崗位類別有“人事/行政/高級管理”(70.6%)、“銷售/客服/技術支持”(69.3%),這兩類崗位較多涉及人際溝通事務;對團隊協作能力提出要求的比例較突出的崗位類別有“銷售/客服/技術支持”(51.8%)、“計算機/互聯網/通信/電子”(51.2%);對責任心提出較多要求的崗位類別有“人事/行政/高級管理”(45.2%)、“會計/金融/銀行/保險”(44.9%)、“諮詢/法律/教育/科研”(44.4%);對思維能力提出較多要求的是“廣告/市場/媒體/藝術”(48.1%)、“會計/金融/銀行/保險”(43.8%)和“計算機/互聯網/通信/電子”(42.4%);對組織協調能力提出較多要求的是“人事/行政/高級管理”(56.7%)和“建築/房地產”(49.1%);對學習能力提出較多要求的有“計算機/互聯網/通信/電子”(27.2%)、“銷售/客服/技術支持”(22.2%);對職業操守提出較多要求的有“會計/金融/銀行/保險”(35.8%)、“人事/行政/高級管理”(31.3%);對語言表達能力提出較多要求的有“諮詢/法律/教育/科研”(31.6%)、“人事/行政/高級管理”(29.1%)。

  總體來看,不同職能類別崗位對通用能力的要求情況也與各類崗位的業務特徵有關。

  高校應加大實務技能的培養力度

  筆者建議,應充分重視各種實務技能的培養。筆者通過對網絡招聘資訊的數據挖掘發現,勞動力市場對畢業生的能力需求呈現出綜合化的傾向,當前僱主的招聘要求並不僅限於就讀專業和專門技能等一些傳統要求,絕大部分僱主還提出了通用能力方面的要求,比如人際溝通能力、團隊協作能力、責任心、思維能力、組織協調能力等。並且,相當比例的僱主並未對畢業生的就讀專業作出嚴格要求。

  這意味着,對本科畢業生來説,在求職中更為重要的可能不是就讀何種專業,而是掌握何種能力。

  受傳統和政策傾向的影響,我國本科人才培養的關注點側重於知識和品格層面,尤其是專業知識的掌握。然而,當前勞動力市場的用人需求格外關注的是畢業生的綜合實務技能。這對過於注重專業劃分和知識傳授的本科人才培養提出了嚴峻的挑戰,通用性的能力素質應成為高校人才培養目標和規格的重要構成要素。

  從國際範圍來看,20世紀末以來,為回應勞動力市場對通用能力需求的提高,核心能力、關鍵技能、可遷移能力等概念逐漸成為高等教育改革的主流話語。對於本科生來説,在練就專業能力的同時,還需注意使自身的能力素質獲得綜合發展,尤其是前面提到的一些核心能力。

  對通用能力的培養也需提高針對性。在總體要求綜合化之下,不同職能類別崗位的能力素質要求存在顯着差異。不同類別崗位的要求的差異,不僅體現在專門技能方面,在通用能力方面的差異也非常明顯。不同崗位對通用能力的要求,同樣與崗位的工作內容和功能有關。

  其實,所謂能力的通用性和專用性是相對而言,通用能力因權重不同而成為專用性人力資本。在人才培養中,不同類別專業對不同通用能力的重視程度也應有一定的側重。比如,相比其他專業類別,計算機類專業應給予團隊協作能力、學習能力等的培養以較多的關注,會計、金融、經濟等類專業應給予思維能力、職業操守等以較多的關注,管理、人力資源等類專業應給予人際溝通能力、組織協調能力、語言表達能力等以較多的關注。本科生也需根據自身的職業生涯規劃,通過與職業預期有關的實習或實踐等方式,有意識地鍛鍊和開發相應的通用能力。

  加強高等教育與勞動力市場需求之間的關聯

  在供給側改革理念下,高等教育人才培養改革包含兩個基本層面:一是高等教育作為勞動力供給端的改革;二是高校作為個體教育需求供給方的改革。兩者的交會之處在於高校應確保畢業生具備充分的滿足用人部門需求的能力和特徵,換言之,高校要為學生未來的就業提供充分的準備。

  人才培養改革有賴於更充分地把握勞動力市場需求資訊。加強高等教育與勞動力市場需求之間的關聯,是20世紀末以來世界各國高等教育改革的重要趨勢。使畢業生能夠適應勞動力市場需求,雖然並不足以成為高等教育的全部任務,但應當成為當前我國高校人才培養改革所面對的重要議題。

  隨着勞動力市場變革加劇,勞動力市場需求本身也在發生迅速變化,甚至變得越發難以預測。這種情況下,強化對勞動力市場需求的研究變得格外重要。限於研究條件和能力,筆者未能進行更加充分的資訊蒐集和數據挖掘。筆者建議,圍繞我國勞動力市場需求開展更為豐富和細緻的研究,有助於為畢業生就業問題的解決和高等教育人才培養改革,提供更充分和可靠的依據。

  宋齊明

  (作者為華東師範大學高等教育研究所博士)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