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中城市家長教育焦慮如何破除?政策之外需“自救”

  焦慮的家長如何“自救”

  進入5月,隨着各地義務教育階段入學政策的出台,孩子們迎來了升學季,中國家長便又一次集體進入了焦慮季。只要在網絡上鍵入“幼升小”或“小升初”,蹦出來的很多報道都透出各種各樣的“焦慮”,比如:《幼升小火爆令人焦慮,但家長的選擇也情有可原》《名校幼升小選拔 “牛娃”比拼是一場焦慮競賽》《幼升小小升初,比搶跑更關鍵的是搶跑道》。

  面對社會上普遍存在的教育焦慮,無論是國家層面還是地方層面都出台了不少政策。

  不久前,教育部聯合4部門展開了號稱“史上最嚴”的校外培訓專項治理,就是切實給中小學生減負。再來翻看今年各地義務教育入學政策也能發現,很多政策的一個重要目標就是減少家長的焦慮,比如北京多個區縣推出的“幼升小”多校劃片政策就是為了緩解由“學區房”引發的焦慮,上海等地實施的“公民辦同招”的目的也是給“擇校熱”降温……

  但是,家長們依然焦慮。

  中國家長為何如此焦慮?這種焦慮的生命力為何如野草般頑強,總是“揮之不去”?

  該尋找背後的原因。

  在所有家長中最焦慮的莫過於大中城市的家長。如果給他們畫個像,他們有着類似的特點:受過良好教育、有一份體面的工作、對孩子成長懷着很高期望、對孩子的教育參與度較高。

  而在這個表面特徵背後還隱藏着一個特點:不少家長自身在成長的過程中經歷了一次“斷崖”,這個“斷崖”出現在學業有成之後。似乎在很多人心目中,學業有成之後,事業、家庭的成功就會水到渠成了。但其實,人生就像建高樓,“學業有成”只是給高樓打好了基礎,打基礎確實需要很好的規劃,但是要想把樓蓋得更高、更結實,還需要接連不斷的規劃和設計,但是,很多家長的成長過程到這裏停止了。

  正是因為有這種“斷崖”,成功了,家長容易把成功的原因歸功於人生前20年的奮鬥;失意了,家長也容易把不如意歸咎於“沒能考上名校”“沒選好專業”,等等。

  而這時的成功則更具有偶然性,變得可遇而不可求。家長們普遍對自己不滿意,越是對自己不滿意則更期望有一個令自己滿意的孩子。家長把自己跟孩子捆綁得更緊了,孩子成功家長喜悦,孩子受挫家長痛苦。感同身受,家長反應能不大嗎?

  再加上由自己成長路徑帶來的思維定式,家長們在規劃孩子成長過程中,也着重規劃前20年,這樣“上哪個幼兒園”“上哪所小學”“上哪所中學”都直接與孩子是否擁有幸福人生這個終極目標密切相關,怎麼能不焦慮?

  所以,遏制這場漫無邊際的焦慮,除了期望教育管理部門制定出更加公平公正的政策措施,家長還要“自救”——重新規劃自己的成長,在規劃自己的同時重新認識人生和生命,推己及人,再面對孩子時可能就不會對一時的得失那麼敏感,同時把自己從孩子的成長中剝離出來,相互尊重。這時,家長修補了自己成長中的“斷崖”,焦慮也許就會逐漸放下了。

責任編輯:張韋韋

熱聞

  • 圖片

大公出品

大公視覺

大公熱度