學生減負獲得感未明顯提升 不能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今天,如何看待“望子成龍”(來信綜述)

  本報記者 黃慶暢 金正波

  “我是十歲小孩子,今年已讀四年級。平時上課我不怕,最怕雙休要補習。上午學彈琴,下午學英語。週日跆拳道,外帶練毛筆。”江西讀者裴平寄來了孩子寫給她的一首打油詩。

  近期,《讀者來信》版開展“今天,我們怎樣看待‘望子成龍’”討論,引起讀者廣泛共鳴,並紛紛來信講所見所聞、所思所想,其中討論最為集中的就是教育減負話題。

  教育減負,一直是全社會關注的熱點話題,政府更是高度重視。早在2011年,《政府工作報告》首次提出“切實減輕中小學生過重課業負擔”,今年《政府工作報告》再次提出“着力解決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重問題”。從“課業負擔”到“課外負擔”的變化,可以看出教育減負側重點的變化。

  事實上,隨着教育投入不斷加大,教育主管部門多措並舉,學校減負已初見成效,課堂作業越來越薄,書包越來越輕,體育、美術等文體科目基本得到保證。然而一邊是課本變薄、提早放學,一邊卻是負擔從校內轉向校外,培訓熱越來越引人關注。家長“望子成龍”的急切心情依然存在,學生的減負“獲得感”並未明顯提升。

  培訓熱、家長“望子成龍”,催生巨大的課外輔導市場

  “週五晚上語文作文,週六上午數學、下午英語口語,週日小號。”這是湖北武漢市讀者梁徵家孩子的培訓課表。梁徵在來信中無奈地説,學校的作業剛做完,還得做課外培優班的練習題,孩子累,我們也心疼。可是,孩子今年五年級,馬上就要小升初,班上90%以上的同學都在上課外培優班。

  讀者來信中反映的這些問題,很多中小學家長都感同身受。家住新疆輪台縣的讀者李軍講了一件身邊事:朋友對孩子寄予厚望,從上小學開始,美術班、鋼琴班、英語班、作文班、奧數班等各種培訓班一直就沒斷過。雖然孩子成績一直不錯,但朋友還是不停給他灌輸考高分的觀念。孩子壓力很大,生怕哪次考砸了。前段時間,孩子為了逃避壓力,竟然離家出走,好不容易才找到。

  家長“望子成龍”心切,催生出巨大的課外輔導市場。中國教育學會發布的一項報告顯示,2016年我國中小學課外輔導行業市場規模超過8000億元,參加學生規模超過1.37億人次,輔導機構教師規模700萬至850萬人。

  給孩子報班,大多數都是為了提高孩子成績,能考上心儀的學校。除了培訓熱,在給孩子選擇學校方面,很多家長也是絞盡腦汁。“兩年時間轉了三所學校,孩子身心俱疲,我們焦頭爛額,操碎了心!”福建龍巖市讀者温永懊悔不已。

  據温永介紹,孩子讀初一時在一所普通中學,學習成績一般。他認為是學校教學質量不好,初一下學期把孩子轉到了一所寄宿制的私立學校。但由於寄宿制學校管理嚴格,只能週末見家長,孩子不適應,出現了厭學現象。無奈之下,升初二的時候,又將孩子轉到離家60多公里遠的縣城中學寄讀。反覆折騰,孩子成績反而不如以前了。

  無獨有偶,為了讓孩子上名校,山東省威海市的張先生可謂費盡心思。“家附近有一所不錯的小學,但為了讓小孩能上更好的實驗小學,四處託人,花了不少錢。但家距離實驗小學有幾十裏的路程,上學十分不便,遇到堵車,開車接送要兩個多小時。”

  有的家長為孩子能進好學校,購買天價的學區房;有的家長出高價讓孩子進私立學校;有的家長進城買房或全程陪讀,讓孩子進城上學……為了孩子,家長很拼!

  “望子成龍”心切,對優質教育資源需求巨大

  一邊抱怨一邊“報班”,是當前中小學生家長中的普遍現象。可是孩子壓力大,家長也遭罪,為什麼不見“退燒”呢?

  “我當年沒考上大學,20多歲就出門打工,深知沒有學歷寸步難行。上大學是未圓的夢想,我不能讓孩子再重蹈覆轍。”安徽讀者程鵬説,我們夫妻倆省吃儉用,給孩子報了不少培訓班,甚至請知名教師回家一對一補課。但孩子成績仍然不理想,真是“恨鐵不成鋼”。

  自己未考上大學,就把大學夢提早壓給孩子。和程鵬一樣,不少家長將自己未曾實現的願望寄託在孩子身上,甚至希望子女能夠“光宗耀祖”。

  當然,更多的家長是面對現實的無奈之舉。“找工作,如果非985學校的學生,很多單位對簡歷連看都不看。”河南洛陽市劉桂華説,就業壓力大,競爭越來越激烈,孩子現在累一點,總比以後找不到工作強。考試以分數為主要導向,哪怕學習的過程輕鬆愉快,可最終面對的仍是升學考試。

  “考不上好小學=考不上好大學=找不到好工作=人生失敗,一旦陷入這樣的邏輯怪圈,家長難免不被升學壓力所裹挾。”針對部分家長的認識誤區,武漢大學教育科學學院副教授陳聞晉表示,社會選人用人的標準還多“唯名校”“唯考分”,在此影響下,形成“劇場效應”。當週圍孩子都在報班、搶跑,家長即使再淡定,也無法接受自家孩子不進則退。

  黨的十八大以來,財政對教育投入不斷加大,財政性教育經費佔國內生產總值比重連續5年保持在4%以上,教育普及程度不斷提升。我國教育正加速從“有學上”向“上好學”轉變。陳聞晉認為,培訓熱、擇校熱的背後正是大眾對優質教育資源的巨大需求,更加渴望“上好學”。目前,中小學優質教育資源總體仍然不足且分佈不均衡,大多聚焦在中心城市、中心城區、經濟文化發達地區,高水平示範學校入學門檻高。優質資源不足,中考、高考帶有明顯的選拔性質,誰也不敢怠慢。

  在陳聞晉看來,學習一旦揹負太多外來壓力,背離興趣,孩子容易產生厭學情緒,效果往往適得其反。教育如果不尊重學生成長規律,僅僅是知識性的死記硬背和強行灌輸,再少的“教育”都是負擔。反過來,如果孩子對學習葆有強烈的興趣,即便廢寢忘食,也不算負擔。

  營造良好教育生態,避免“頭痛醫頭腳痛醫腳”

  今年2月,教育部等四部門聯合印發《關於切實減輕中小學生課外負擔開展校外培訓機構專項治理行動的通知》。通知明確指出:堅決糾正校外培訓機構開展學科類培訓(主要指語文、數學等)出現的“超綱教學”“提前教學”“強化應試”等不良行為;堅決查處中小學教師課上不講課後到校外培訓機構講,並誘導或逼迫學生參加校外培訓機構培訓等行為。

  對此,一位在教育系統工作多年的讀者程女士表示:真是深得人心!早該嚴肅整治培訓機構亂象了。近年來,校外培訓市場發展迅速,一定程度上滿足了部分中小學生對學習的補充性需求。但一些校外培訓機構一味開展以應試為導向的培訓,嚴重影響正常教育教學秩序。

  “學生減負,是一項涉及教育理念、人才選拔、考評機制等多方面的系統工程,需要教育主管部門、家庭、學校等共同努力。”北京大學教育學院高中教育大數據實驗室主任蔣承表示,減負不能停留在“頭痛醫頭腳痛醫腳”的表面,應該標本兼治。出台有針對性、有執行力的措施,比如嚴格規範課外補習機構是好事,關鍵還得從全局出發,營造健康的教育生態。

  “讀書學習不可能沒有一定的壓力。所謂負擔,主要是不顧孩子認知規律的拔高訓練、機械性地背記、刷題。”蔣承認為,學校應該更加註重對孩子的成長性、過程性評價,打破“唯分數論”。從指揮棒、從評價體系入手,繼續推進考試招生制度改革,營造可持續發展的良好教育生態。

  升學壓力,根本上還在於優質教育資源不充分,供需不對等。陳聞晉建議,進一步加大教育投入力度尤其是向中西部地區、農村地區傾斜,推進教育均衡化發展,逐漸緩解家長壓力。

  當然,學生減負,還離不開家長轉變教育方式,樹立健康的教育理念。江蘇宿遷讀者鄭朋江認為,教育是一個螺旋上升的過程,孩子成績也是一系列因素的綜合作用,涉及智力發育、興趣愛好、行為習慣、專注度、家庭教育等方面。家長面對孩子的教育問題,尤其是成績不理想的狀況,要保持足夠耐心,持之以恆地幫助孩子培養良好的學習習慣,而不是拔苗助長。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